Bitcoins

三箭资本以及对抗比特币的战争

三箭资本(3AC)长时间的崩溃被视为数字资产行业将出现严重问题的迹象——事实也确实如此。尽管该事件的事态已经发展的如此轰轰烈烈,但它的背后还暗藏着一件丑闻中的丑闻——这一丑闻涉及数字货币集团(DCG资本)及其为对抗抵制比特币的成功而结成的庞大商业利益网络。

DCG是一家专注于数字资产的风险投资集团,它由Barry Silbert于2015年创立。也许你对他们并不了解,但你肯定听说过他们所投资的企业:DCG在Shapeshift、Bitpay、Blockstream、Coinbase(纳斯达克股票代码: COIN )、Circle、Ripple、Lightning Labs等一众公司都有早期股权,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它的投资活动不仅限于科技项目,DCG在CoinDesk也有股份,这表明他们对“加密货币”媒体领域也有所涉足。

DCG的投资组合由Silbert创立的灰度投资公司和Genesis Trading公司进行管理。灰度公司的大名由于它旗下臭名昭著的灰度比特币信托(GBTC)而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实际上,GBTC是一款数字资产投资产品。理论上,投资者能够通过证券(GBTC)来获得数字资产配置,而无需购入相关资产。如果GBTC以低于其资产净值 (NAV)的价格交易,就会有一个套利机会,能够以低于直接购买资产的价格购买BTC。

由于DCG本身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万事达卡(纳斯达克股票代码:MA)、贝恩资本、Transamerica Ventures、CME Ventures和FirstMark Capital这样传统的支付服务供应商和老牌资金资助的,那么为什么这些行业巨头会选择资助DCG就令人困惑。该行业诞生于一份著名的白皮书,该白皮书设想了一个革命性的去信任电子现金系统;鉴于这一点,DCG所宣称的使命似乎与其出资方们的使命并不一致。 

DCG与3AC的计划

不过,还有一些别的与DCG宣称的促进数字资产行业发展的使命不一样的地方。金融博主DataFinnovation利用在3AC破产程序中提交的文件,发现了DCG和3AC之间利用GBTC不同价格的潜在计划——如果该计划属实,这将会直接导致3AC的破产(以及Voyager Digital等任何与3AC商业往来频繁、受其风险影响较大的公司的倒闭)。

这位博主很谨慎,并没有轻易下结论。然而,他的确展示出了足够多的证据,来对3AC和DCG的计划和目的做出有理有据的猜测

3AC会从Genesis借用BTC,然后将其还回Genesis来创建GBTC股份。而其借用的BTC被灰度公司锁定在他们的比特币信托中,由灰度公司将GBTC传送到3AC。它把这些新的GBTC股票作为抵押,以从Genesis获得美元贷款——如果GBTC股票继续以高于NAV的价格被交易,那么其价值将高于他们最初所借的BTC;如果GBTC的股价跌到资产净值以下,那么3AC就会面临双重打击——这也正是LUNA崩盘、同时还拖累包括GBTC在内的其他上市资产时所发生的情况。

据推测,DCG从这些交易产生的相关费用中赚了一大笔钱。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计划就显得出奇得厚颜无耻和鲁莽了。数字资产行业收到的关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随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文件留下的记录受到审理,它几乎是肯定会被曝光的。然而,鉴于DCG出身于传统行业,以及其为阻止白皮书中所描绘的项目变成现实而做出的共同努力,这个计划会显得鲁莽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毕竟,还有什么能比3AC与GBTC所进行的那种循环的、高负债的赌博投机更加偏离中本聪关于可用的、点对点电子现金的愿景呢?

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一计划体现了Silbert、DCG及其庞大的、精心打造的网络所认同的一种特定理念。这是一种利用新兴行业来谋取个人利益的理念,而不是花费精力去做一些必要的、可以得到主流(译者注:监管方)的认可和接受的事情的理念。

不仅如此,这种理念还迫使这些公司去攻击其他一些公司,那些公司能够证明比特币的初衷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大规模实现快速的、费用低廉的交易。如果比特币可以做到所有这些事情,那么世界不仅不再需要DCG,连它的赞助方——万事达卡也不再有必要了。因此,BSV(白皮书中所描述的比特币的唯一实现方式)以及Craig Wright是他们的一号和二号公敌。

以DCG所支持的Blockstream为例。Blockstream由Adam Back创立,是一家区块链科技公司。但恰恰相反,Blockstream与区块链甚至比特币都无关。用Back自己的话说(已经过本人证实),Blockstream的使命是“向企业出售侧链,收取固定的月费,收取交易费用,甚至出售硬件。”

自比特币问世以来,侧链就一直是不必要的。Blockstream的旗舰产品Liquid侧链就是最好的例子:根据Blockstream对Liquid的推销宣传,它能对其所谓的比特币的“高延迟”和“有限容量”的能力问题进行“修复”。

Blockstream对Craig Wright和BSV的抵制不无道理。他们的业务卖点在于能够将问题加以解决,而他们所修复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且在比特币内部从来没有出现过)。正如BSV一次又一次所证明的那样,比特币一直就被设计成是具有扩容能力的。与那些极力主张它无法进行扩容的说辞相反,BSV的设计和构建是为了在法律范围内进行运作,而不是去规避法律。

要想知道支持法律和监管的比特币对这一网络构成的生存威胁有多大,可以注意一下其中有多少人已经受到了执法行动的影响。

DCG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arry Silbert因使用他的名字来宣传和操纵诈骗币BIT,在2016年SEC起诉

Silbert和DCG是Shapeshift的早期投资者,该公司由Erik Voorhees经营,他在很多方面都表现出了这一犯罪集团的前景如何。例如,2018 年,《华尔街日报》在对价值8860万美元的非法资金进行调查的过程中发现,其中900万美元都流向了Shapeshift。通过合法或准合法交易所将黑钱进行转移传送的这一问题是众所周知的,这无法否认,但Voorhees对该报告表现出强烈反对。Voorhees认为,对非法资金流向的这种强调体现的是一种“反加密货币、支持银行监管的意图”。 

还可以看看Liquid Federation,这是由Blockstream精心挑选的一些数字资产公司,用来验证他们的侧链交易。为此,Blockstream挑选了如BitMEX(其创始人在今年早些时候承认协助洗钱)和 Bitfinex(该交易所协助了Tether持续进行欺诈活动,导致其被禁止在纽约开展业务)这样的“正直代表”。

Shapeshift和Coinbase都几乎同时合谋将BSV除名,并鼓励其他交易所也这样做。币安和Kraken都参与了针对BSV的退市攻击。Coinbase和Blockstream都是由Jack Dorsey领导的加密货币专利开放联盟的理事会成员,该联盟已被证明只不过是一个用来起诉比特币白皮书作者Craig Wright博士的工具。

因此,既然存在这种生存威胁,DCG利用资金建立起平台,竭尽全力阻挠BSV以使其失败也就不足为奇了。DCG会参与DataFinnovation所声称的那种洗牌计划也在意料之中:在Wright博士和BSV遭到反对的情况下,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进行这种计划出于一种想法——他们希望这个行业以及个人致富计划能够不受法律的约束。

另请观看:BSV全球区块链大会小组讨论——法律与秩序:区块链和数字资产的监管合规性

您可以持续关注CoinGeek的加密货币犯罪集团系列,该系列深入研究从BitMEXBinanceBitcoin.comBlockstreamShapeShiftCoinbaseRipple以太坊FTXTether——他们选择了数字资产革命,并将该行业变成了初出茅庐的(甚至是久经世故的)市场参与者的雷区。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