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其亲友所说,Kleiman诉Wright案的第12天围绕关于Dave Kleiman的话题展开

如其亲友所说,Kleiman诉Wright案的第12天围绕关于Dave Kleiman的话题展开

Kleiman诉Wright案第12天的内容是关于Dave Kleiman的。周四出庭作证的是D. Stewart MacIntyre医生,他熟知Dave Kleiman的病史。接着是Dave Kleiman的密友Kimon Andreou,第三个证人Carter Conrad,他是Dave的朋友,也是他在Computer Forensics LLC的生意伙伴。当天最后一个证人是David Kuharcik,他是Dave Kleiman的朋友,从事会计工作。

总的来说,第12天让法庭进一步了解了Dave Kleiman的健康状况,并初步了解了Dave Kleiman的为人

1号证人

这一天是以对MacIntyre医生继续展开盘问开始的。这位医疗专家继续向法庭解释说,Dave Kleiman的健康状况很差,在医院住院期间每两个小时需要一次护理。

MacIntyre说,Dave Kleiman的医疗记录显示,他最终被批准了“非常规出院”,记录显示,在他要求出院的时候,他并没有真正做好出院的准备,因为他仍然需要很多治疗。

在对他的盘问中,原告的律师Andrew Brenner辩称,尽管Dave Kleiman的身体不能支持他的行动——至少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不行——但他在智力和学术上都很有能力。最重要的是,Dave Kleiman从护士和医生那里收到的许多医疗报告中都有关于他“总是在电脑前”的评语,他向护士和医生报告,甚至放弃治疗,因为他有工作要做。

Brenner向法庭出示了一份证据——一份医疗报告:

“Dave Kleiman能够在医院的病床上处理业务……[Dave Kleiman]表示,他继续工作的能力帮助他解决了自己的健康问题。”

Brenner试图提出一个非常微妙的观点,即Dave可能在他的电脑上做了与比特币相关的工作,这是一个有力的论据。不幸的是,陪审团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对此漠不关心。

辩方没有改变立场,而是传唤了下一位证人,Kimon Andreou。

2号证人

Andreou是Dave Kleiman在西棕榈滩一家安保公司的同事。Andreou说,Kleiman经常向他寻求工作上的帮助,因为Kleiman不是程序员,而Andreou是。

Andreou说,在工作之外,他和Kleiman是朋友,他有时会和Dave Kleiman一起去餐馆吃饭,一起看枪支展览。当Dave Kleiman住院很长一段时间时,Andreou有时会在某一周内的每天都去医院看望他,只是为了和他聊天,或者给他送食物,或者和他一起吃晚饭。Andreou说,他和Dave Kleiman讨论了许多不同的话题,但比特币和比特币挖矿从来不是他们谈论的话题。

Brenner对Andreou进行了盘问,律师拿出了Andreou给Ira Kleiman的一封电子邮件,上面写道:“如果所有的文件都是真实的,那么再加上我们从与Dave的讨论中得到的轶事信息,所有迹象都表明Dave和Craig确实是比特币的幕后策划者……我相信Craig和Dave是比特币的共同创造者。”

Brenner试图强调Dave Kleiman曾与Kimon Andreou就比特币问题进行过对话,给Andreou施压让他说出他在给Ira的邮件中提到的“我们”是谁。然而,Andreou坚称,“我们”不是他和Dave,而是他认识的一个更大的群体,他们讨论了Dave与比特币的关系。

Brenner无法从Andreou那里得到任何信息,在他的盘问过程中,辩方选择不进行再次盘诘。第三名证人Carter Conrad随后被传上证人席。

3号证人

Conrad拥有几项计算机和安全认证。他在2000年代中期遇到了Dave Kleiman,与他合作创建了Computer Forensics LLC,他说他每天都和戴夫聊天。Conrad说,有时,他就像Dave的腿,帮助Dave做一些体力活——比如找回物品或举起电脑——Dave认为这些动作对他的身体状况来说很有挑战性。

在对Conrad的盘问中,辩护律师Jorge Mestre认为Dave Kleiman知道如何建立合法的商业伙伴关系,因为他和Conrad通过程序合法地建立了他们的Computer Forensics业务。

Conrad作证说,Dave Kleiman从未提及比特币,比特币挖矿,或Wright博士和Dave Kleiman合作进行比特币相关活动。

Conrad还证实,Ira Kleiman曾一度起诉他和Computer Forensics LLC,寻找可能属于Dave Kleiman的比特币。

当交叉询问开始时,Vel Freedman问Conrad,Dave Kleiman是否能够远程控制电脑。这个论点似乎暗示,即使Dave Kleiman在一个地方,比如医院,他也可以在另一个地方的电脑上工作,例如在挖矿设备集群上工作。

Mestre进行了再次盘问,其中他问Conrad,如果有足够的资产,Dave Kleiman会不会是那种能从金融危机中脱身的人。Conrad回答说:“我一直在纠结,[Dave的财务状况很糟糕,他的健康状况也不好]我纠结于如果他有任何资产,但他也不会使用它们的观点。”

这似乎暗示着Conrad相信Dave Kleiman会利用他的资产——如果他有的话,包括比特币——来解除他的财务困境。

Mestre用这句话结束了他的再次盘问,4号证人大David Kuharcik通过Zoom出庭作证。

4号证人

Kuharcik是Dave Kleiman的朋友也是他的会计。然而,当辩护律师Amanda McGovern试图通过询问Kuharcik来提出她的论点时,McGovern被多次拒绝。原告律师多次提出反对意见,但均获支持。原告强调,Kuhacik和Dave Kleiman享有会计客户特权,由于Dave Kleiman和Kuharcik之间的大部分讨论都与业务有关,所以Kuharcik无法向法庭提供任何有关Dave Kleiman的有意义的信息。

在多次被原告拒绝后,McGovern请求法官Beth Bloom提供补充意见,两名法律顾问都聚集在Bloom的法官席上讨论此事。私谈一结束,法庭就休庭了。

结论汇总

今天的主题是Dave Kleiman,我们开始真正了解到Dave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同事如何看待他,如何尊重他,以及他的一些个人兴趣。据透露,即使是那些认为Dave是非常好的朋友的人也从未听过他谈论过比特币或比特币挖矿。他们也不知道Dave曾经有过商业合作伙伴或比特币相关的事情。

辩方充分论证了Dave Kleiman和Wright博士在比特币相关问题上从未有过合作关系,而这一观点得到了支持,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当原告就Kimon Andreou发给Ira Kleiman的邮件向他施压时,他们几乎抓住了一些机会,但Andreou给人的印象是真诚而纯粹的,他保证自己从未就比特币相关事宜与Dave交谈过。

Kuharcik是否能挖掘出任何有关Dave Kleiman的信息,或者辩方是否会因为会计客户保密特权而继续被禁止发言,都将是有趣的看点。

第13天的庭审将于周五继续,David Kuharcik将出庭作证。

CoinGeek的Kurt Wuckert Jr.将会在每天的回顾报道中出镜,该回顾报道将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30在我们的YouTube频道进行现场直播。

请于此处观看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特别报道第十一天的内容:

请您于Kleiman诉Wright案的YouTube播放列表中查看所有的CoinGeek特别报道。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