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第8天回顾:中本聪案庭现场的陪审员中的一人得了新冠肺炎吗?

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第8天回顾:中本聪案庭现场的陪审员中的一人得了新冠肺炎吗?

Kleiman诉Wright案(中本聪案)庭审的第8天提前结束,因为陪审团的一名成员感到不适,据称她发烧了。Beth Bloom法官向原告律师和被告律师提出了两个选择:

  • 解除该陪审员的职务,让庭审继续进行。
  • 提前结束当天的庭审,并在周一继续进行庭审。

被告律师Andres Rivero提出,法庭应该让该陪审员离开,理由是我们不知道她是否患有新冠肺炎,如果她生病了,那么可能会对庭审和法庭重新开庭的日期产生多米诺效应。

最终,Beth Bloom法官决定中本聪案的审理应该休庭一天,并比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点的预定结束时间提前大约三个小时结束庭审。

那么在法庭上发生了什么?

不幸的是,没有什么。

每天庭审大约在上午10点开始,然后在11:30左右进行20分钟的 “舒适休息”,然后在下午1点之前,法庭休庭了一小时,进入午休时间。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只看到了2小时40分钟的庭审过程,而不是像我们在法庭上看到的典型的5小时20分钟的全过程。

但在开庭期间,原告的律师Vel Freedman继续对Wright博士进行询问。Freedman继续出示新旧文件,鉴于Wright博士之前提供的证据,试图证明Wright博士在其证词中做出了一些矛盾的陈述。

但Wright博士继续辩称,他不承认所提交的文件,一些文件上的电子邮件地址不是他的电子邮件地址,Freedman继续向法庭不准确地表达文件的内容,Freedman向法庭展示的文件也不是真实的。

在大多数情况下,Wright博士很好地牵制了原告,确保他们的论点从未深入到表面以下。但今天有两次Freedman似乎把Wright博士逼到了绝境。

在Wright博士不断表示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出示的证据不真实后,Freedman再次提交了Wright博士的公司DeMorgan的律师Andrew Sommers的证据,称Sommers的律师事务所不得不终止与客户DeMorgan的关系,因为他们认为Wright博士捏造了发给律师事务所以及ATO的文件。

Freedman还介绍了一份支持Sommers说法的证据,该证据显示:

“ATO的记录显示,这些电子邮件要么从未被发送过,要么电子邮件的内容与最初发送或接收的内容相比有所改动,从而用于支持纳税人(Wright博士)以及相关实体的观点。”

Wright博士反击说,法院很快就会知道ATO被黑了,因此与ATO有关的文件都不会被认为是有效的。

下一个Freedman几乎让Wright博士倒下的例子是,Freedman试图向Wright博士表明,他在关于Dave Kleiman不会编程的声明的这一方面是自相矛盾的。

“不,Dave没有创造软件,他编辑软件……Dave一生中从未写过一行C语言代码。” Wright博士说。

对此,Freedman拿出了一个证据——Wright博士在MetaNet ICU slack频道中的对话,其中一个人问Wright博士。

“Dave有着非常好的编程技巧,对吗?”

Wright博士回答说:“他(Dave)还行,Hal编程很好。”

之后,Freedman拿出了证据,即Wright博士的一条信息,上面写着:

“Dave把我在2010年的200万行代码拿出来,并把这些代码转化为一套超过600万行的文件。”

然后,Freedman出示了一份文件,显示Wright博士的公司是6,088,555行代码的所有者,这暗示着Dave可能在编写600万行代码中发挥了作用。Wright博士回应说,他总是喜欢在公开交流中为Dave造势,其他开发者(而不是Dave)增加了许多行的新代码。Wright博士说,由于Dave是他的好朋友,他想让Dave在公众面前看起来不错,同时也是出于对Dave家人的尊重。

这一切将走向何方?

这一点仍不清楚,法庭期待着原告在午餐前完成对Wright博士的询问——但这并没有发生。当我们接近午餐时间休庭时,Freedman拿出一块白板,他在上面写了几个日期,这似乎是他为进行最后论证而在时间表上写的日期。

Freedman开始争辩说,W&K重组、ATO调查和Wright博士接触Kleiman的家人都是相继发生的,在ATO调查事件的仅仅五天后,Wright博士接触了Dave的父亲Louis Kleiman。

Freedman说,Wright博士之所以接触Kleiman一家,是因为他知道Dave的家人可以让他摆脱ATO的麻烦。

然而,当Freedman似乎想通过推动这一点来结束其对Wright博士的审查工作时,他似乎退缩了——然后,庭审因到了午餐时间而中断,并且因为一名陪审员发烧而没有再开庭。

总结

今天,Wright博士继续出色地拖住了原告,尽管有几次原告律师似乎把Wright博士逼到了绝境,但Wright博士继续巧妙地摆脱了他。

今天所发生的真正的故事是那名生病的陪审员导致庭审提前结束了。如果这名陪审员确实患有新冠肺炎,这可能会使整个庭审的日程安排失调,从而拖延Kleiman诉Wright中本聪案的审理。我们将在周一重新开庭时知道发生了什么。

CoinGeek的Kurt Wuckert Jr.将会在每天的回顾报道中出镜,该回顾报道将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30在我们的YouTube频道进行现场直播。

请于此处观看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特别报道第八天的内容:

请您于Kleiman诉Wright案的YouTube播放列表中查看所有的CoinGeek特别报道。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