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 Kleiman

Ira Kleiman的律师请求法院再次开庭重审

Ira Kleiman与他的律师在去年12月对Craig Wright博士提出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诉讼失败后,又提出了重新审判的动议

上诉的文件中,Ira的律师申诉道,被告在审判期间违反了早些时候的一项法庭命令,该命令禁止被告引入Ira与他已故哥哥之间关系的证据。早在2020年的11月,法院就已经做出了一项裁决:法院同意原告的意见,认为关于Ira与Dave Kleiman之间兄弟关系的证据对本案来说是无关紧要的,所以应该被排除在外——除了他们两人在2009年感恩节期间发生的臭名昭著的对话

他们指出,被告涉嫌在审判期间违反了法庭命令的实例“至少有10个”。因为被告在庭审中违反命令而造成影响的证据,这项动议还提到了Law360于此案结束后发表的一篇对一名陪审员的采访,这名陪审员说他在审判期间并不同情Ira Kleiman,因为他未能去看望他奄奄一息的哥哥。

这个论点对Ira来说十分有效。他与Dave的疏远程度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如果不提及他俩兄弟之间关系,或者至少一带而过也做不到的话,就很难问出Ira任何有关他哥哥(Ira说是他发明了比特币系统)的实质性问题。Ira的律师所倡导的对早期法庭命令的严格诠释,将极大地降低被告盘问原告的能力,使其达到一种荒谬的程度。

例如,其中一个被申诉的对话很简单,比如Wright博士的律师Andres Rivero问Ira Kleiman,他最后一次与他哥哥说话的时间是在2009年,还是在他得知Dave去世的时候。

复审的裁决要求有着很高的门槛:一般来说,提出动议的一方必须证明所申诉的行为具有严重损害陪审团冷静思考案件的能力。复审的形式可能也会因彻底的重新审理而有所不同,包括重新开放的证据开释阶段或严格限制在第一次审判覆盖的范围内。

原告方现在要求法庭进行第二次审判,这与原告在判决后对胜利与满意的预期相去甚远:

Vel Fredman twitter post
来源:Twitter上的 帖子1 以及 帖子2.

鉴于这一新的裁决尝试,Freedman的欢呼被证明往小了说是虚张声势的,往大了说是一种诽谤。在审判中,Wright博士没有被发现有任何偷窃的行为——事实上,陪审团明确拒绝了这项提议,他们拒绝以民事盗窃罪以及较小程度的欺诈罪来对他进行指控。陪审团只认为Wright博士犯有广泛非法侵占(这不同于盗窃)的罪名,即便如此,因为这件事只与W&K公司有关(这家公司似乎至少部分由Wright博士的前妻所拥有):他们完全拒绝判给Dave Kleiman的遗产任何钱财。如果我们能对陪审团的结论说点什么概括性言论的话,那就是他们不相信Wright博士从Dave Kleiman那里偷过任何东西(包括比特币或其他东西)。

请您于Kleiman诉Wright案的YouTube播放列表中查看所有的CoinGeek特别报道。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