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eiman诉Wright案:法院将允许哪些专家参加审判?

Kleiman诉Wright案:法院将允许哪些专家参加审判?

审判Kleiman诉Wright一案的法庭对一系列审前动议做出了裁决,这些动议涉及双方的某些专家证人是否被允许参加明年的陪审团审判。

Ira Kleiman和Craig Wright博士都提交了动议,希望驳回对方提供的专家证词。Kleiman试图将四名专家的证词驳回;Wright试图将五名专家的证词驳回。

11月16日,法院宣布了他们的裁决,结果好坏参半,但法院似乎在允许在审判中陈述和评估证词这一方面犯了错误。需要注意的是,双方要求法院决定是否驳回这些证词:法院作出的不排除这些证词的决定并不意味着这些证据已被接受,只是说在审判时将证词交给陪审团进行审判。

Ira Kleiman提议Craig Wright的专家们不能出庭

Ira的动议涵盖了广泛的证据依据,要求驳回四名证人的证词,理由是他们要么没有遵守美国民事诉讼规则中所规定的最低要求,要么就是发表了与诉讼问题无关的意见。

专家1:Ami Klin博士(获准)

Klin博士是一名持有牌照的临床心理学家,Wright博士要求他作证,以证明Wright是否符合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标准,并且证明这将会怎样影响Wright在宣誓证词或听证会等法律诉讼过程中的陈述。Klin提交了一份报告,该报告说明了Wright博士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这一障碍使得Wright在“互惠的社会行为”方面存在严重缺陷。Wright曾辩称,这一证据对于确保陪审团能够正确理解Wright的行为,并根据事实而不是根据他的不利条件来判断他至关重要。

法院驳回了Kleiman的这一企图,认为Klin博士既可信又可靠。

专家2:Kevin Madura(获准)

正如Ira所说的,Wright博士聘请Kevin Madura就Dave Kleiman是否具备编写2009年发布的原始比特币核心应用程序所必需的技能和经验提供意见。Madura也曾担任Wright博士辩护团队的顾问。

Kleiman认为,这一证词应该被驳回,原因是Madura没有透露他作为Wright博士顾问所审查过的材料,因为(Kleiman认为)Madura作为证人必须要出示所审查的材料。法院驳回了这一论点,称Madura的两种职位之间没有任何歧义,因此没有必要披露他的顾问工作。

Kleiman还认为Madura的观点是具有推测性的而且是不可靠的,指责他不适当地挑选了他所依靠的证据来形成他的观点,而且通常来说,关于Dave Kleiman的编程能力,证据不足,无法得出任何结论。法院还驳回了这一论证(理由),认为Ira未能证明Madura所依靠的材料是不可靠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尚待审理的问题。

专家3:F. Harley Norwitch(无效)

Norwitch是一名法庭文档检查员,Wright聘请他作为专家,鉴定某些文件上的签名。Norwitch准备为本案中提交的各种文件作证,包括Wright和神秘的Nguyen之间的所谓的贷款协议——Nguyen曾一度将自己列为W&K的注册代理人——其中包含了对Wright签名的伪造。

Ira希望这一证词被驳回,因为专家报告没有包含所提供的每种观点的依据和理由,而且证词没有满足Daubert调查的最低要求——换句话说,关于他如何或为什么得出这些观点,没有出现任何有意义的解释。

法院同意Kleiman的意见,认为Norwitch的报告“基本上是结论性的,除了毫无帮助的陈词滥调外,未能充分阐明其观点的依据和理由。”“因此,Norwitch的专家证词被驳回了。

专家4:Stewart MacIntyre博士(大部分证词被准许)

MacIntyre博士专门研究传染病,Wright聘请他针对Kleiman的医疗状况给出一些意见,他最终得出结论:

  1. . Kleiman有两种慢性感染(软组织和骨骼感染)
  2. Kleiman在住院期间接受了药物治疗,这可能会影响他的精神状态,还会影响他从事复杂工作的能力
  3. Kleiman不定期出院,这可能会对他的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4. 尸检结果显示他的尿液中含有可卡因
  5. 在他出院后,他得不到家人、朋友和医务人员的照顾,造成了感染到了无法控制的局面,最终导致了他的死亡

Kleiman认为,MacIntyre的证词应该被驳回,因为他对Dave Kleiman的健康状况和工作能力的看法是无关痛痒的,而且在这个案件中,Kleiman的健康状况没有任何争议。

法院基本上支持Wright博士。法院表示,Kleiman的健康信息与他是否能够开展复杂的工作是有关系的,例如开发知识产权挖掘比特币。唯一的例外是关于在Dave Kleiman去世前家人和朋友缺乏关爱的证词:法院认为这可能会对原告的案件产生不公平的偏见。

Craig Wright提议Ira Kleiman的专家不能出庭

另一方面,Wright试图排除Kleiman专家的意见证据,理由是这些证据不可接受,因为他们的意见是他们所在领域中通过不被普遍接受的方法得出的结果,而且他们试图不正当地利用“毫无根据的结论”和“有瑕疵的方法”来影响陪审团。

专家1:Gordon Klein (无效)

Gordon Klein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UCLA Anderso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一名教员,Kleiman曾聘用他,就Dave和Wright(以及其他人)之间的行为方式和沟通,是否与他们的合作关系和/或合资企业相一致给出意见。对于Ira Kleiman来说,这一观点证明沟通与合作/合资是一致的。

Wright认为这一证据应该被驳回,原因有三:它得出了不恰当的法律结论;证词对陪审团没有帮助,并侵犯了陪审团作为事实发现者所发挥的作用;该报告包含对Wright和其他人的心态、动机和意图的不恰当的观点,实质上是对事实叙述的一种不恰当的表述。

法院同意Wright的观点,认为证词“不合理地同时侵犯了法院和陪审团对于被告和Kleiman是否根据佛罗里达州法律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的裁决结果。”

专家2:Matthew Edman博士(准许)

Edman博士是一名法庭鉴定网络安全工程师,Kleiman请他来分析文件和信函——包括与Wright和Dave Kleiman所谓的合伙关系的文件——并证明这些文件是真实的还是被篡改过的。专家要证明Wright出示的某些文件是以一种牵连到Wright的方式被伪造的/篡改的。

Wright希望这些证词不会被用于参考,因为Edman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来对此发表观点,他的观点并不是建立在可靠的方法论上的,他的证词只会使陪审团感到迷惑。

法院最终同意Ira Kleiman的意见,选择允许Edman作证。法院表示,原告为他们的结论提供了充分的依据,Edman有资格提供关于文件真实性的证词。任何关于Edman博士是否缺少某些特定认证的问题都可以在质证中探讨,任何关于证词的缺点都是权重问题,而不是可采性的问题。

专家3:Andreas Antonopoulos (部分准许,部分无效)

Ira作为制作方使得Andreas Antonopoulos成为了《全球被引用次数最多的比特币书籍》的作者。Ira要求他留下来提供有关比特币的说明、分叉的概念、审查所有被认为是中本聪的通信,并分析被告提供的关于其比特币地址的数据。

Wright要求将此证词驳回,理由是:

    • Antonopoulos没有资格对损害赔偿(即比特币的价格)发表意见,比特币的价格是不稳定的,其价格在不同市场上各不相同。法院不同意Antonopoulos没有资格就比特币现货市场价格作证。
    • Antonopoulos对Wright有“根深蒂固的偏见”,他“长期在公共论坛上对Wright发表贬损和诽谤性的言论”。法院驳回了这一点,称Wright没有证据证证明Antonopoulos是一个伪装成专家的盲目偏袒者,无论如何,对偏见的指控是权重的问题,而不是可采性问题,这在审判中,这些指控是可以受到攻击(质疑)的。
    • 审查中本聪通信的过程对陪审团没有帮助,因为Antonopoulos已经承认他不知道中本聪是谁或中本聪有多少人。法院同意Ira的观点——它们显然是有关联的,尽管他指出,任何关于中本聪通讯的证词必须与实际的观点相联系,而不是对通讯进行简单的反诉。

虽然法院在很大程度上不同意Wright的反对意见,但他们确实裁定由于Antonopoulos的一份呈件是道听途说的,所以这份文件不可受理:这是2019年5月4日的一条信息,称Wright制造了一个骗局,这一骗局实施在一次BCH转账中,据称这与一个钱包地址有关,而该地址出现

专家4:Stefan Boedeker (大部分证词被准许)

Stefan Boedeker是一名统计学家和经济学家,原告聘请他来审查Wright提供的交易数据——特别是一份据称开采了16404比特币区块的清单。Boedeker认为,他观察到这个清单中的模式,如果事后没有进行数据操作,那么,自然发生的几率是极小的,这表明这个清单是伪造的。

法院驳回了Wright的论点,即Boedeker没有资格提供关于这个问题的证词,因为他并不是哈希算法甚至比特币挖掘方面的专家。法院认为,任何关于Boedeker证词细节的问题,最好留待审判中的质证环节去探讨。

然而,法院确实排除了一份补充报告,该报告分析了所谓的比特币地址的Shadders清单。法院批评了Ira Kleiman团队在编纂这份补充报告时的行为:原告在4月23日晚上10点02分向Wright提供了补充报告,只是让Wright在4月24日下班前安排与Boedeker的第二次作证,以审查新报告。在评估该点时,法院表示怀疑,在面对Wright团队的挑战和质疑时,Boedeker在第一次作证后进行了最后一分钟的分析,来支持他的结论。正如法院所说:“原告现在应该遵守他们的决定,不要让Boedeker在作证前及时分析Shadders List文件或提供意见。”

专家5:Robert Leonard博士

Leonard博士是霍夫斯特拉大学的语言学教授,Ira Kleiman聘请他来对与Wright博士相关的某些文件进行司法鉴定语言学作者分析——这些文件是Wright承认创作的文件与他否认的文件之间的比较。作为原告的专家,他认为要求他查看的文件是一致的,所以这些很可能都是Wright撰写的。

法院驳回了Wright试图将其排除在外的企图,称Leonard博士的证词显然与本案的关键问题有关,尤其是Wright否认自己曾撰写过某些有关他是否与Kleiman有合作关系的电子邮件。因此,该证词将被允许在审判中应用。

后续步骤

这一裁决清除了当事双方悬而未决的大部分审前动议,我们现在更加清楚地了解哪些证词将提交给陪审团。我们仍在等待Wright博士的另一项诉讼动议,该动议涉及到了他试图排除关于与Wright有关的、不是Kleiman诉讼当事方的公司进行海外税务审计的证据,以及排除地方法官Reinhart诋毁Wright博士可信度的言论。

目前,该审判定于2021年4月进行。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