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Geek苏黎世大会设法解决区块链媒体报道带来的挑战

区块链媒体需要停止谈论代币价格的飞速上涨,如果想要公众认真对待该行业的话,应该开始谈论用例。

CoinGeek苏黎世大会的最后一天,CoinGeek的首席比特币历史学家Kurt Wuckert Jr.的在小组讨论中谈论了应对区块链媒体报道带来的挑战。加入这场讨论的嘉宾分别是《财经》的记者Valentin Ade;特许金融分析师——HandelsZeitung的总编、Millionär杂志的总编Harry Büsser;ZDNet的博主Eileen Brown;Crypto-Standard播客主持人与The Scotsman的撰稿人Jim Duffy。

CoinGeek Zurich

Wuckert在会议开始时承认,在许多加密货币媒体中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冲突。评论消费产品的人不应该是被评论产品的投资者,但加密货币作家对这个领域有一种天生的好奇心,这导致他们投资某些代币,这反过来又导致他们有效地放弃了自身对公正性的任何主张。

Brown指出,为了保持 “供应商中立”,她特意不购买任何数字货币。她的第一篇基于区块链的文章是关于基于BSV的社交媒体平台Twetch的,但她没有钱来发布Twetch。有人赠送给她价值5美元的BSV,这样她就可以开始发布了,但她感到非常内疚,她立即让别人加入了这个平台,并将这些BSV转发出去。从那时起,她积累的所有BSV都是通过使用这个平台获得的。

Büsser开玩笑地质疑,他作为一名作家,是否有能力显著改变价值1.5万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轨迹。他唯一持有的加密货币是在2014年的一次会议上从比特币自动提款机上获得的。为了取乐,Büsser向机器投入了20瑞士法郎,机器吐出一张带有二维码的纸,但他很快就忘记了。去年圣诞节,他在打扫房子时发现了它,发现它现在的价值是2800瑞士法郎。总而言之,这不是一个糟糕的圣诞礼物。

CoinGeek Zurich

Ade唯一持有的BTC大约是在5-6年前与一位加密货币专家在一家只接受现金的餐厅共进午餐之后获得的。这位专家没有携带现金,所以Ade说自己会去买单。然后,这位专家让Ade打开一个加密货币钱包,并在当晚转了足够的BTC来支付20瑞士法郎的账单。

Ade的出版物以投资者为中心,并做着自己的股票研究,虽然有严格的规定,作者不能在他们追踪的公司的投资组合中拥有份额,但这些规则(还)不适用于加密货币。尽管Ade在那次午餐后收到了少量的BTC——他说后来这在“发展得相当不错”——Ade认为他已经设法保持了自己的编辑独立性。

Duffy则采取了另外一种立场,他认为在撰写某些加密货币的相关文章时,表明自己是一名投资者是很重要的。如果他投资了某些代币,那是因为他对这些代币充满热情,这促使他更多地了解它们的CEO、团队、技术与管理。
CoinGeek Zurich

Duffy还认为,对他来说,不做一个 “纸上谈兵的投资者 ”是很重要的。但是,无论他有1美元还是100万美元的投资,他都有着他自己的个人诚信,这引导他为他的读者和听众做正确的事情,那就是Duffy一直都在积极主动地挖掘信息,就像一个金融记者对股票的态度一样。

Jim Cramer效应

至于坚持公正性这一问题,Wuckert指出,该领域的许多主要组织并不试图掩饰他们的偏爱。例如,Wuckert承认CoinGeek毫不掩饰地支持BSV,而Bitcoin.com等网站则看好BCH。

但Wuckert想知道,普通大众是否理解像CoinDesk这样的网站——他将其描述为许多人的“区块链经济之声”——其中部分归数字货币集团(Digital Currency Group)所有,该集团是这一投资领域最大的参与者之一,还持有着Coinbase和Kraken等交易所的股份,因此它有自己的议程要推进。

Wuckert问道,加密货币媒体是否可以摆脱这些利益冲突的观念,这些观念让读者怀疑是否可以相信他们从许多这些几乎不加掩饰地透露出“立即购买”的文章中所得到的信息。读者是在接受教育还是在被推销什么?这是新闻还是宣传?

Wuckert指出,BSV正在建设一个企业级基础设施,然而,尽管Wuckert说他个人从未让任何人去购买BSV,但仍有大量的数字巨头将BSV称为“巨大骗局”。Wuckert想知道加密货币媒体将如何打破目前主流的说法,即大多数加密项目都被贴上了骗局的标签。

CoinGeek Zurich

Büsser表示,当记者看到骗局时,就指出这是他们的工作。Büsser称,他已经写了三四个关于骗局项目的故事,但他感叹,在瑞士的4000种数字货币中,大约有3900种数字货币“充其量是在胡说八道”。Büsser希望看到更多的实体参与进来,比如总部设在瑞士的比特币协会正确地划分行业标准,这样人们就可以自己看到界线之外的人是谁。

Brown表示,如果她为企业或政府机构工作,她不会对人们不停地喊着的关于巨大赚钱潜力的东西感兴趣。科学技术最终将被证明是“投资建议”的解毒剂,而“投资建议”目前正被媒体所推崇。

Brown希望看到这样的故事:在一个安全、管理良好的基础设施上,有一系列可信的业务应用程序,可以确保每年停机时间不超过5分钟。如果你证明你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行业就会跟随你。

从何处开始着手?

当被问及向公众普及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最大挑战时,Ade指出,在互联网发展初期,向公众普及互联网知识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在努力淡化“涨到月球”的代币价格困扰的同时,传达区块链所带来的可能实现的东西。

Büsser说道,他曾经用一张香肠和牛并列着的图片来作解释,你可以把牛变成香肠,但不能反过来。他这样做是为了说明区块链只在一个方向上移动,但据他所说,一位专家在随附的文章中对此进行了引用并认为他这样很蠢。Büsser对许多他采访过的区块链专家普遍感到的厌倦,因为他们更关心如何给其他专家留下好印象而不是教育读者。

Brown称,一般人对“加密货币”一词的反应是负面的,因为它意味着保密,尽管每笔区块链交易都非常公开。需要强调的是,比特币是一种数字货币,而不是一种加密货币。

但Brown最大的担忧在于缺乏可信的案例研究。她的读者对于炫耀性的赛博朋克没有兴趣,他们想知道一家公司如何实施某些技术,以及其他公司如何在其业务中实施同样技术。

Büsser对此表示赞同,他感叹道,你可以看到特斯拉汽车在苏黎世的街道上行驶——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使用案例,但该公司的价值只占数字货币总市值的三分之一。关于比特币,人们所看到的是电车两侧的有关如何购买它的广告。

Duffy也认为,重点是人们需要摆脱目前对代币价格变动的关注,他还认为,如果这要在大众中取得真正的突破性进展,该技术需要变得更加用户友好。

感知与现实

Duffy补充说,数字货币领域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它太过部落化。它的追随者倾向于将他们自己视为一种亚文化,而主流媒体也非常乐意将他们描绘成这样。因此,一般公众认为加密货币的追随者有点奇怪,就像收集机车号码的人或集邮者。

Duffy提到了本月早些时候在迈阿密比特币会议上展示的有害性、污言秽语以及骚乱状况,他说这为媒体批评者提供了充足的素材来抹黑整个行业,同时他们完全忽视了这项技术。Duffy指出在苏黎世就没有类似的滑稽行为,并将其作为一个例子,说明该行业可能会超越其目前对于CoinDesks和CoinTelegraphs的依赖,开始敲响《经济学人》与Telegraph的大门。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10]
[10]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on' + event]
['on' + event]
[?&]
[?&]
[^&#]
[^&#]
[(d+)]
[(d+)]
[i]
[i]
[results[1]]
[results[1]]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10]
[10]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on' + event]
['on' + event]
[?&]
[?&]
[^&#]
[^&#]
[(d+)]
[(d+)]
[i]
[i]
[results[1]]
[results[1]]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