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ig Wright在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第六天出庭

Craig Wright在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第六天出庭

Kleiman诉Wright案的原告在周一,即庭审的第六天传唤Craig Wright博士出庭。为了迎接这一历史性事件,来自美国各地的记者、律师、实习生和区块链爱好者们挤满了法庭。由于到场的人太多,法庭在场人数已达到最大容量,法警们不得不把人们送到分会场——所有这些都是因为围观者们希望看到Wright博士出庭而发生的事情。

但在Wright博士出庭之前,这一天的庭审以讨论Wright博士的妻子Ramona Watts的书面证词开始了。Watts曾在Wright博士担任关键角色的几家公司担任多个职位。原告律师向Watts询问了一些公司负责人(Ramona所担任过的角色)可能会知道的商业文件,因为许多文件需要负责人的签名。

原告主要是说Watts可能看到了Dave Kleiman的资产被转移给Wright博士的相关文件,Watts可能与她的丈夫有过关于Dave Kleiman在推出比特币的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的谈话,Watts可能对Wright博士关于比特币的通信中存在一定程度的保密性的原因有深入了解。

此外,原告还就几个刚刚被提交的证据询问了Watts,这些证据暗指了这些资产的保密性以及资产被从Dave Kleiman处转移到了Wright博士处。

在Watts取证期间,一份电子邮件证据被提供出来,这是苏格兰记者Andrew O’Hagan发给Watts的电子邮件,内容如下:

“几乎不存在书面形式的Dave的东西。我知道你消除了很多事物……但最后请在你的数字世界中查阅一下,这可能会给我一些将你们两个人(Dave和Craig)无可争辩地与比特币的发明联系起来的东西。”

最后,Watts的证词并没有向法庭揭露任何人们未知晓的东西。

“我的证词是,我丈夫从未告诉我他与Dave Kleiman一起挖过比特币。”在原告开始播放他们对O’Hagan的视频取证之前,Watts说道。

证实《中本聪事件》

在O’Hagan的取证过程中,原告反复引用了O’Hagan的长篇文章《中本聪事件》的部分内容,这篇文章是在O’Hagan与Craig Wright博士相处,以试图发现Wright博士是否真的是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后写的。

O’Hagan证实,原告在法庭上所提供的作为证据的每一份摘录,都是“对其新闻材料的准确表达。”证据中真正突出的几句话是:

“你编辑了我的论文,现在我需要让你协助我构建这个想法。”这来自Wright博士和Dave Kleiman之间的电子邮件通信。

“我在博彩业和银行业有几个潜在客户。”Wright博士给Kleiman写道。“我想我可以每周工作10到15个小时,假装有咨询业务,用这个来建造和购买我所需要的机器。如果我使代码和监控自动化,我就可以把生产力提高一倍,而且还能提供比别人更多的东西……这些机架已经在巴格努和利萨罗就位。我想我们每月可以设置100个核心,并达到500个左右。”

还有Wright博士和O’Hagan之间的一段对话的引文,内容是:“我是它的主要部分。其他人也提供了帮助。最后,如果没有Dave Kleiman,没有Hal Finney,没有那些接手的人,如Gavin和Mike,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Craig Wright出庭

下午庭审开始时,这起民事诉讼的被告Wright博士被传唤上庭。尽管许多人高度期待Wright博士出庭,并期待火花四溅,但并没有发生什么。

原告出示了几份Wright博士与其他人通信时所留下的新的证据,以及Wright博士在几个实体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商业文件。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指出这些通信可以表明Wright博士和Dave Kleiman有合作关系,因为Wright博士在他的一些信息中谈到Dave时使用了合作伙伴这个词——尽管他在这些通信中从未提到过比特币。

原告还提交了几份证据,其中在同一次通信中提到了Dave Kleiman、挖矿、美国。

“这是我与我的商业合作伙伴David Kleiman在超过十年的时间中形成的一个想法。”Wright博士在与新南威尔士州一名侦探通信的电子邮件中说道。

尽管他们的合作性质并不明确,Wright博士在通信中称Dave Kleiman为他的“合作伙伴”。

“为了给我的作品提供资金,我和我的伙伴Dave Kleiman在哥斯达黎加等国家出售用于博彩的代码,”另一份证据上表示。

“这里的主要问题是Dave在澳大利亚境外挖了所有这些东西。即使我们设法把事情搞砸了,并且由于某种原因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比特币的相关权利在海外。”另一份证据上显示。

“我不是挖矿的人,Dave才是。”Wright博士在另外一次通信中表示。

原告的律师Vel Freedman还将公司文件作为证据提交了上去,该证据可以表明Dave Kleiman的资产在某个时间点被非法转移给Wright博士。在其中一份文件中,有证据表明573,500BTC正从Dave处被转移到Wright博士处。

Freedman调查了这种转移是如何发生的,并提出证据表明,Wright博士控制着这家公司,并且通过它将资产转移给他自己了。

然而,Wright博士瓦解了Freedman在构建自己论点时试图依赖的根基。Wright博士强调,拥有对某物的控制权并不意味着拥有对某物的所有权,并明确表示,尽管Dave在一些商务事项上是他的合作伙伴,但这些商务事项都与比特币挖矿无关。

结论

虽然很多人都认为Wright博士出庭后会引发轩然大波,但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原告今天只能通过他们提供的证据来获得支持。这一证据暗示着合作伙伴关系的存在,但却不能实际证明它,也不能证明资产是从Dave Kleiman处被非法转移给Wright博士的。

原告方似乎开始倾向于认为这些资产是从Dave Kleiman处被非法转移给Wright博士的。原告方正在淡化合伙关系这一论点,同时越来越多地提交商业文件作为证据,说明资产被转移时谁控制着公司,以及那些资产被转给了谁。

但在论点方面,这些内容中没有什么是真正站得住脚的;Ramona Watts与Craig Wright分别在证词和询问中给原告的答案并没有推动原告的论点,而Andrew O’Hagan所做的只是证实了网上已经公开了近6年的证据

Wright博士的论点中起更大作用的是他被诊断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Watts甚至在证词中表示,由于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Wright博士经常难以恰如其分地展现自己,而且他可能会以不同于他人的方式感知世界和词语,以及用该方式感知它们是被用来指代什么内容的。

Wright博士在证词中所做的一些澄清和回答支持了Watts的说法,这也支持了他被诊断出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特别是Wright博士对世界的看法显然与他周围的人不同,他却不知道其他人的看法与他的看法不同。

Wright博士出庭的第一天只是在为周二(庭审的第七天)做准备,届时预计他会在法庭上待一整天。也许那时我们会看到唇枪舌战。

CoinGeek的Kurt Wuckert Jr.将会在每天的回顾报道中出镜,该回顾报道将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30在我们的YouTube频道进行现场直播。

请于此处观看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特别报道第六天: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