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是无止境的

本文首次发表于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的博客,https://craigwright.net/

许多硅谷的人喜欢宣传与人工智能(AI)相关的伪概念,特别是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将如何取代人类。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迷惑人们,使一些技术官僚得以掌握控制权。机器学习或统计学习可能是宇宙中最不智能的东西,它的作用其实是允许处于权力地位的个人可以利用算法,创造出一个按照其个人意志行事的系统,并声明该系统代表的是机器意志。然而,任何机器都没有价值观或意志,任何机器都没有欲望。

无论是在谈论马克思主义还是凯恩斯主义,人们通常认为自动化的出现会为他们带来更多的闲暇时间,并且会认为精英阶级需要效仿费边社会主义(译者注:费边主义(Fabianism)简单的来说就是渐进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思潮的一支。19世纪后期,流行于英国的一种主张采取渐进措施对资本主义实行点滴改良的英国的社会主义思潮)理想来领导群众,然而这些想法已经并不新鲜。在硅谷,同样的理念已被付诸实践,并演变为技术共产主义的反乌托邦社会,他们试图蒙蔽我们的双眼,以创造出一个能够控制和出卖我们信息的世界。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当人们不愿意承担他们应该承担的角色,或者当他们不愿意接受自己可能赚不到那么多钱的时候,就会出现失业现象。你一直被灌输的关于资本主义的谎言是,资本主义只是与资本家有关的。事实并非如此。

资本主义应该与企业家有关。

企业家创造了新的系统,这些系统不需要带来巨大的科学突破,甚至可以只是形成一些简单的商业流程,就能改善社会。为此,他们需要资本的投入。人们常常把这种投资与秃鹰资本(注:秃鹰以吃腐肉而著称,商场上有一群人就像秃鹰一样,专门寻找快倒闭的公司投资,目的是利用条款进行吞并。这种人被称为“秃鹰资本家(vulture capitalist)”)相混淆,毕竟大多数投资包括家庭资源、银行,或者人们购买特许经营权以及创办新企业时的资金。

成功的企业家可能最终会成为资本家。但事实上,大多数中产阶级的人都已经是资本家了,当您投入资金,甚至有一个储蓄和投资的计划时,你就成为了资本家。很少有人明白的是,工作量是没有限制的。工作永远不缺,商品也永远不缺。归根结底,人们总是在权衡:你是否愿意为了别人提供的回报而工作?工作是否被正确应用,在哪里能带来最大的效益?或者说,你是否在浪费精力?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好处,因为它是一个在规则和秩序下运作的制度。它是估量人民群众各种愿望和欲望的一种手段,而这些诉求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它也是协调人们对事物渴望而不可得的现实冲突的一种手段。

work-is-infinite

目前我们是有能力实现零失业率的,但这并不现实,因为人们拥有选择不工作的权利,他们是自由的。而这之所以成为一种选择,是因为人们总能找到其他的出路。在一个有安全保障的社会里,人们可以选择不工作,而不是工作;人们也可以选择留在他们居住的地方,靠近他们的家人,而不是搬家。这样的选择对一些人来说都是开放的,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却不是。对于地球上的许多穷人来说,无法选择留在一个地方而不到别的地方去工作。然而,正是因为我们在西方地区被宠坏了,有的选却不愿意选,好像我们没得选一样。

在西方地区,没有人在教育上受到限制。你可能会说不是,但现实是,看真人秀、拍Instagram照片或刷Facebook的每一个小时,都是可以用来提升自己的时间。现在有了免费的教育资源,有了图书馆,更重要的是,人们可以在网上免费获取人类历史上最具挑战性的作品,不这么做的唯一借口只是在于自身的惰性。

有些人会从特权的角度进行争辩。他们会告诉你,这不公平,因为他们来自弱者中的少数人。我们看到的是人们的一种自怜,他们拒绝采取行动来提升自己。在每个城市里,都存在着一些没人愿意做的工作。

每当你觉得坐下来喝点啤酒和看会儿电视会更惬意的时候,你就会错过一个机会去读一本好书、研究一个技术问题,并进一步教育自己。每当你结束不喜欢的工作,懒洋洋地回到家的时候,你就已经决定接受你所拥有的这种生活。很多人加入抗议运动的原因也在于此。很简单,这可以让他们看上去是在做什么有用的事情,其实他们只是贪图安逸。发传单和加入宗教并不需要太多的思考,因为很多人们所说的真正的问题都可以成为宗教。

那些参加“反抗灭绝”等邪教类运动的人,都是头脑简单的傻瓜,他们不会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井井有条,也不会尝试去这样做,而是选择了一种基于仇恨和悲观的宗教。因为这种邪教只不过是宗教而已,它们让个人相信自己在做一些事情,而事实上它们是虚无主义的,具有破坏性的。它们让人们假装拿起武器,为他们所认为的真正的使命而奋斗,而事实上,他们只是在故作姿态,攻击心中的假想敌。大多数情况下,这成了一个他们安于现状的借口。他们可以说问题都在于外部环境,也可以说是错在别人而不在自己。他们责怪别人,埋怨社会,却不把目光投向家庭,自己先解决一些问题。

那些参加“反抗灭绝”和“人类自愿灭绝运动”等运动的人只是因为恨。他们恨自己,因为他们恨自己,所以他们对别人发泄。他们不是在学习、建设和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而是纯粹地渴望摧毁它,结束它。没有什么比人性更重要了。如果我们把地球奉为盖亚神(注:盖亚是希腊神话中的超原始神,是众神之母,所有神灵中德高望重的显赫之神)的话,就根本无法认识到地球不是一个生命体,且地球也没有欲望。现实情况是,有且只有人类衍生出了一种有意识的欲望和能力,使得我们能够不断探索和发展;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任何动物做到过这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将结束,除非我们发展技术来改变这种趋势。

如果明天人类消失了,地球也会在那时同样消失。而在宇宙的这个阶段,在地球的这个阶段,不会有别的东西来替代我们。

在人类存在的整个过程中,有一件事是正确的:我们创造。而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逐渐找到了方法来解决所有存在的问题。

我们所处的时代并没有在衰落。 

世界正处于一个黄金时代的开端,一年比一年好,甚至每一天都更好。每过一天,全世界都会减少贫困,人们会接种更多的疫苗,拥有更健康的寿命以及更多的自由。有些人会试图告诉你另一种说法,但事实胜于雄辩。

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做,毕竟总有很多事情要做。无论我们做多少工作,都会有更多的工作要做。然而,在过去20年里,极端贫困现象已经减少了一半。不仅如此,我们有更多的人口,我们减少了贫困人口的数量。地球不会因为有100亿人而崩溃。事实上,如果今天有1000亿人存在,他们会吃饱穿暖,地球也不会崩溃。在过去的一万年里,人类想要的一切都得到了改善,获得了干净的水和医疗保健,你能说出的任何东西确实都得到了改善。把你所拥有的和最好的相比,和把你现在所拥有的和20年、50年或100年前的相比是不一样的。在西方,100年前最富有的人比今天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商人,更难获得许多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

真正的答案,真正解决我们所有问题的办法是做我们过去一万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坚持人类的使命。发明新事物,创造新事物,形成解决方案。导致失败的唯一途径就是接受虚无主义中包括憎恨人类的种种想法,并寻求一个没有我们存在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们以大规模自杀的方式毁灭了人类,这样他们就可以辩称自己不会孤独。这个世界与所有追随“反抗灭绝”的人有关–即那些只会简单地在邪教中寻求安慰的人。因为他们得到了安抚,他们不需要努力工作,也不需要承担责任,他们可以责怪别人,所以他们责怪商业、资本主义和政府。这源于一种心态,让人们把注意力放在外部。所以他们不是改变自己,也不是学习和教育,制定新的解决方案,而是让自己生活在一个可以简单指责和仇恨他人的世界里。

媒体上有人说, “只要能见红,就能上头条。” 标题党无处不在,以致我们被灌输了一种错误的悲观世界观。2017年是第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商业客机坠毁的年份,而我们却把这种少数特例看成是常态。

“怪人艾尔”扬科维奇在他的模仿歌曲《第一世界问题》中很好地总结了这一点,他的台词是:”这些棉布床单上的线让我很痒”,”我的房子太大,厨房里连Wi-Fi都没有”。

现实情况与大多数人的看法大相径庭。我们生活在人类历史上最繁荣的时期,明年会更好,十年后也会更好,我们的孩子会过上比我们想象中更好的生活。唯一值得悲观或绝望的是,这种趋势原本可以更明显,而有些人限制了社会的变化速度,导致现在社会只能如同涓涓细流般发展。

正是社会中的企业家引领了变化,虽然变化可能会引起混乱,而且在短期内似乎会导致一些问题,但正是这种变化使我们摆脱了贫困,走进了一个富裕的世界。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