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改革

权利与金钱的分离是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巨大社会经济挑战。

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客观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和许多左翼右翼人士都认为,银行与政府的共生现状对货币的控制力过大。许多思想家甚至模糊地认识到比特币可以帮助银行和政府脱离。问题在于,各色各样的比特币拥护者只是在如何实现这种分离的广泛定义上真正达成了一致,但随着细节渐渐浮现,具体规则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某些提议的解决方案其实就是一种煽动主义、公然的纳税起义、“终结美联储”等一些极端宣言,这些行为言论均来自那些无组织的激进分子。比特币拥护者在他们自由增殖的计划中缺乏团结性和精确性,其原因是比特币支离破碎的文化中产生了重大的文化合法化危机。

一种假设

银行与政府的分离将与16世纪至18世纪欧洲的政教分离大致相同。它将由同一个方式启动:分布式数据完整性的抛物线式飞跃。

教会简史

1500年,罗马天主教会在欧洲社会占统治地位。国王们需要教皇的祝福才能戴上皇冠,抹油礼、洗礼和亵渎神明的处决都是由教会执行。教皇有军队,且对欧洲基督教国家的百姓征收非自愿的税。那时文化程度不高,书籍极其昂贵,消息只能通过商人和士兵口口相传,因此许多地区生活得十分封闭。当地教会成为了新闻和教育的仅有来源之一。教会是文化的中心,《圣经》是教会的中心。然而,当时的《圣经》只有拉丁文版本,老百姓被迫相信当地牧师对《圣经》的解读——这一习俗引发了对腐败的指控。

争论的主要问题就是“赎罪券”的出售;这是一种由教会收取金钱进行赎罪的形式,以减少在炼狱中受罚的时间。这些赎罪券是当地教会非常容易的收入来源,但也在部分修道士中引起了争议,他们认为此类赎罪券很容易被滥用,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就是持此观点的其中一员,他成为当时基督教分离主义运动中最突出的人物。

历史上将路德发起运动的这段时期称为“新教改革(The Protestant Reformation”,但这段历史之所以被铭记,就是因为它不是以对教皇权直接攻击而开始的。它不是一场军事政变,也不是一场起义,然而,它却引发了西方历史上最大一次中央集权的瓦解。

教会是如何被战胜的?

实际上,教会并不是被战胜。相反,马丁·路德是教会里非常和平的一员,有证据显示,他在身前一直将自己视为抗议的天主教徒(“新教徒”一词由此而来)。他承认罗马教会的法律和权威的好处,也不打算去建立一个新的信仰教派。相反,他花时间将《圣经》翻译成人们通俗的语言,使教区居民可以成为更好的参与者和教会的自治成员。他设想每个人都成为自修者,与上帝直接建立关系,而不需要将信任建立在第三方。

但是,仅仅解放这些文字并不是整个路德信徒的催化剂。他在威登堡大教堂门上张贴的反对教会的大胆宣言,具有独特的力量,但如果没有那个时代出现的新大众传播技术——古登堡印刷机,这些宣言就走不出萨克森州。

印刷使得《圣经》首次以通俗语言便宜发行,由此,人们可以直接获得原始内容,无需依赖他人就能解读。这种对圣经中法律、经文和预言的原始内容的解放,带来了欧洲文化的迅速革新;引发了第一次德国民族主义和基督教自由主义运动的快速传播。当时,受到路德影响的其他基督教自由主义者,如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在德国以外形成了巨大影响力,领导起一些关于政教分离的最初讨论。

后来发生了什么?

路德还是因其对罗马教会的“异端”行为而被驱逐,但他的行动成功消除了讲拉丁的罗马牧师对信息的垄断集中。由于他发起的运动,罗马教会开始从一个专制的庞然大物转变成一个可自愿加入的组织。17世纪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尾声,到了18世纪,教会和政府分散到数百个王国、郡县和其他地域,由多个教会和政府重叠管理。

如今,罗马教会仍然存在。教皇仍凌驾于王权之上,人民仍受法律统治。然而,天主教成员是完全自愿的。由于科技的发展,维新派不必再与对手直接发生身体上的冲突对抗。相反,不可阻挡的知识传播使权力得以分散,人民得以解放。马丁·路德在中央教会统治的黑暗中点亮了一盏明灯,使信息的控制得以解除,引发了世界各地的自由主义时代相传,播种下整个西方的政治格局。

这与比特币有什么关系?

其实,教会统治的去中心化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例子之一,展示了如何在不煽动暴力革命的情况下,通过权力的直接演替建立自愿的统治架构。在16世纪,教皇有权处决异端邪说人们的情况已长达一千年,但如今,天主教会得聘请公关公司,建立网站,恳求人们再次加入教会。那么,我们如何让银行和政府也朝着这条道路发展?

比特币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印刷机,其原始协议能够可靠地保存在比特币SV区块链中。银行和政府权力的分离可以通过消除两者在暗处制造和交易货币的能力来实现。随着数据和金融的完全比特币化,政府将无法用投放美元偿还债务,而使我们银行账户中的资金贬值。当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审计联邦储备银行时,他们也将无法粉饰自己的问题账目。

这听起来遥不可及,但新世界其实就在眼前。这些种子已经播下,正在成长,但不会在那些通过匿名促使犯罪的区块链上实现。同样,如果大量的工作量证明集中在仅仅是一个低带宽的解决层上,这些种子也不能得以成长壮大。取而代之的是,银行和政府需将所有的商业和通信从暗处转移到单一的全球账本上,公布于众。只有这样,当犯罪变得不可行时,会计才能自动化。如果你认为世界上最大的犯罪就是银行和政府,那么这种完全的可审计性就显得尤为重要!

金融数据的完整性,以及所有其他重要的数据点,都必须由新兴的Metanet来保证;比特币SV的无限扩容性使之成为可能。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开展一场类似的、多代人的运动,将人们从银行和政府的关系中解放出来。

比特币SV不是亲政府的,但也不是反国家的。它是一个货币化的信息工具,鼓励人们使用它来创建、存储、发送和转售有价值的数据!毋庸置疑,它就是我们这一代的印刷机。

正如天主教会一样,如果我们能够扩大比特币SV的力量,最终,政府将失去实力。工作量证明将促使各国政府为我们的公民身份而竞争,就像企业为我们的消费而竞争一样,就像今天的天主教会为我们的入会而竞争一样!在自由市场的召唤下,在一个完美的经济平衡中,政府在规模和范围上都将变得更小,直到被近乎完美的商业、资产和由矿工直接执行的法律所取代。我们的参与将更加直接和自愿。我们的生活将与所有体系互惠互利,一切将通过比特币的力量保持经济主权的完美平衡。但前提是我们要有足够的勇气建立一个全新、自愿的链上世界。

To receive the latest CoinGeek.com news, special discounts on CoinGeek Conferences and other inside information direct to your inbox, please sign up for our mai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