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全面认识的传言

本文首次发表于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的博客,https://craigwright.net/

由Jones(2003)和Cairney(2012)编写的期刊文章从表面上看似乎非常不同,但我们可以在这两篇文章中发现相同的观点。Jones分析了20世纪50年代出现的对理性的特定挑战,他利用行为选择、认知心理学和组织理论等主题,阐述了经济人(又称作“经济人假设”)的本质和人类行为的界限。Cairney则将复杂性理论的主题联系起来,复杂性理论是公共政策科学讨论中常见的一种范式,它证明了许多自上而下的控制形式的不恰当性。他们的研究之间的联系是很简单的:如果我们不能指望完全理性地行动,那么我们就不能假设我们能够集中地对经济做出计划。

Jones(2003)提出,无论世界变得多么复杂,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政治和政府形成三个基本原则:我们不应该伤害和误导他人或社会,我们应该致力于允许个人和组织的运转和互动没有摩擦或腐败,我们不应该要求人们以会导致效率低下的方式来获得其专业知识或关注其认知范围之外的知识。两位作者都表达了一条通往希望和救赎的道路,或者说如果我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那么就会导致好政府的垮台,这会留给我们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我们不能保证有良好的政府,也没有什么简单的方法可以设计出一套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完美运作的机构。

世界是一个混乱的地方,无论何种理论,都必须确保它能解决真正的政策问题。复杂性理论表明,“复杂系统的性能很难(或不可能)预测”(Cairney, 2012),输入的微小差异会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然而Jones(2003)指出“有限理性和行为选择导致了对政策结果的预测,这意味着无论组织的输入流和成本结构如何,组织化的输出结果都将是未连接且松散的”。

两位作者都提醒我们,在我们所能掌握的信息有限的情况下,为他人做决定是多么困难。在一个复杂的世界里,复杂理论超越了简单的计算,这诠释了它的存在,并且这种存在受复杂性的制约,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形成一些基本的原则,这些原则关乎如何在社会中生活和互动,以及如何指导自己去迎接一个我们都能接受的未来。即使每次行动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我们也可以确立一些指导原则,以确保我们不太会放弃,还要确保我们不会像是生活在一种虚无主义的存在之中。这种秘诀似乎指的是通过指导工作来创造平衡,而不是通过应当进行统治的治理机构来创造平衡。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