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增值税的故事

本文首次发表于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的博客,https://craigwright.net/

以下是为什么你不用缴纳比特币的增值税或消费税的原因。

2014年1月,澳大利亚政府认为应该对比特币征收增值税。在Clayton Utz和律师事务所的一位高级合伙人的帮助下,我申请了一项在特殊场景下的增值税补偿。

有一种退款制度叫 “游客退税计划”。 

the-gst-story

我拿着价值约3000万澳元的31000个XBT(译者注:比特币的国际化简称,类似地,黄金简称为XAU),利用私人裁定制度迫使政府做出关于如何对待比特币的决定,并向他们表明对货币征收商品税是相当愚蠢的。这是一个两步走的过程。我下了一个订单,从海外购买比特币,结果产生了300万美元的消费债务。然后我在24小时内把钱带出国门,进入新加坡,所以汇率波动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这样就将资金转移到国外了,其间产生了共计300万美元的增值税。加上价格波动和其他方面的影响,导致我个人净损失5万美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为此往返新加坡的交通费用。

  1. 2014年1月10日,根据 “游客退款计划”(TRS),你向Hotwire PE公司提出索赔要求,申请获得比特币钱包的权利。

the-gst-story-1

这是一次相当离奇的经历,旅客退款中心柜台的那个可怜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电脑的数据库里有一个字段,其允许输入的最大数值是9,999,999.99澳元,所以他却无法输入之前我花费的那笔金额(译者注:3000万澳元)。我之所以这样做其实并不是为了退款,并且其效果完全如我所愿。我也不是闲着没事干,而是需要证明一点:对比特币征收商品税是荒谬的。

澳大利亚税务局(ATO)的公共裁决数据库里有我退款信息的匿名版本。在查阅的过程中,税务局很快就意识到,如果对比特币征收增值税,那么这套制度将会多么容易被钻空子。当然这也是我想说的重点。可惜当时我是一个比较鲁莽的人,我没有让律师妥善处理这件事,而是搞了这么一个小动作来逼迫他们。结果确实奏效了,关于征税的提议很快就被考虑到,然后被断然否决了。之前含税的发票被撤销了,不得不重新入账,这回的发票不含税了。所以实际上,我在境外买卖比特币,结果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对比特币征收增值税。 2013年,我们在大会以及圆桌会议上有讨论过同一事项,而且我也见过委员和代表,但我们对此毫无进展。实际上,他们似乎是想要征收商品及服务税的。所以,与其花上几年功夫,不如选择最快捷、最荒唐的方式来让他们明白,这样做是多么的愚蠢。

所以澳大利亚政府最后没有对比特币收税,整个事件前后有两张相匹配的发票,我也没有因此而占到什么便宜。全部算下来,这件事情花费了我大约5万澳元。所以,对于所有在2014年到2017年之间使用过比特币的人来说,你们没有在比特币上交过税,这一点你们可以感谢我。

而税务局的人并不领情。其中有些人觉得我在愚弄他们,但这并非我的本意,而是想让他们看到对货币征收商品及服务税是多么愚蠢。

研发税优惠政策

在这儿揭示另一个神话的真相,在澳大利亚的2014-2015年度,我们有一批公司的营业额加在一起,远远超过了澳大利亚政府允许的退税额度

不幸的是,由于许多人试图诽谤我,有些人还不明白抵消和退还研发税目的之间,有什么区别。早在媒体报道我推广的机器也能处理游戏操作之前,SGI就已经乐于参与一切。事实上,美国法律禁止SGI这样的公司向参与互联网游戏的组织进行产品销售。这类公司有出口许可证的限制–这些限制可以通过灰色市场的销售技巧绕开。因此,像SGI这样的大公司其实不喜欢与这些组织公开产生关联。

大家不明白的是,如果营业额足够大,能够获得2000万美元以上的退税,就意味着你将失去抵扣的资格。此种情况下,你并不会直接获得现金支付,而是能够抵消其他应税收入。

就我个人而言,我本可以出售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资产,并利用减免额进行抵消。因此,我本可以在国外出售2000万美元,而不是在公司有800万美元的相关公司税单和1050万美元的资本收益,我本可以利用抵扣来出售比特币和其他资产,并最大限度地减少我必须缴纳的税款。实际上,如果我把比特币卖掉并且回澳大利亚购置资产,按照当时的税收制度,我卖出2000万美元的话,就会剩下150万现金。所以对于那些不喜欢思考的人来说,他们会觉得澳洲政府一毛不拔。如果采用研发税计划,我的公司就可以在澳大利亚境内继续发展,而不必搬到欧洲。不过,网络小白真的很喜欢找事儿。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