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与追踪

本文首次发表于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的博客,https://craigwright.net/

通过支付(Payment)和混合(Mixture)行为的记录来确认比特币和比特币区块链上资产的所有权,是追踪过程中的一项工作。在Foskett诉McKeown案中,Millett勋爵给出了在这个案例中使用追踪规则(tracing)而不是跟随规则(following)的理由,他说道:

“跟随”是指同一资产从一只手转移到另一只手的过程。“追踪”是将新资产标识为旧资产的替代物的过程。

[2001] 1 AC 102, 127(Millet勋爵)

rights-and-tracing-1

若法院命令开始要求在未来12个月内没收数字货币,他们将很容易察觉Bitcoin Core(BTC)制造的虚假说法。许多洗钱者、人口贩子、毒贩和其他人会发现,比特币无法实现政府不能没收货币的承诺。当我以中本聪的名义发帖时,也没有给出过这样的承诺。而事实的真相是,随着那些逃离自由储备银行(Liberty Reserve)和电子黄金(e-gold)的沉船之人蜂拥而至,这些人试图改变比特币,使其偏离最初的设计。

冻结资产

一种可能的场景是,在不了解盗窃或欺诈行为背后的真实人员或当事人的情况下,法院能够下令冻结某一特定的UTXO或地址,并可以在交易发生于区块链上之前冻结资产。这个过程需要发布命令,并且由比特币协议的矿工和交易所执行。

为了欺瞒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BTC阵营的人一直在宣扬的经典论点是,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节点系统,所有节点都需要对协议进行投票。这正是詹姆斯-唐纳德(James Donald)期望的系统,这与我创建的系统完全相反,而且无论你怎么做,这都是一个无法用区块链实现的系统。

英国法院关于海外资产冻结禁令的司法管辖权源自SCA 1981年的第37(1)条,并在Derby 诉 Weldon(Derby&Co Ltd 诉 Weldon(№6)[1990], 1 WLR 1139)一案中获得确认。

节点

人们无法理解的是,家庭用户不是节点。两年前我就写了下面这篇文章,解释了我所创造之物,以及我是如何在白皮书中列出所需步骤的。。这是我写过的众多文章之一。真相很简单,比特币是一个工作量证明系统(proof-of-work system)。只有在验证交易并提供工作量证明来表示其正确执行时,节点才起作用。这一点很重要。节点通过一个代价高昂的信号方法,即创建一个哈希值来证明它正在验证交易。从生物学上讲,哈希值相当于孔雀的尾巴。

rights-and-tracing

https://medium.com/@adam_selene/nodes-e3bb49364b3a

有些用户会说,他们不需要服从命令。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对的。如果他们不是矿工,就无事可做;他们不是比特币验证网络的一部分。当第一份法令到达并改变BTC区块链时,一些人会以为四处招摇说自己拒绝服从命令的行为会起到作用。但最终结果是,矿工和交易所要么服从,要么被关闭,参与者要么选择重新加入主网,要么发现自己不再拥有任何资产。因为只有主网才有价值。

在2010年8月,当我说下面这些话时,是在暗示引入此类命令的可能性。在某种程度上,我开始用警报键来编写代码。

[2010年8月11日]想象一下有人偷了你的东西。你不能把它拿回来,但是如果可以,比如它有一个可以远程触发的终止开关,你会不会这么做?小偷知道你所有的东西都有终止开关,即使他们偷走了也是没用的,尽管你还是会失去它,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吗?如果他们还给你,你可以重新激活它。

试想一下,如果金子被盗后变成了铅。如果小偷把它还回去,它又会变成黄金。[对于比特币, ]货币永远不会被真正销毁掉. 你永远可以随时选择让其流通.

冻结命令非常简单。争取获得恢复原状的命令是困难的。这样做代价高昂,而且很少有人会在政府之外做尝试。 当我们谈论罚没资金和犯罪赃款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世界,勒索或网络犯罪制造了一个场景,受害者可以迅速冻结比特币或要求合法执行。小偷将愿意归还比特币,因为会有记录。如果他们不归还,而且他们在明知已经被冻结的情况下还在交易所消费,反洗钱法和KYC条例将通过某种方式将他们的身份不可磨灭地联系起来,并在法庭上作为证据。

因此,小偷面临的选择是:他们可以把钱还回去,并希望保持匿名,因为钱还没有被花掉;或者他们可以设法洗钱,因为他们知道,基于FIFO(先进先出)原则的追踪规则,钱的价值会被掩盖,这就破坏了他们使用这笔钱的能力。

冻结禁令和第三方

在明知的情况下,第三方协助处置受冻结令影响的资产,可能会受到藐视法庭的起诉,并可能被处以罚款、没收资产或最高两年的监禁。

通过法令,节点可以被强制变更。请记住,只有矿工才是节点。如果用户拒绝服从且不更新他们的软件,他们将不再作为比特币网络的一部分。他们不能连接到其他用户,不能扩展网络,也不能参与比特币网络。它们不能连接到其他不同意的用户,以至于最终成为一系列孤立的系统——所有这些系统都在运行自己的网络。比特币通过工作量证明机制来合并各种不同的链。没有工作量证明,就不会存在一致的链条。

到2020年,我们将开始看到大量与犯罪所得相关的大额地址被查封。拒绝执行命令的交易所将被关闭,资产将被没收。拒不执行法令的矿工将被关停,资产将被没收。其结果将是矿工、交易所和企业达成共识,愿意在现有监管和法律框架内采取行动。比特币的好处是,它更简单,控制起来也不难。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我们将开始看到围绕比特币神话的谎言被拆穿。

第一个理想的目标是Bitcoin Core。故事从BTC开始,也将以BTC结束。随着矿工被迫执行法院的命令,BTC和BCH社区的矿工将开始意识到,他们所处的系统无法逃脱政府的控制。限制因素是比特币的国际性。因此,只有适用于多国界的法律才会得以执行。但再一次强调,洗钱、人口贩卖、以及烈性毒品的犯罪所得,都成为人们发现比特币系统不友好的地方。

Bitcoin Core(BTC)处于法律所覆盖的司法管辖区之下。 位于司法管辖区的开发人员受到冻结禁令的约束。现在是时候让Bitcoin Core社区的人们开始意识到BTC是受政府和监管部门约束的了。若有开发者欲行法外之事,他们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