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与国家:新瓶装旧酒

该声明最初在CraigWright.net上发布,在获得Craig Wright博士的许可后,我们将其重新发布。

如果您选择相信Anderson(2016年;原著1991年),就有必要赞同这样的观念:包括古代印度和古代中国在内的古代大国,只不过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代“消费化”的反思。在《想象的共同体》一书中,一种观念逐渐发展起来——它认为我们都是整体的一部分,这是一种全新的概念,这个概念仅仅有几百年的历史。在Anderson看来,民族主义是一种借助并伴随现代资本主义概念而发展起来的思想。它被当作一种受到当代国家力量支持的概念而普及开来。

其论点是,民族主义通过现代资本主义的安排衍生出其结构的。扫盲乃至报纸的推广,已经发展成为移植超越种族和君主制的政治和意识形态观念的工具。如果确实如此,我们将预期只会看到同种的部落和古老的社区,在其中,种族隔离和仇外心理成为常态。然而,Boin(2020)证明,罗马帝国在移民时期蓬勃发展。每当罗马帝国有机会敞开大门并增加公民权时,这个国家就会兴旺起来。相反,排外主义会导致国家贸易减少并进入极具痛苦难熬的时期。

Anderson提倡这种新瓶装旧酒的理念:当人们把民族主义这个词的含义与其用途进行比较时,关于18世纪之前人们没有任何使用民族主义一词的记录的这一说法就落空了。无论是在古代中国、印度、以色列还是罗马,两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没有见过面就会产生联系的原则对此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在各个时期,社区都可以表现出孤立主义时期和开放时期的特点——这反映了现代社会的特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曾试图保持孤立。在其他时期,他们则行使霸权。

忽略这种相似之处,就是不愿意接受正视现实并且把民族主义的概念宣传为新的事物或者宣传为源于资本主义的事物。民族主义既不能看成是现代主义的,也不能看成是资本主义的;它是一种历史悠久的观念,无论您把它放在哪个模式里,也无论您定义的标签有多新,这种酒都是古老的。关于反对资本主义是民族主义的基础、并且认为这种观念是现代化的说法,我只有一句话要说:

SPQR(Senātus Populusque Rōmānus罗马元老院与罗马市民)!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