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是一种量尺

本文首次发表于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的博客,https://craigwright.net/

有一个道理人们没有参透:货币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它仅仅是一种存储债务的度量标准。这是社会对过往交易的一种索取。货币是我们用以交换商品和服务而签订的社会契约,与其说是以物易物,不如说是为了能够设置一个符号,以便我们用来交换以后想要的物品。我们把物品卖掉之后计入账本,然后从中换回物品,货币就是用于记账的符号。

价值来源于我们用货币兑换的事物。

money-is-a-measuring-stick

数千年前,人们就掌握了存储商品货物的能力,同时建立了与存储量相关的账面价值,从而创造出了货币。在《圣经》和其他相关的文献中,“塔兰特”被用来度量粮食的储备。

舍客勒(2 bekahs):2/5盎司 / 11.34克 ——《出埃及记》30:23

塔兰特(60minas):75磅 / 34.02千克 ——《以斯拉记》8:26

当时的农民需要保留最好的种子,因为在过去,30磅/13.5千克的种子被用于播种和养育半英亩土地(0.2公顷)。现代农业更加集约化,其种子粮的用量几乎是原来的两倍。

money-is-a-measuring-stick-1

从青铜时代晚期和铁器时代初期开始,人们在公社中创造了一些筒仓,这些筒仓从房屋的地板向下开挖,不仅可以储存一年内的粮食,而且还可以再保存到下一年。随着城镇和村庄规模的扩大,存储量开始增加,由此产生了更大的粮仓。这些粮仓服务于公共事业和行政管理,而农民也会得到一个与所存粮食重量有关的统计数字。

我们在远古时期普遍使用的货币制度——“舍客勒”(shekels,以色列货币单位)和“塔兰特”(talents,古代希伯来或阿蒂卡的货币单位),起先用于谷物收据。农民和其他生产者会在丰收后储存大量的粮食。此外,农民生产的秸秆还可用于生产砖块,贸易和交换行为从此形成。那些耕作能力较强的人继续耕作,而其他现在可以专门从事陶器、制砖和其他手工业的人,将能够用商品和服务来交换部分存粮。这就是货币的起源。价值源于我们在社会中的消耗品。货币只不过是对我们所追求的那类商品的一种索取。

在过去和现在,货币本身都没有价值,那些可以通过账本获得的事物,才是货币的价值所在。这才是看待货币的方式。货币不是作为GDP或对GDP组成成分的索取,而是作为对整个经济体中创造的任意物品的索取。这就是货币和商品的供求关系。对于任何想要制定经济计划的个体来说,这项计算都过于复杂。而且它总是会过于复杂,无论我们的计算机变得多么强大,都无法对其进行计算。如果摩尔定律(Moore’s law)进入超速运转,并在一千年内每年持续翻倍,我们可能就会开始处于这样一个阶段:一台存储了社会中发生的一切信息的计算机将能够比资本主义更好地进行计算。不幸的是,这样一个系统存储信息所需要的原子数量比我们宇宙里的还多。

因此,货币是社会重视的商品和服务在某个时间点上的索取。如果我们的粮食多了,粮食的价值与其他商品相比就会降低。在一个简单的古代经济体中,情况就会显而易见。在这样一种鲁滨逊经济(Robinson Crusoe Economy)中,有限的商品数量让人们认识到了定价平衡。

重要的是,价值的设定不取决于生产了多少商品,而取决于消耗了多少生产的商品。如果在一个简单的经济体中,我们拥有110个单位物资,只消耗了100个,且能存下剩余的,那么价值就会通缩。当前,我们处于一个通货紧缩的时代。经济增长会导致人们每年拥有更多财富。我们今天正处于人类历史上最富裕的黄金时代,发展速度势不可挡。这个时代不会阻止那些试图遏制经济增长的人,但现实情况是,我们生活的世界远比100年前人们竭尽脑汁想象的还要富裕。很少有人理解的是,地球上每个人的财富数量都在增加,而且财富增速远远高于人口增速。

通货膨胀是用来平衡和隐藏事实的。有许多人,尤其是政府里的人,认为经济增长是件坏事。资本主义和经济增长具有颠覆性。它们重新安排现状,构建新的秩序,允许新人上台,并清除那些不再提供社会所需资源的人。这就是利润的本质。

货币只是一种用于跨时间交换商品和服务的账本。它允许人们在当下或未来根据合同进行专业分工、制造和出售商品,从而保证今后可以兑现的商品份额。在扩容之后,比特币不会引起通货紧缩,引起通货紧缩的是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

其他条件不变时(Ceteris paribus,花哨的经济学术语),成规模化的比特币既不会出现通货膨胀,也不会出现通货紧缩。假定有一个没有经济增长的恒定人口数量,那么比特币的价值将完全不会上升。比特币在稳态经济中的价值增长只能通过投机活动来实现。在我们的现代经济中,计算机变得越来越快,汽车变得越来越高效,各种新知识和新发明提高了社会的整体效率。这些每年带给我们的收益会比之前任何一年都要多。仅仅以3.1%的增长率,我们的财富每20年就会翻一番。想想看,这意味着一个人每活过20年生命,所拥有的商品和服务数量就会翻倍。

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系统应该保持稳定的原因。国家发行的货币要权衡政治上的顾虑,而跨全球系统使用的比特币可以让人们在本国和国际层面上追踪和监督国际经济。我们还没有到这一步,比特币将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扩容以实现这种愿景。目前的比特币系统尚未达到所需的水平,并且很可能再过20年也到不了。为此,比特币系统需要成为一个全球化的账本。我们在比特币上创建可扩容系统时所做的工作,形成了此事的基础。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比特币系统的承载能力不但要容纳下Visa或万事达卡,而且要能够让所有银行的交易安全地进行,还得要让交易的发生不容置喙。

货币的价值在于充当量尺。它是一种跨时间交换商品和服务的手段,使人们能够对资本进行估值和核算。

这是我们寻求实现之物。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