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与德川政治秩序

商人与德川政治秩序

本文首次发表于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的博客,https://craigwright.net/

Image: Artist: Utagawa Yoshitora. Title: Comical Warriors: New Year’s Rice Cakes for the Reign of Our Lord (Dôke musha miyo no wakamochi). Date: 1847–52

德川幕府的政治秩序是由一种被研究人员称为中央集权的封建制度来维持的。在这种结构中的封建领主拥有自己的领地,但作为一个中央集权国家,该制度还是以幕府将军为首的。这样一种政治制度与欧洲封建制度有着显著不同,在欧洲封建制度中,男爵拥有重要的权力。它更接近于路易十四实施的法国专制制度。在建造凡尔赛宫时,法国君主将权力集中在法国王国。相似地,幕府将军在天皇的指派下充当了实际上的统治者,但以世袭军事领袖的方式管理着国家[1]

德川家康结束了政治混乱,并取得了对整个国家的有效控制。当他从一个大名发展到能控制大约250个大名的地位时,德川家康将封建权力的体系集中起来。这样的结构进一步地与法国宫廷在建造凡尔赛宫时相似,这样的中央封建主义称为参勤交代,或轮流出席体系,其中包括要求领主或大名轮流在首都工作几年[2]。法国在凡尔赛宫时的统治制度要求贵族们在法国首都待上一段时间,路易十四可以在那里监督他们。每隔一年,每个大名都必须住在江户市。与此同时,一名人质被永久关押在首都。大名的遗产继承人将被要求永久居住在这座城市,这与法国领主的继承人必须居住在凡尔赛宫的要求类似[3]

欧洲

路易十四统治下的法国变得非常专制,当时法国国家中央集权结构的影响改变了欧洲的历史。类似地,德川家康的重组改变了日本历史的性质。1700年后,每个大名都在江户出生和长大,他们成为当地人或城市公民。这一现象改变了全国的贸易,因为每年都有大量的武士和他们的领主来回移动,往返于江户和大名统治下的各个庄园之间[4]。搬迁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影响,因为不仅涉及到家族团体的旅程,而且还需要为江户大名的随从和辅助人员提供食物。大名被要求促成一种提供大米以及其他商品的协议以获得他们的支持。较富裕的地区,如大阪,通过中介交易和现金支付来保障这些旅行和搬迁的费用。这一情况的结果是现金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地流通起来了[5]

正如上文所述,法国波旁王朝的路易十四开始创建了一个类似的政权,各省贵族不得不在凡尔赛宫集结。它并不是10到14世纪欧洲常见的封建制度,而是一种更类似于1600到1800年期间的欧洲制度。因此,它促成了一种有助于将一个社会团结在一起的结构,否则这个社会很可能会分裂状态并处于战争之中。它也可以被看作是形成早期现代政治控制结构的系统[6]

大米和贪婪的商人

人们通常把粮食短缺归咎于商人。当价格上涨时,购买大米的人就会感受到价格的上涨,并认为这是商人卖大米给他们的行为的直接后果。德川时期的大阪商人学院怀德堂,与世界上第一个成熟的期货市场的堂岛一起成立[7]。全国各地的谷物都被收集起来,通过票据交换所的交易流程转化为白银。在粮食短缺的时候,由于收成不好,收集起来用于再分配的粮食数量将少于许多家庭赖以生存的数量,迫使他们进一步负债累累[8]。

这一行为的结果就是把责任都推到商人身上,他们被认为是以牺牲农民利益来获利的。然而,这并不是商人和他们的贪婪造成的短缺。正是由于大阪市场的发展和该地区的经济教育进程,日本才得以利用远期合约储存粮食,并在以后将收集到的农产品进行出售。商人在丰年储存粮食时是会产生损失的,却很少有人考虑他们的损失。然而,同样地,当他们的计划得到回报时,很少有人感谢那些有效地将国家从饥饿中拯救出来的商人。

商人被人看不起,且被看作是一个孤独的阶层。这个观点是错误的。正是这些商人的商业活动和冒险精神在饥荒时期保护了日本人民。在某种程度上,正是这种体制使得日本的人口从1600年的1200万增长到德川时期的3000多万[9]。一个确保在风调雨顺时期储存大米的过程,与商人的商业体系相结合,将使政府在饥荒时期受益[10]。随之而来的饥荒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大阪正在发展高效的商业实践,并将其整合到全国各地,这将为政府和人民带来经济利益。

参考文献

[Image: Artist: Utagawa Yoshitora. Title: Comical Warriors: New Year’s Rice Cakes for the Reign of Our Lord (Dôke musha miyo no wakamochi). Date: 1847–52]

[1] Vaporis, C. N. (1997). To Edo and back: Alternate attendance and Japanese culture in the early modern period. Journal of Japanese Studies23(1), 25–67.

[2] Tsukahira, T. G. (1966) Feudal control in Tokugawa Japan: the sankin Kōtai system. Brill.

[3] Jones, Colin. (2003) The Great Nation: France from Louis XV to Napoleon: The New Penguin History of France. Penguin UK.

[4] Ravina, Mark. (1998). Land and lordship in early modern Japa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5] Aphornsuvan, T. (2011). Merchant Capital in Tokugawa Japan. Thammasat Review14(1), 77–98.

[6] Bornmann, G. M., & Bornmann, C. M. (2002). Tokugawa Law: How It Contributed to the Economic Success of Japan. Journal of Kibi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and Industrial Studies12, 187–202.

[7] Wakita, S. (2001). Efficiency of the Dojima rice futures market in Tokugawa-period Japan. Journal of Banking & Finance, 25(3), 535–554.

[8] Hanley, S. B., & Yamamura, K. (2015). Economic and demographic change in preindustrial Japan, 1600-1868.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9] Farris, W. W. (2006). Japan’s Medieval Population: Famine, Fertility, and Warfare in a Transformative Age.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0] Bassino, J.-P. (2007). Market integration and famines in early modern Japan 1717–1857. Paragraph 4,  5–45.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