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第十四日回顾:Craig Wright再次出庭作证

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第十四日回顾:Craig Wright再次出庭作证

Craig Wright博士在Kleiman诉Wright案的庭审过程中第二次走上证人席,被告方团队传唤他作为最后一名证人。

第十四天的庭审从原告律师Andrew Brenner继续对专门从事自闭症研究的心理学家Ami Klin博士进行交叉询问开始。Brenner试图辩称,Klin博士是一位专业的专家证人,被告的律师向他支付了很多钱,而且他用来最终诊断Wright博士患有自闭症的方法是有缺陷的。

Brenner试图提出这样的论点:在Klin博士和他的团队用来诊断Wright博士的一份问卷之中有425个问题,但他们并没有问Wright博士该列表上的所有问题。

Klin博士坚持自己的立场,并予以回击,他明确表示心理学是一个复杂的领域,他已经在这个领域工作了几十年,Brenner正在以一种医生永远不会这样做的方式歪曲和误解心理学家的许多文件。

在被告方律师Amanda McGovern的再次直接询问下,Klin博士重申他坚持自己的诊断,即Wright博士处于该疾病范围内。

Wright博士重返证人席

Craig Steven Wright博士是下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被传唤上庭的证人。被告方律师安Andres Rivero开始询问Wright博士,问他是否曾与Dave Kleiman达成以中本聪的化名发明比特币系统并进行比特币挖矿的商业合作协议。Wright博士回答“没有。”

随后,Rivero向Wright博士提问了许多关于他的童年、成长经历、教育和职业经历的问题。

在对Wright博士的询问中,最有意义的证据之一是一份Wright博士在其中谈到了一种“P2P电子现金”的文件。Wright博士表示,他最初在1998年就有了关于这样一个系统的想法,其首个版本的软件是他为Lasseters创建的代币系统。Wright博士表示,他曾试图向BDO推介P2P现金的想法,他与BDO的Allan Granger开过一次会,他们在会上确定了项目(TimeChain)的交付时间表。然而,Wright博士表示,BDO最终没有接受他关于创建P2P电子现金的建议。

Wright博士表示:“我当时提出的东西后来变成了比特币系统。”然后他解释说,Lasseters代币系统中使用的大部分代码以及他向BDO推介的想法也被用于比特币系统

Wright博士还谈到了一些早期加入比特币并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如Hal Finney、戴维(Wei Dai)和Gavin Andresen。Wright博士谈到了直到他觉得自己有了可以向世界发布的东西后比特币白皮书的几个版本是如何被创建出来的。他说第一个版本大约有60页,第二个版本更短,第三个版本更加简洁。Wright博士说第三个版本是他与Dave Kleiman分享的版本。

Wright博士还说,在比特币系统的早期阶段时,他花了60万澳元买电脑,每月花了约11000澳元的电费。他还谈到他如何将比特币系统的大量知识产权从他的一家公司卖到他的另一家公司——这些费用都出现在Wright博士的澳大利亚税务局(ATO)的税务文件上。

Wright博士在结束他的证词时表示,他从未偷窃过、欺诈过或与Dave Kleiman达成过协议。

原告对Wright进行交叉询问

在交叉询问中,原告律师Vel Freedman着重说明了Wright博士自相矛盾的地方。

有一次,Wright博士作证说Dave Kleiman编辑了60页的版本的白皮书,但就在Freedman的交叉询问之前,Wright博士作证说Dave Kleiman直到白皮书的第三版——短得多的版本出来才拿到白皮书。

在另一个例子中,Wright博士作证说,他在计算机方面的支出可以在他与ATO的一份税务文件中被找到,但Freedman提交一份证据说:“ATO对这些实体【Wright博士的企业】的审计报告中没有提到比特币……这些实体的审计记录没有提到任何涉及比特币的交易。”

在第三个例子中,Wright博士作证说他在比特币系统最早期阶段的时候曾在几个不同的地方进行比特币挖矿,但Freedman向法庭提交了Wright博士的视频证词,Wright博士表示他只从澳大利亚的一个地方挖过比特币。

Freedman还再次试图将向Ira Kleiman发送电子邮件并涉嫌伪造电子邮件的澳大利亚的IP地址与Wright博士联系起来。原告的律师向法庭表明,并不是只有Wright博士的一封邮件来自这个IP地址,而是Wright博士发送的好几封邮件都来自这个IP地址。

总而言之,Freedman希望法庭能得出这样的观察结果:Wright博士是不真实且不诚实的。

被告方选择不对Wright博士进行再次直接询问,而是到此为止。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我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本案的双方是势均力敌的——我不知道谁会赢,也不知道哪个法律顾问处于领先地位。当原告陈述案情时,我认为他们的物证和数字证据非常有力,这有能力说服法庭支持他们。原告的主要论点是,Wright博士和Dave Kleiman有一个一起进行比特币挖矿的口头协议,他们说口头协议构成了合伙关系。有趣的是,本案核心问题之一是,Wright博士是否以欺诈的方式将Dave Kleiman的资产转移给了自己,但原告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就这一点进行争论。

当被告方陈述案情时,尽管我确实认为他们有时候对物证和数字证据的展示非常草率,但我认为他们在口头陈述方面做得很好。总的来说,他们的论点清楚地表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Wright博士和Dave Kleiman有着一起挖出110万枚比特币的合作关系——被告方很好地表达了这一观点……但这就足够了吗?

我担心双方的论点如何在陪审团面前站得住脚——陪审团中有10%的成员一直在睡觉。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陪审团将如何解释或理解“口头协议”这几个字,而这才是真正让我担心的部分。

原告争辩说这是一个口头协议,然而,他们从未描述过什么是口头协议。在我看来,他们这样做是有目的的,那么“口头协议”的定义是不固定的,这可能只是导致陪审团支持他们,而不是支持表明没有证据表示Wright博士和Dave Kleiman之间存在正式或合法的合作伙伴关系的被告方。

判决即将被作出,在这一点上,我不清楚谁在记分牌上有更多分数。我也不知道陪审团对这一切的看法;然而,我的这种不确定性可能在星期二结束。陪审团很有可能在庭审第十五天结束前,在法律顾问发表结案陈词后作出裁决。我们将不得不等着看他们做出什么决定。

CoinGeek的Kurt Wuckert Jr.将会在每天的回顾报道中出镜,该回顾报道将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30在我们的YouTube频道进行现场直播。

请于此处观看Kleiman诉Wright案庭审特别报道第十四天:

请您于Kleiman诉Wright案的YouTube播放列表中查看所有的CoinGeek特别报道。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