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Eli Afram

克雷格·怀特博士轶事

我在 2016 年初的一系列采访中首次与怀特(Craig Wright)博士交流…就在他被驱逐后不久,那时候,大众并不知道这号人物。然而,前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表示道,他亲眼目睹怀特使用只有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才可能拥有的钥匙签名。我就知道我可能在和谁打交道……

 

在采访前就有人提醒我……怀特可能会有点激动(我不太记确切使用了什么字眼,但我认为“激动”已经足够贴切了。

 

当然,在那个时候,绝大多数的比特币圈内人士都不相信怀特是比特币的幕后操手,在我看来它是自互联网以来最伟大的发明,甚至更甚。但我保持开放的心态。他拒绝按原定时间对外公布加密证据,而是发布了萨特(Sartre)的作品……选择拒绝中本聪的头衔,回想起来,他认为这是一个糟糕的决定。但是,中本聪传闻的影响越来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怀特与中本聪传奇越来越难以分开,是何缘由已不再重要。

 

采访开始时,我只知道怀特一度声称自己就是中本聪(但后来似乎推翻了这一说辞),并因此不断受到攻击。

 

我不知道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境地……

 

关于笔者的一些介绍:我有一份全职工作,在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中担任软件工程师,同时作为兼差还参与一些比特币相关的项目。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记者。因为机缘巧合,我成了大区块一派(对新加入的人来说,这基本上意味着我们想要比特币扩容)的代言人(众多之一)。笔者乐见比特币大放异彩,也因此促使笔者撰写一系列拙作,试图让一些人理性看待比特币的成功。由于交易吞吐量受到人为限制,比特币无疑面临着禁锢至死的威胁。

 

正是这股热忱,让我接触到克雷格·怀特博士。我当时不了解他在区块大小之争中的立场……但我知道中本聪是支持比特币扩容的。这是我提问的第一一个问题,对此他立即回答道:“我们将确保比特币扩容。”那是三年前的事了……而现在比特币SV今年正在考虑扩容至2Gb区块。在2016年,2Gb区块的概念是不可思议的……而距离现在还不到三年……

 

在根据一系列采访发表文章后,我突然发现自己被铺天盖地的攻击淹没。我的邮箱收到死亡威胁,无数匿名帐户试图贬低、嘲笑并指责我的言论和判断是荒谬的。社交媒体上的抨击主要是为了压制我的声音。然后,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您会惊讶于许多人只读了一半文章,就立即刷到评论区来评价公众舆论。而认知的舆论确实会左右事情的发展……

 

这是 Blockstream 前首席技术官格雷戈里·麦克斯韦(Gregory Maxwell)的手法,他执着于打倒怀特和大区块派。目前,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包括臭名昭著的“反向投资者”在内的许多在线帐户都与麦克斯韦有关。这些帐户专门开展一项前所未有的全天候社交工程,试图扭曲怀特博士的公众形象,造成令人难以置信的后果。

 

事实上,“反向投资者”播下的种子在比特币现金社区的分裂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促使了比特币 SV 的诞生。或许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把怀特博士踢出比特币现金(BCH)最终使其身价百倍。这个话题我们稍后再谈。

 

采访过程中,怀特支持比特币扩容的态度立刻让我放松了警惕。他企盼比特币获得空前的成功……实际上他在最早的备忘录中提到比特币是图灵(Turing)完备的。这是我进一步探索的切入点。最终,他提供了一些关于比特币设计中实现图灵完备的基本关键决策的信息。这显然是真相揭露。但是真相不断浮出水面……一个接一个……举例来说,诚如《精通比特币》一书所述,当所有人都认为比特币拓扑结构是一个网格时,怀特正确地指出它是一个小型的世界网络。

 

毫无疑问,此人对这系统的设计有着深刻的理解。我询问了他的学业履历(受到不少非议),而他提供了其完整学业履历的副本,我和其他人随后进行了核实。骄人的学业履历是真实的。迄今为止,怀特已获得 17 个学位,目前正在攻读第三个博士学位。

 

接下来的几周,我想怀特博士开始有点信任我,他开始分享大量造就了比特币的早期研究成果。其中包括与比特币的神经网络能力有关的研究成果,甚至包括Blacknet(现在称为Metanet)。怀特不知道的是,他主动提供的大量研究资料让我夜不能寐,结果我上班时根本就是行尸走肉……我偶尔会信息他说我真的需要睡觉,结果又收到更多的电邮,主题是“更多的阅读材料”。那段时间太煎熬了。

 

如果您是善意的结交,没有对比特币的原始设计心怀不轨,怀特肯定会乐意与您分享。只不过,他不是一个直率、外向的人。

 

怀特掌握大量广博的知识,加上他最近又得到马托尼斯(Matonis)和安德烈森的背书,我确信他正是世界上最伟大发明(指比特币)的幕后主使。何以堪称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因为它得以解决钱的问题。与传统观念相反,如果您想防止任何未来的政府、公司或开发人员团体为了自身利益再次劫持协议,因此必须绝对锁定协议。

 

尤其在那段时间,如果您说您认为怀特就是中本聪,就会遭到口诛笔伐,被舆论湮没。安德烈森便是其中一位……他不是被怀特伤害的,而是因为他承认怀特是中本聪而受到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的威胁,他们无法忍受他保留提交权限并有可能让缔造者再度掌舵驶回原航线。所以,安德sa烈森不仅被从项目中踢走,还遭野蛮人霸凌、被迫流亡。

 

我在 2017 年认识了罗杰·佛(Roger Ver),当时我们站在同一边。现在我们的立场可能不同了,但我认为罗杰不是坏人。事实上,尽管坐拥千万身家,他为人却很是谦虚。不过,我真的觉得他是由于听信了一些无稽之谈而误入歧途……这是我的观点,他不会认同的,不过没关系。他曾经让我这个无名小卒搭他的便车去机场,能这样做,足见他平易近人。在车上,他告诉我,他一周前见过怀特博士,怀特曾提出用中本聪钥匙签字为证。罗杰回答说相信他,不必签字求证。接着罗杰打趣道,“我当然不想公开这件事。”我们都明白“公开”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自杀……看看安德烈森、马托尼斯的遭遇……

 

我们一般缄口不言,但即使我只是断言怀特了解比特币,他清楚他说的一切必遭到猛烈的抨击。

 

事实上,即使是Moneybutton的首席执行官瑞安·查尔斯(Ryan X. Charles)最近一篇对怀特博士给予正面评价的文章,也遭到了许多匿名帐户的无情批评。

 

https://twitter.com/ryanxcharles/status/1123662373900910592

 

虽然他的支持者洗清了很多“脏水”,但与怀特的境遇相比,还是相形见绌。

 

诚然,怀特现在有了更广泛的支持基础,更好的组织结构,并开始采取主动。随着怀特公开宣称他创造了比特币,如今这个论调不会再惹一身骚了。这是早先提出的观点……反击才刚刚开始。

 

怀特长期接到确凿的的死亡威胁、家庭威胁、性虐待威胁、抹黑运动、还有连总统竞选都不屑使用的卑鄙手段。这一点也毫不夸张。怀特被驱逐前的几年,就有人一直试图压制和摧毁他……如果您透过那些流行辞藻看本质,就会发现真相。

 

这些试图压制怀特的人现在发现,他们在对付一个由自己的行为造就的怪物。当犯罪分子选择从暗处攻击,威胁家人并试图制服人们时,不要感到惊讶,因为这样做将会有十倍的回报。为使其行为和证据合法化,怀特正在寻求法院的帮助。

 

令人惊讶的是,人们竟然高喊这是违规行为。世界上没有任何制度是没有问题或争议的,的确如此。但是,一面是法院的合法地位,另一面是地下犯罪组织,您会发现有本质的区别。

 

诚然,有时候我觉得我需要为怀特的行为道歉,而有这种念头本身就说明我错了。考虑到他的处境,您不能指望他逆来顺受。如果他是个轻易被说服的人,比特币早就已经死了。吉米·阮(Jimmy Nguyen)说得对,“我不为怀特道歉……否则他就不会是今天的他”。

 

怀特到底是谁?据我亲眼所见与经历,他是比特币和Metanet背后的天才。对于质疑者来说,证据即将揭晓(从多方面看,包括我自己的一些调查,甚至以签字告终),但不符合您的条件。一个获得超过 17 个学位(包括多个博士学位),经营着众多企业,拥有大量的发明、论文和数以千计专利的人……这应该是对任何想要实现人生价值的人的一种激励……正如瑞安·查尔斯所说“这么多的成就,简直是非人类”……

 

相反,这篇社论将遭遇奚落(大部分来自匿名的攻讦者),每一个投资或拥护竞争性数字资产的网点渠道都会弃之如敝履。

 

Eli Afram

@justicemate

Note: Tokens on the Bitcoin Core (SegWit) chain are referenced as SegWitCoin BTC coins. Altcoins, which value privacy, anonymity, and distance from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are referenced as dark coins.

Bitcoin Satoshi Vision (BSV) is today the only Bitcoin project that follows the original Satoshi Nakamoto whitepaper, and that follows the original Satoshi protocol and design. BSV is the only public blockchain that maintains the original vision for Bitcoin and will massively scale to become the world’s new money and enterprise blockchain.

评论

[data-clipboard-demo]
[data-clipboard-demo]
[data-clipboard-demo]
[data-clipboard-demo]
[data-clipboard-demo]
[data-clipboard-demo]
[data-clipboard-demo]
[data-clipboard-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