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莱曼(Ira Kleiman)指控克雷格·怀特(Craig Wright)欺瞒法院,寻求缺席判决

克莱曼与怀特的诉讼案即将在一个月内开庭,目前双方的激战焦点是伊拉·克莱曼(Ira Kleiman)试图以所谓的“持续伪证、伪造证据、提供误导文件、妨碍执法”等罪名,煽动法院制裁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

克莱曼在制裁动议中,指控怀特在比特币资产、W&K公司的成立和现状等方面伪造证据并作伪证。

克莱曼提出的要求相当多:他希望法官作出有利于自己的缺席判决,实质上是要求法院即刻解决这起诉讼。

克莱曼声称,如果法院拒绝这一请求,他将在有激烈争议的事实上,接受法院对原告有利的判决。具体来说,克莱曼希望法院接受的事实为:1)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和克雷格·怀特达成了50:50对等合作关系,共同研发区块链IP和开采比特币;2)克雷格提交的比特币资产清单中的所有比特币和分叉资产都属于上述的合作企业;3)戴夫去世前,怀特研发的任何IP专利也属于该合作企业的资产。

上述几条是这起诉讼的核心,自2018年首次提起诉讼以来就一直饱受争议。与完全缺席判决相比,很难看出这样的裁决能怎样大幅减轻惩罚性,因为在伊拉对所谓的合作关系了解程度上,怀特的法律团队一直持有异议。事实上,怀特和戴夫合作企业实际框架的唯一证据是由怀特提供的,这直接削弱了伊拉诉讼陈述的力度。

怀特在上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陈述道:“原告的指控只不过是一面之词。它们并非无可争议的事实,它们没有可靠的证据做支持,而且被告也未曾有机会质疑原告指控中所谓的‘证据’。”

所提议的这项极端司法措施需要满足很高的法律标准。缺席判决通常是法院在没有其他补救办法的情况下,才使用的最后措施。怀特的法律团队在提交的文件中争辩道,如果法院批准伊拉的提议将会剥夺被告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并且该团队坚持认为,怀特提交证据中任何指称的不一致之处都必须留给陪审团裁断——否则,陪审团的意义何在?

无论如何,即使法院认为在评估怀特不当行为的严重性方面,陪审团应当完全规避,但是克莱曼的指控也不应成为对本案作缺席判决(或事实认定)的依据。

假设伊拉的指控是可信的,则所谓的“欺诈”并不是针对法院,怀特的欺诈行为只是针对原告。怀特辩论道,这完全没有达到先例判决所建立的标准,参考其他与指控怀特案相似的先前诉讼会发现,怀特的回应中能找到许多先例判决,而这些判决从没有将此类案件上升为欺诈,以实施制裁。

现在还很难推断法官会作出怎样的裁决:一方面,法院以前曾对怀特持怀疑态度。另一方面,克莱曼的提议会规避克莱曼诉讼案中长期存在的问题

克莱曼对事件的陈述漏洞百出。他声称自己的哥哥与怀特为大量开采比特币,协定了50:50的合作关系,但是能够支持这一陈述的证据微乎其微。

即使法院没有采取严厉的缺席判决,但是如果判定克莱曼所述事实成立,也将使过去两年的诉讼和细微的法律论据前功尽弃,而且曾经激烈争议的事实纠纷都无法在庭审中得到妥善解决。

这似乎是7月庭审前为获得有利的诉讼决议所出的最后一招,此举将剥夺怀特作为被告人出庭的权利。如果在有争议的事实与唯一有效的证据背道而驰的情况下,人为裁决该有争议的事实为既定事实,则怀特法律团队将难以开展清晰辩护。

目前,法院正在决定如何处理克莱曼的制裁请求。虽然法院可能在本案中制造意外,但因欺诈指控而规避庭审将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举动,通常只应在最极端的案件中采用。

庭审定于七月初开庭,后续的发展情况很快就将揭晓。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