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Craig Wright signing

在法庭中,中本聪的身份已成定局

Craig Wright博士对数字资产行业内的特定个人和公司提起的一系列诉讼经常被人们解析为Wright博士在2015年以中本聪身份出现后而有意为之,当时媒体机构《连线》(Wired)与Gizmodo透露,经过联合调查,他们认为Wright博士是比特币系统的神秘发明者。

这是看待事物的错误方式。虽然现在臭名昭著的揭露方式可能会被认为是Wright博士目前的法律纠纷的导火索,但人们通常会忘记(或故意忽略)这些媒体是在未经Wright博士的同意,也违背了他的意愿的情况下宣布Wright博士就是中本聪的。

事实上,在《连线》和Gizmodo整合他们的报道时,Wright博士认为任何泄露他是中本聪这一身份的行为都会是一场灾难。这一点可以从Kleiman诉Wright案中披露的私人邮件中看出。Wright博士对记者可能发现了他的踪迹而感到震惊,他在2015年底写给他的妻子和同事的信中说,一名记者在佛罗里达嗅探到了他正在进行的要事,并在伦敦寻找他,他将记者成功找到他的踪迹描述为“最糟糕的情况”,并担心记者对他产生兴趣可能是因为一名前员工可能正在出售他的数据。

Dr. Craig Wright email exchange
图源:CourtListener

因此,将Wright博士自2015年以来的任何行为视为他“暴露”自己是中本聪的某种延续是错误的——特别是考虑到《连线》和Gizmodo的报道很可能是Wright博士的某个敌人恶意泄露的结果。例如,Ira Kleiman曾与和Wright博士毫不相干的Gizmodo或《连线》的记者联系过

Dave email exchange
图源: CourtListener

上面展示的邮件很重要,不仅因为它表明Kleiman经常使用他已故兄弟的邮件帐户与记者沟通,更重要的是它显示了邮件是什么时候发出的。这封邮件表明两人显然已经沟通了一段时间,而这封邮件是于12月4日发出的——就在Gizmodo人肉搜索到Wright博士和ATO的事情的几天前,他们还在同一时间突袭了Wright博士在澳大利亚的家。

不仅如此,将Wright博士目前的诉讼——其中一些案件已经带来了法律层面上的重大发展——视为试图强迫法院承认他的中本聪这一身份是不正确的。不仅仅是因为《连线》或Gizmodo对Wright博士进行人肉搜索以及Wright博士自己的声明,还因为如果这他想要达到的目的,那么它已经实现了——然而诉讼仍在继续。

在Kleiman诉Wright一案中,佛罗里达州联邦法院花费了数周时间听取论证,论证的焦点不是Wright博士是否是中本聪——原告从一开始就承认这一点——而是讨论比特币系统的创造是否涉及除Wright博士以外的任何人。陪审团以压倒性的票数做出了否定的判决,但据报道,陪审团对于Wright博士的教育背景感到“惊讶”。

Bitcoin.org的所有者Cøbra(化名)在英国法院被强行接受这一点,此前Wright博士起诉他在其网站上托管比特币白皮书的行为侵犯了Wright对于比特币白皮书所持有的版权。该案最终以英国高等法院承认Wright博士的作者身份而告终,并下令Cøbra停止侵权行为,让他将该文件从Bitcoin.org删除,代之以一份承认该命令的声明。

毫无疑问,在Wright博士看来这是一场为了在社交媒体上诋毁他人格有意为之的活动,作为回应,他还以诽谤罪起诉了一些人。

Wright博士以诽谤罪起诉的其中一个人——也许是对Wright博士发出诋毁声音最大的人——是博客作者Peter McCormack,他在推特上发布了Wright博士谎称自己是中本聪的内容。然而,这场诉讼已经不再关乎Wright博士的中本聪这一身份,因为当双方在调查过程中提出证据时,McCormack完全放弃了辩护(此后不久,McCormack在推特上表示,Wright博士提交了大量证据证明他确实是比特币系统的发明者)。

McCormack最终再次为自己辩护,但他显然已经不再辩称他所谓的具有诽谤性的推文是真实的(这将是在英国进行的任何诽谤指控中的一场完整辩护)。相反,McCormack将在本月晚些时候为自己辩护,唯一的理由是这些推文没有对Wright博士造成任何伤害。在这个案例中,我们再次看到法院将Wright博士就是中本聪这一结论视为定局。

在其他悬而未决的诉讼案中(例如针对Roger Ver和Magnus ‘Hodlonaut’ Granath的诽谤提起的诉讼),Wright博士的敌对方似乎决心避免达成与McCormack相同的命运:他们没有在法庭上面对中本聪,而是尽量避免与之正面交锋,以最快的速度逃走。Roger Ver被从一个辖区追到了另一个辖区,因为Wright博士在追查这起诽谤案,而Granath竭尽全力(最终以失败告终)地试图避免在法庭上见到Wright博士。

所以,问题不在于法庭是否接受Wright博士是中本聪的这一结论。更确切地说,是这个行业还能忽视这个事实多久。Wright博士几乎在所有的诉讼被提起之前都会发送信件警告收件人,警告他们如果继续歪曲比特币系统、托管白皮书或在网上诽谤他,就会有被起诉的风险,然而几乎所有的警告信件都被忽视了。但这并没有使诉讼停止:只有Cøbra,法院强制他公开承认Wright博士是白皮书的作者。

人们可能会认为,像Cøbra这样的人的命运以及即将到来的McCormack的命运会向Wright博士法律上的对方当事人表明,在法庭上面对他与在社交媒体上开展诽谤活动完全不同,一条适时的推特或将BSV下架并不会改变这一点。真理在法庭上至关重要——从Wright博士迄今取得的胜利来看,真理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然而,无知的人依然存在。2021年11月,当Wright博士第一次致信Coinbase、Kraken和其他相关方,警告他们不要歪曲比特币名称时,似乎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尽管Coinbase在公开文件中承认,中本聪的出现对他们的业务构成了生存威胁。不到一年后,Wright博士对这两家交易所提起诉讼,要求其赔偿数千亿美元,要求他们停止歪曲比特币名称并停止由此获得利润。

Coinbase有义务向公众宣布任何可能影响其股价的重大事件。Coinbase的董事会尚未通知他们的股东或更广泛的市场,即Wright博士从2021年开始履行他的法律警告,对加密货币交易所提起诉讼。他们缺乏对重要信息的适当披露,这可能会使他们面临来自客户的额外的潜在集体诉讼,更不用说他们因信息披露不足或不当而与监管机构打交道陷入困境了。

彭博社报道,Coinbase在其最近的10季度文件中承认,如果他们破产,他们托管的超过2560亿美元的来自客户的数字资产“可能会被视为破产财产……我们代表客户托管的加密资产可能会进入破产程序,这些客户可能会被视为我们的普通无担保债权人。”

Coinbase在这个时间披露与破产相关的消息非常奇怪,但这一点确实值得反复强调:这些案件中没有一个是或将是与Wright博士证明他是中本聪这件事有关。我们早就通过了讨论这件事的那个阶段了,从大量已经承认Wright博士作为比特币发明者和知识产权持有者的案例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现在的情况是,数字资产行业——包括Wright博士的诋毁者和诉讼对手——等着看一旦其他案件通过法律体系得出结论,命运会眷顾谁。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