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露: 我与“小聪游戏”的故事

SatoPlay是一个基于BSV开发的区块链游戏平台,在这里第三方开发人员可以轻松地接入自己的游戏。SatoPlay的灵感来源于其创始人顾露(Gu Lu)——深耕游戏领域多年的开发人员。“小聪游戏”和他的团队背后有着怎样有趣的故事?在Charles Miller主持的《CoinGeek Conversations》里他表现得意犹未尽,所以在本期《CoinGeek话会》节目中,我们将延续这个话题,邀您一同了解聪游戏的前世今生。

非常有幸能够邀请到顾总参加《CoinGeek话会》的第一期采访,听说团队都有游戏开发的背景,请问方便讲讲你们之前的一些经历吗?

顾露:我们团队的成员目前主要在广东的珠海与深圳两地。我毕业于2005年,之后我就开始做游戏了,算下来有十来年的游戏行业的研发经历。期间我试过各种类型的互联网游戏,包括主机游戏、PC游戏、手机游戏等。在14年的时候,我决定从上海搬到珠海这边来。

从上海到广东,其实地理跨度还挺大的,是什么吸引了你过去呢?

顾露:这是由于一个很小的触动。当时知乎上面有一个独立的开发者,他是一个比较资深的工程师朋友,叫崔英杰。我看到他发了个帖就说自己搬到广东来了,感觉还不错,受到他的影响,我就搬过来了,这件事也影响了我后来做的事情。

影响了你后来做区块链游戏吗?小聪游戏是怎么诞生的?

顾露:在18年年底,BCH和BSV有一个分叉的算力战,于是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名为《关于算力战的认知更新》。机缘巧合之下,先前影响我的那个朋友正好看到了这篇文章。他介绍我认识了另外一个BSV支持者,叫飞龙,他正好也在珠海。很难得的是,我居然找到了另一位BSV的支持者,而且还在一个城市。他家离我家很近,我走路过去就能到,这实在是太巧了。我们在BSV上的共识还挺大的,所以经常一块琢磨,比如在BSV上面能做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我们都是程序员出身,就觉得是不是还少点什么,后来我们就一起合作了,这才有了小聪游戏平台。小聪游戏大约是从去年九月份的时候开始正式开发的,大概距离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

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小聪平台的定位吗?是否能理解为你们是做一个游戏平台,可以接入不同的游戏应用,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应用?

顾露:对的,但是平台的定位实际上也是有过几次变化。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有一个链上游戏的小想法,后来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才使得它成为现在的样子。一开始合作的时候,我自己最初的想法是做一个链上的麻将游戏。

gu-lu-my-story-withsatoplay

为什么是麻将?

顾露:想法是很单纯的,只是想利用BSV链上交易的容纳能力进行构造,让每一局麻将都能进行实时的交易和结算,其实用交易通道来做麻将游戏是特别合适的。当时我还没了解过CSW博士,博士还曾用围棋举了个例子。但我当时不知道这回事,只是直觉上,觉得这种低频的操作在BSV上是可行的,这种在BSV上全链的麻将也是可行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通过交易通道来做这件事其实是特别合适的。

为什么没有实践这个想法?

顾露:几经思索之后,我认为麻将更适合作为业余爱好的项目。如果想把这个项目做到运营的程度,会面临合规的风险,以及其他各个方面的不确定性。所以后来就打算把这个想法作为个人爱好去尝试一下,没打算将其作为正式的项目。

后来的方向有了哪些变化?中间有什么好玩的故事吗?

顾露:在此之前的18年时,我在EOS上开发了一款区块链游戏,名字叫超级矿工。有人来问我说,你这个严格来讲不算链游,用的还是中心化的服务,很多内容都没去中心化,怎么能叫区块链游戏呢。所以当时在这块我也认真想了一下,写了一篇文章,叫《区块链游戏的再思考》

重新作了哪些思考呢?

顾露:里面我写了ETH,EOS,包括后来的波场,上面的一些资金盘传销赌博,这些其实都不是链游。确切地说,这些都不是我想做的链游,光是这些游戏的模式本身,就比较难以持续,更不用说合规性的问题了,具体的细节在文章中都有提到。

对别人的质疑,你是如何回应的?

顾露:事实上,我最初的想法比现在这些去中心化的链游,还要激进得多。2015年的时候,我当时想做区块链游戏,于是写了一篇文章。因为我当时有游戏行业的经验,我就把开发、运营、以及玩家这一整套的东西都梳理了一下,形成了一套比较完全的,彻底的,分布的,自治的框架。这不是某一个角度的去中心化,而是整体的一套无需许可 (permissionless) 的游戏解决方案。

但是后来的几年中,我也慢慢地意识到去中心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通过打个广告吹牛说自己去中心化,去中心化就真的能实现了。整个生态要是没到那个地步的话,去中心化还只是个幌子。目前大部分号称去中心化的链游中,开发者其实都是为所欲为的,跟传统游戏相比,要中心化得多。

为什么链游可能会比传统游戏更中心化?

顾露:传统游戏实际上是有很多环节的,除了研发以外,还有发行、渠道、运营等各个环节。举个例子,在传统游戏中,玩家如果有什么问题,比如充值失败了,打电话就会有专业的客服及时处理。然而现在这些链游,开发团队是最大也是唯一的中心,没有任何约束,出了问题连维权都找不到人,更不用说还可能会被各种灰色产业,利用来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所以我意识到,针对游戏的区块链解决方案不是想当然就能完成的,这就跟BSV的扩容一样,实际上是一个逐步的过程,其中涉及了软件、硬件、网络等各种复杂的情况,需要不断的去学习、调整、磨合、优化。所有参与的人要做大量的工作,来解决大量实际工程上的问题,这样区块的上限才能一步一步往上提高,最后才能达到相当于没有上限(无限扩容)的结果。

在区块链游戏的探索过程中,顾露受到了不少来自外界的质疑,这启发了他关于区块链游戏的重新思考。虽然区块链的世界中充斥着各种杂音,但这并没有动摇他对游戏理想的追求。SatoPlay团队也通过调整自己的战略定位,找到了更合适的方向。在下一集中,我们将进一步探寻聪游戏顾露和BSV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及BSV可以如何帮助重塑现有的区块链游戏生态。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