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露:BSV可以重塑区块链游戏生态

BSV自诞生以来,就受到了不少开发者的青睐。同样,顾露也选择了在比特币(BSV)上进行开发,并与其他项目合作共建区块链游戏生态。BSV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这还要从顾露与Craig Wright之间的默契开始说起。

听说Craig博士最早做比特币客户端的时候,里面也有一个扑克牌的游戏,小聪游戏是不是从博士的思路里获得了灵感?

顾露:鉴于Craig博士有博彩行业的背景,所以我猜他可能一开始就有这个想法,但当时的条件可能还不够成熟,于是索性就将其放到了比特币的客户端里。

去年12月,博士来了一趟北京。我问他对区块链游戏的看法,他说用BSV做游戏是非常合适的。后来考虑了之前说的那些因素,才逐渐形成了从开发区块链游戏,到开发一个平台,继而开发更多的游戏的路径,这样的路径是经过考虑后才逐步形成的。

全链游戏要达到去中心化的效果,实际上是需要时间的。我们不会保证立刻就达到这个目标,而是会花上两到三年的时间,持续地去积累和迭代,持续地往这个方向努力。

为什么会选择BSV,而不是基于其他公链做开发?

顾露:起初我是在2018年五月份从游戏行业的公司里出来的,那时还没有BSV这个名称。当时之所以选择在EOS上做开发,是因为EOS上所有的交易都是免费的,当时被这点所吸引,但是后来我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坑:虽然EOS没有交易成本,但是其他方面的成本高的吓人,运行游戏需要大量CPU和内存。

关键有成本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是个无底洞,开发者并不知道之后的交易到底需要需要多少EOS。今天可能需要一个EOS,明天就可能是十个,后天拥堵了,可能要一百个,EOS的这种模式对于产品来说是没办法持续的。在考虑了不同的公链之后,我发现BSV确实是比较靠谱的。在BSV面世之后,我们就非常看好BSV,并且一直在上面开发。

小聪平台在BSV生态中的独特之处是什么呢?

顾露:除了我们之外,其他在国内与BSV相关的项目,大部分都是面向企业和用户的,是比较传统的互联网软件和服务。而以游戏作为切入点,的确相对特别一点,尤其是游戏在Token,也就是虚拟资产这块儿是比较成熟的。当Token与传统行业的结合方面还有大量合规性问题要去摸索和试探时,游戏行业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多年的积累,比如说咱们10年前就能在QQ游戏大厅里用Q币买道具了,不需要再进行用户教育,所以游戏和BSV有天然的结合点。

你们有和其他的一些项目,或者是生态以外开展新合作吗?

顾露:有的,小聪游戏平台和打点钱包以及MoneyButton这样的服务都是直接集成的,如果你有打点账户或者MoneyButton的帐户,就可以直接登录小聪,然后直接用他们的钱包进行充值,这中间都是打通的。而且我们后面新出的游戏内的装备,也就是基于BSV上的NFT装备也会跟打点钱包合作,目前还在设想阶段,但是后续计划让打点钱包也可以显示,甚至是交易我们的NFT资产。

在开发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呢?

顾露:这个可能比较偏技术向了,我们用了一个开源库叫BitSV,它调用了一些第三方的API,所以不是很稳定,我们使用的时候经常报错,经常突然就不好使了。后来我们换成打点的小额支付API后就变得很稳定了。因为打点的API是已经在生产环境下得到验证的产品。再后来,我们换成了Mempool的矿工API,也就是Merchant API,这时费率也降下来了,一笔交易只要原来四分之一的手续费就能推到链上去。

这些是我从开发角度的一点经验,我更推荐国内的开发者选择国内的服务,因为方便大家沟通,也更稳定可靠一些。对于国内的开发者群体,大家应该互相交流技术,互帮互助,整体上也会提高得更快一些。

通过顾露的介绍,我们了解到更多BSV生态中的技术和产品。项目之间需要互相合作,开发者也需要更多的交流和共鸣。最近比特币协会即将举办一场Hackathon,顾露会带着他的新项目亮相吗?下集节目将为您带来SatoPlay的最新动态以及他参加Hackathon活动计划。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