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克拉维兹(Daniel Krawisz):一切正陷入比特币SV的黑洞

比特币复杂吗?白皮书非常简单。但比特币对这个世界所做的一切颇令人费解。问题有很多,但比特币不多。 

是时候请教行家了。CoinGeek的迈克尔·韦尔曼(Michael Wehrmann)有幸采访到了丹尼尔·克拉维兹(Daniel Krawisz)。

对于克拉维兹,最好的形容莫过于,他是“一个人的比特币智囊团”。在他的Streamanity和YouTube视频中,以及在Twetch和推特上,都分享了有关比特币的深刻见解,并结合了信息论、生物信号等方面的知识。此外克拉维兹还是中本聪研究所的创始人。 

你好,丹尼尔!通过推文“一切正陷入比特币SV的黑洞”,你想要表达什么?

丹尼尔·克拉维兹:感谢你的溢美之词。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先纠正一下你说的话。我不再是一个人的智囊团,因为我终于找到了可以与我并肩作战的好盟友,他们珍视我能做出的贡献。我的公司MatterPool是一个新的矿池。我失去了与我一起创办中本聪研究所的盟友,因为他们接受了核心思想。 

中本聪研究所不足以协调比特币。打造一个不能同时成为矿池的智囊团是错误的。如果我们必须运行一个矿池,那么就亟需保持网络的健康。如果当初建立的是一个中本聪研究所矿池,那么今天它就不致堕落了。如果我在2017年拥有一个矿池,我们就不会有小区块、隔离见证或重放攻击保护了。 

MatterPool将不允许比特币服务中断。我们提供的所有信息都将被用作杠杆,抬高算力的价格。只要我们的信息是好的,我们就能够承受更高的价格,因为我们知道,经济将因我们的信息而进步。 

在物理学方面,在量子电动力学中,随着能量的升高,电磁力比经典物理学的预期要弱。引力则相反。引力是协同作用力。在更高的能量下,它将变得比经典物理学的预期要强。这属于发展中的量子引力问题。微扰理论没能合并进来。引力协同作用产生的新效应在更高能量下显得越发重要。 

经济学也是如此。货币的使用使人们能够互惠互利,并走向专业化。随着更多的人使用货币,人们可以变得更加专业化,货币也变得更加有用。比特币经济的好处就像黑洞的引力一样。人们必须创造性地思考并运用有关如何互惠互利的新知识,才能成功获利。当人人都这样做时,好处就变得异常强大,没有人能够逃离它。比特币比其他形式的货币更有利。比特币人更擅长互惠互利。他们有更强的引力。 

在我的视频“仰望天空(Look Up At the Sky)”中,我说:“所有比特币人都被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所吸引,而这种力量就是爱。”当你拥有货币时,你就会投资给他人。如果他人受到伤害,那么这些货币就不那么有价值。我希望所有比特币人都过上更好的生活,并更具生产力。那将使我的比特币更有价值。所有比特币人都希望如此,如果他们明白自己的真正利益所在的话。货币的使用使人们想要爱护彼此。比特币是更好的货币。 

你提到,对于比特币人来说,获得更多比特币至关重要。这听起来很简单。为什么拥有更多比特币很重要?

丹尼尔·克拉维兹:货币是人类合作的一种形式,只有大规模使用货币才能发挥它的效力。逐利是人们合作的方式。这意味着他们努力赚取更多比特币,而赚取比特币的方式就是服务彼此。 

追逐利润的过程,就是价格变动,趋近于真实机会成本的过程。价格越优,浪费就越少。每一次获利,市场都会从中学习。通过损益系统,效率低下的活动将被效率更高的活动所取代。逐利比特币不同于逐利美元,因为同样的活动在美元中可能会带来利润,而在比特币中可能会招致亏损。当你在美元中逐利时,你在和其他美元逐利者合作。当你在比特币中逐利时,你在和其他比特币逐利者合作。  

除非人们将比特币视为货币,否则比特币就一无是处。如果比特币人并非总是想要获得更多比特币,那么他们就不是真正将比特币视为货币。所谓货币,就是你永远想要占有更多的东西。这并不意味着你理应甘冒风险,去获得更多的比特币。所有逐利行为都是冒险的。企业家在寻找他们比其他人更精于计算的有利风险。比特币人只有将比特币视为货币时,彼此间才能互惠互利。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黑洞,把其他所有人都吸引进来。 

让我们假设Metanet已在全球得到普及,一切都在链上,靠广告安身立命的互联网不复存在。我们将如何在这样的世界中导航,没有比特币的人要如何生存?

丹尼尔·克拉维兹:人类是一种社会动物。人类如果不成为社会的一份子,多半无法生存。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拥有金钱会使你成为社会的一份子。金钱是对其他人的投资。如果人们不能合作并组成一个社会,那么金钱就毫无价值。 

比特币是一种货币形式,与以往所有的货币形式不同,它能够将不可磨灭的记录关联到每一笔支付,而且这些记录将永远存在。没有人能够制造“忘怀洞”(memory hole,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小说《一九八四》中提到的一种可以任意篡改历史的工具——译者注)。“谁能控制过去就能控制未来。”在比特币中,过去是由规则而不是由任何人控制的。因此,比特币的未来受这一法则约束,至少如果乔治·奥威尔知道他在说什么的话。 

Metanet是一个特定协议的名称,我还不太熟悉这个协议,所以无法对它做出更具体的评价。 

在当今基于广告的互联网中,我们大家基本上都在用自己的时间支付。每一个有行动能力的人都能够利用上帝赋予他们生命的时间来支付,即使是传统金钱意义上的穷人也是如此。但在Metanet世界中,情况并非如此,因为我们不再直接用我们的时间支付,而是用我们的比特币支付。这难道不是一个残酷的世界吗?

丹尼尔·克拉维兹:生活不易。人类社会的要求很苛刻。每一种社会制度都是残酷的。但是,成为客户总比成为商品要好。在基于广告的社交网络下,用户就是商品。社交网络的社区必须这么做,才能够被广告主所接受。在基于广告的系统中,你付出的不止是时间。大众操纵已经成为基于广告的社交网络商业模式的一部分。社交网络社区如果被操纵,沦为广告主认可的工具,那么就无法服务于自己的社区。Twetch的初衷是为Twetch社区服务,因为那是它的客户。Twetch社区如果不被操纵,那么就可以更有效地服务于自己的社区。 

在比特币中,有所谓的利他主义吗?

丹尼尔·克拉维兹:我认为,所有表面上的利他主义只要可持续,就都是利己的。真正的利他主义无法存续。但是,人们有许多甘愿奉献的理由。金钱买不到朋友,但慈善可以赢得朋友。朋友胜过金钱。我认为这是一场利他主义竞赛。如果你相信利他主义确实存在,那么这其中就存在矛盾。在利他主义竞赛中,人们的个人利益与所有他人的利益保持一致。人们因造福社会而得到回报。没有人被要求参与利他主义竞赛,不管他们有多少钱。损益系统也协调所有个人利益,而利他主义竞赛不在此列。在这方面,比特币没有什么特别的。 

在你的一个视频中,你一直在谈论生物信号和比特币。请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想法。 

丹尼尔·克拉维兹:不利条件原理是生物学的基本概念。它的含义是,能够通过对抗渠道可靠传递的唯一信号,换言之就是发送者可以从欺骗中受益的唯一信号,就是表明机会成本的信号。如果信号的接收者看到发送者为了传递信息正在放弃其他某些东西,就可以合理地认为该信号值得接收。否则,对发送者而言,这将是一种浪费。 

这一原理在自然界中有许多应用,但最为明显的是在性选择方面。孔雀开屏就是典型的例子。扎哈维(Zahavi)在他的《不利条件原理》(The Handicap Principle)一书中描述了此类信号的许多示例,包括捕食者与猎物之间的信息传递,雄性与雄性之间以及雄性与雌性之间的信息传递。我在这里做了一个相关主题的视频:

在比特币中,很多人没有认识到算力的作用,并将其视为浪费或多余的东西。然而,算力对证明诚实是必要的,就像孔雀开屏的大小能准确反映它的整体健康状况一样。股权证明不起作用,因为它允许操纵者接管。工作量证明不大容易出现这种情况。比特币人需要彼此,但没有算力,他们就无从得知自己最需要的是谁,如果没有算力,他们就可能会上当受骗。 

比特币SV应该发出什么样的生物信号,它现在实际又在发出什么信号?

丹尼尔·克拉维兹:对于新人来说,最能吸引他们的不利条件,就是说服他们我们不需要他们。比特币人活得更加滋润,因为他们有更好的合作。如果有更多人加入进来,那么我们会活得更加滋润。最终我们想让每个人都加入进来,但是我们并不需要他们。  

我在推特上公开邀请你接受此次采访后,很快就有一位疑似BTC模因玩家的网络喷子跳出来,说你是“背叛者”。这是为什么,这类人发出了什么样的生物信号?

丹尼尔·克拉维兹:比特币为人服务,而不是人为比特币服务。BTC不为我服务,也不为任何人服务。因此,我离开了它。BTC是一个需要忠诚度的社区。货币必须忠于我,但我不必忠于货币。在一个人忠于货币,而不是货币忠于人的社区中,没有人追逐利润。逐利者忠于他们自己。他们之所以选择自己的货币,是因为其他人从中受益。而在BTC中,没有人受益。 

早期我为中本聪研究所撰写文章时,我在BTC界颇受欢迎。后来我才知道,整个社区并不是真正渴求我的知识,他们只是想利用我来助长货币的声势。当我说BTC变得一无是处时,他们再也不想听,也不想把我作为学者看待。每个人都只想尽可能地忽视我。是BTC背叛了我。 

幸运的是,通过阅读《堂吉诃德》和《巨人传》等作品,我的讽刺技巧相当熟练。讽刺手法可以专门用来对付思想控制。讽刺中所蕴含的信息无法被压制。讽刺始于愚蠢。任何试图压制讽刺的人看起来都很愚蠢。如果他们试图解释为什么愚蠢的表面下其实隐含着危险的思想,那么就必须解释讽刺的真正内涵,而这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为此我专门制作了题为“Bitcoin Stuff”的系列视频,来传递如何超越思想控制的信息。 

我想请你批评一下比特币SV。从技术或经济角度讲,比特币SV可能存在什么问题,比特币SV的支持者“社区”存在什么问题?

丹尼尔·克拉维兹:事实上,你的问题恰好证明了比特币SV(BSV)社区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健康得多。成功源自于无数次地预想失败。话虽这么说,我所知道的任何错误都是我获得更多比特币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不想苛责太多。如果其他人不能率先做出改进,我们MatterPool将当仁不让。 

现在,我看到BSV社区的最大问题是劳动力严重短缺。目前BSV的经济体量还很小,很难找到一些需要的技能。我希望我认识的人能够学习编程。尝试一下也无妨! 

我还会提出其他批评,但我要重申,BSV现在的一切都远好于过去。我不喜欢BSV社区注重业务胜过投资策略。对我来说,比特币是一个复杂的合作策略游戏,大多数人不了解如何玩转它。我一直觉得策略是最重要的话题,但几乎没人愿意谈论它。谈论业务比谈论持币(hodl)、登月(moon)、兰博(lambo)要好得多,而且与其让BSV圈的人明白比特币只有作为一个资本系统才具有意义,还不如谈论业务。但对我而言,业务只是整体战略的一部分。 

投资需要你全面审视自己的生活。拥有一份工作固然重要,但是如果为此而失去了闲暇时间,那又何乐之有呢?投资涉及到一些重大问题,比如,你更想工作,还是娱乐?你更想要现金,还是股票?我把MatterPool视作我对比特币投资的延伸。它是一个可以用来改善比特币经济,从而使比特币增值的工具。我做这个工具,并不是为了这个工具本身。 

谈到批评比特币SV以及相关的批评者时,就不得不谈投机。在BTC等其他数字资产“阵营”中,价格投机不是一个主题,而是全部主题。在比特币SV领域,谈论比特币SV未来可以如何挂钩美元似乎是一个大忌,甚至连想都不能想。我的理解是,比特币SV的支持者们试图与BTC的月亮兰博赌徒划清界限,但是投机与资产交织在一起不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吗?

丹尼尔·克拉维兹:投机本质上并没有错。投机不过是赌未来。对我来说,问题不在于投机,而在于犯错。如果你赌对了,那么投机就是好的。在BTC社区,人人都活在幻想中。他们关于BTC主宰未来的想法永远都不可能实现。BTC没有经济。如果你不能对真实世界做出正确预判,那么投机成功就是天方夜谭。活在幻想中是非常危险的。 

经济不可能只建立在投机的基础上。这群人认为自己很了不起,但是什么都不做。比特币人需要创造一种经济才能成功。投机适合那些相信自己对未来经济的把握有过人之处的人。而在BTC社区,人们自欺欺人,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未来上,而且在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之前,宁可把所有人都拖进贫困的泥潭中。 

投机在市场上扮演什么角色?让投机者参与进来在总体上对比特币SV的发展有多重要?

丹尼尔·克拉维兹:资本市场是预测未来的竞技场。市场是一个将个体知识升级为集体知识的系统。那些成功运用自己的知识差(只有他们知道,别人都不知道)的人会变得更加富有,同时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市场。市场是汇总所有知识差的不可或缺的一环。 

投机是一种为纯想象买单的活动。对于任何一个聪明到只靠想象就能生活滋润的人,我表示由衷的祝贺。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一点。经济需要想象,但不能只建立在想象的基础上。此外,市场永远在变得更加聪明。它是抗感应的。那些相信自己可以依靠当日交易赚钱的人认为自己永远比市场聪明,那是不现实的。只要时间拉得足够长,那么就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更为现实的想法是,你需要一份工作来可靠地赚取薪水,而投机不是一个可靠的收入来源,它更像是一笔横财,只有在非比寻常的情况下才能赚到。市场通常比你知道得多,但偶有例外。当你比市场知道得多时,就可以把你所知道的传授给市场,从中大赚一笔。投机是你教育市场的方式。 

BTC/BCH分离以及后来的BCH/BSV分裂发生时,你是极少数指出对投机者而言,保留所有分叉货币才是明智之举的人之一。这个想法今天依然适用吗?或者,你对持有比特币SVBTCBCH有没有什么其他看法?

丹尼尔·克拉维兹:比特币是一个复杂的策略游戏。2017-2018年间,系统中充斥着大量的选择,导致了糟糕的结果。对每个人来说那都是一段危险时期。不分裂旧UTXO的立场,适用于原始比特币,尽管它现在已经分崩离析。子货币想要赢得我的青睐,就必须为我服务。 

我在视频中曾经说过,一条区块链应该像一名角斗士,战胜并杀死其余所有的区块链。如果比特币真正采用拜占庭容错机制,那么就必须这么做。所有诚实节点都将达成统一协议,它们将在同一条链中找到彼此,并摧毁所有其余的、包含叛徒的区块链。我不知道这条链会是哪一条。我可以看到的是,很多人都在争先恐后地选边站队,而且我还看到,两边都使出了一些小伎俩。我相信分裂货币的机会最终会出现,只不过当时我还没有看到。 

投资不像投票。即使多数人购买一种货币而不是另一种,他们也不会自动取胜。如果这种货币失灵,他们都将沦为输家。投资是对未来的预测。在投票中,你选择你希望会获胜的一方。而在投资中,你要选择真正会获胜的那一方。我不会基于意识形态做出决定。在我看来,小区块、高费用的货币不可能胜出,但是当时我认为,BTC玩家可能会正视错误,并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 

从那之后,所有诚实玩家都聚集到了BSV中。我认为,其他所有人做的事情,都无法和BSV相提并论。我迫切希望看到其他货币被淘汰,特别是BTC和BCH。 

你如何看待2018年的算力大战,现在回过头来你对它有何看法?

丹尼尔·克拉维兹:在这场大战开始前,我以为罗杰·维尔(Roger Ver)会放弃并认输。以他的处境想要获胜是不可能的,遗憾的是他看不到这一点。他对自己的情况考虑不周,意识不到这一点。通过租赁算力无法赢得算力大战。罗杰·维尔租赁的哈希算力以及那些租给他的矿工们原本可以利用这笔钱来建设他们想要的任何Hash256货币的基础设施,但他们用这笔钱投资了BSV生态系统。罗杰·维尔倾其所有来制造自己有实力的假象,但实际上却毫无实力可言。这是行不通的。想要获胜,就必须拿出真正的实力。实力是生产能力。算力只是实力的展现,而不是真正的实力。如果你没有实力却妄想展示实力,那么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浪费精力而已。BCH就是这种情况。 

在伦敦举行的CoinGeek会议上,著名经济学家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问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为什么要限制比特币的供给。可以肯定的是,乔治·吉尔德明白稀缺性理论,但是你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丹尼尔·克拉维兹:通货膨胀不符合拜占庭容错机制,因为它无论何时发生,都会有人不劳而获,而且能够攫取经济的果实而不对经济做出贡献。我们必须相信,这个人不是寄生虫,并且将会利用这一权力造福经济,而不是白白占便宜。如果我们接受通货膨胀可以合法这个观念——虽然我自己并不接受——那么通常就无法分辨通货膨胀的合法受益者和寄生虫之间的区别。制造通胀的权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人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获得它。所以我们大家最好各自决定谁应该得到货币,并从自己个人的供给中进行分发,而不是允许某个人攫取整体经济的果实。 

除了已知的稀缺性理论外,请帮助我们理解这一点。例如,黄金在市场的驱动下供应过剩,因此黄金的供应是反作用于需求的。但比特币的供应不是这样。这难道不是问题吗?

丹尼尔·克拉维兹:不是,定量供应才是上策。最好是让价格反作用于需求,而不是让供给反作用于需求。价格是沟通机制,这种沟通使得每个人都能协调行动,而增加供给不会。增加货币供给永远是在惩罚储蓄者。黄金可以用作货币,仅仅是因为增加黄金供应量的成本非常高,因此不会对储蓄者造成太大的惩罚。拥有存款的人实际上是投资于整体经济的长期未来。储蓄可以让你有备无患。我们应该寄望于全社会的人都这样做。一个定量供给货币的社会将会非常注重未来。这意味着它将变得富有。只要人们稍微思考一下未来,就会做出这种选择。 

你曾经多次提到“比特币的中心”。那是什么?如何到达比特币的中心?

丹尼尔·克拉维兹:给定节点的网络中心性是指任何其他两个节点之间通过它的短路径的存在程度。通过成为最中间人,你可以找到网络的中心。通过与其他所有人建立联系,你可以成为中间人。同时我也认为意识源自于大脑神经元之间发生的中心性竞争。 

最后一个问题。什么是“比特币皇帝”(Emperor of Bitcoin),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是谁?

丹尼尔·克拉维兹:比特币皇帝是我在自己的YouTube节目中扮演的一个角色。比特币皇帝是个疯子,他相信通过他的YouTube频道,可以控制比特币世界里发生的一切。 

比特币皇帝的灵感来自《堂吉诃德》。堂吉诃德相信自己是一位骑士,然而在大多数世人的眼中,他不过是个流浪汉。 

堂吉诃德与其他世人的唯一区别在于,堂吉诃德是唯一一个笃信自己幻想的人。而其他人都生活在谁是骑士的共同幻想之中。没有什么客观条件能使人成为骑士,只不过有一个关于社会地位的共同约定而已。 

堂吉诃德在他的冒险历程中遇到了许多疯子,但和他不同的是,他们都为社会所接受。他们的疯狂是共同的疯狂,所以每个人的表现就如同常人。后来,一些有钱人喜欢上了他的幻想,并且为了找乐子决定接受这些妄想。于是桑丘·潘萨(Sancho Panza)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座岛上的总督。 

《堂吉诃德》是一部讽刺作品。讽刺流派是思想控制蛮横时期的产物。讽刺从愚蠢的模仿开始。从表面上看,《堂吉诃德》似乎是一个取笑傻瓜的荒诞故事。对大多数人来说,它表面上看起来就是这样。只有深入思考之后,你才会意识到,里面揭示了一些深刻的东西。试图压制讽刺的人,会引发出许多关于它为何如此危险的疑问。而思想控制者最不愿做的一件事就是解释,那样只会传播信息。 

我的YouTube首秀是在比特币世界的思想控制时期完成的。我的节目旨在团结所有思想尚未受到控制的人们。通过思想控制,会传递出一些讯息。BTC核心傻瓜们想方设法地要加入它或反驳它,这都只会使它变得更受欢迎。 

塞万提斯在监狱中开始创作《堂吉诃德》。他的书是对政治权力的终极反抗。书中写道,他——塞万提斯——比国王还要强大。他能够影响思想,而国王仍然被禁锢在共同幻觉中。他是对的。500年后的今天,塞万提斯的地位超过了与他同时期的政治人物。最终,思想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果你发疯的时间足够长,其他人就会接纳你的疯狂,这种疯狂就将上升为共同幻觉。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10]
[10]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on' + event]
['on' + event]
[?&]
[?&]
[^&#]
[^&#]
[(d+)]
[(d+)]
[i]
[i]
[results[1]]
[results[1]]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10]
[10]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on' + event]
['on' + event]
[?&]
[?&]
[^&#]
[^&#]
[(d+)]
[(d+)]
[i]
[i]
[results[1]]
[results[1]]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