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ig Wright:拟人化和人格化的问题

Craig Wright博士在他最新的博客文章《拟人化与人格化的问题》(The Problem with Anthropomorphism and Personification)中,对比特币白皮书中有关投票的段落进行了阐释。

Wright博士表示,“我在比特币白皮书中使用了三次投票这个词。”“我用拟人化的概念来解释工作量证明的概念。”然而,Wright博士继续解释说,尽管他在白皮书中将节点拟人化,说它们有投票的能力,但他并不是说节点的投票方式与人们的投票方式相同。

“…计算机系统或节点被视为是有代理能力的。“他们”这个词的使用把节点拟人化,将节点视为人——它有能力做出独立的决策。事实则更加微妙。”

区块链与民主投票无关

Wright博士继续解释了为什么如果节点可以像人们那样投票,这将是无益的。

“如果您思考一下比特币白皮书中解释的系统,并考虑一下什么会造就一个优秀的民主体系,您就会开始明白,比特币并不像一些人声称的那样,是关于金融民主化与社会去中心化的。在民主社会中,您想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根据每个节点对其的投资水平进行投票……重要的是,如果您把社会控制权和权力交给比特币系统的运作者,您就不会把控制权和权力都交给人民,而是把控制权和权力从人民手中夺走,交给少数富裕的投资者……节点投票是财阀统治的一种形式。让系统保持诚实度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遵守规则,要么成为进攻者。”

考虑到这一点,显而易见的是,权益证明(PoS)共识模型有多个漏洞。

Wright博士表示:“一些替代性的区块链结构,例如权益证明的形式,实际上是基于相当于无记名股票的技术方案。”在诸如无记名股票或权益证明之类的系统中,很容易混淆节点运作者的身份。通过持有多种股份或权益,进攻者可以将他们的操作分散到多个虚拟操作者中,这样一来,操作者就可以假装自己是一个替代性系统,或者假装自己是由多个实体组成的。”

在权益证明体系中,节点拥有的投票权与人们在民主国家投票时拥有的投票权,有更多的相似之处。也就是说,个人在网络上投入的资本越多,他们在网络上做出决策时就有越多的投票权。不幸的是,这很容易导致相互勾结和胁迫的结果。

但是有了工作量证明体系,尤其是比特币的工作证明体系,一个节点只能以两种方式中的一种进行投票,诚实或者不诚实;而且,诚实投票对节点有利,因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运作者将没收他们在节点上投入的资本。”

通过仅赋予节点运作者投票表决是否遵循网络不变规则的能力,就可以达成共识,同时这几乎不可能操纵网络。反对让节点操作者投票表决网络未来的共识模型,包括其治理模式,因为这可能会产生编排后的结果。

为了更多地了解Wright博士在比特币白皮书中所写到的“工作证明量本质上是一个CPU一票”是什么意思,其中权益证明共识具有恶意攻击的向量,以及为什么不稳定的共识模型在投票时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您可以在CraigWright.net阅读Wright博士的完整博客文章,《拟人化和人格化的问题》

另请参阅:Craig Wright博士在CoinGeek直播中的演讲,从互联网到比特币:推进世界技术基础设施发展的数字账本。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