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格·怀特(Craig Wright)对币安智能链不太满意,原因如下

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批评了新的币安智能链平台,称其“在各方面来看都没有实现去中心化,”,并“旨在混淆监管者。”这样全新区块链项目,旨在作为一个与以太坊竞争的智能合同平台,在4月发布了其白皮书。

币安智能链(BSC)是一个独立但链接到币安链的区块链。币安链于2019年2月推出,部分设计用于运行币安DEX,一个数字资产的“区中心交易所”。根据最初的公告,DEX将提供一个用户友好的界面,供用户交换资产,同时保持对其资金的控制,用户无需提供身份证明,或是电邮地址。

另一方面,BSC 是为了应对“智能合约”所需的较重的数据处理负载而构建的。它具有一个共识算法,结合了委托股权证明(DPoS)和授权证明 (PoA)——币安币(BNB)持有者将在每24小时使用授权币“投选”出21个可信的“验证器”来确认交易区块。根据币安的BSC白皮书,这将允许区块验证时间为5秒,有效防止潜在的“恶意验证器”的攻击。

白皮书明确指出,币安智能链有意作为以太坊的竞争对手,多次提及以太坊兼容性“以利用相对成熟的应用程序和社区”,并提到BNB(作为“并行”币安链和新的BSC的原生代币)将用作部署智能合约的“燃料”。

克雷格·怀特博士:它不是去中心化”

克雷格·怀特博士同时指责币安和其新平台,称这个平台无法在根本层面上兑现自己的承诺。

“不管他们以何种方式称之,不是去中心化实际上币安系统的所有者和掌控者,而它在多服务器中运行的事实意味着它分布式而非去中心化。事实上,根本不存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你把钱汇到交易所,他们拥有保管或控制。这只是旨在混淆监管者。

“他们的白皮书只是汇集了大量的术语。这根本和创建技术解决方案无关。这只是纯粹为了拉高价格。”

“智能合约的本质本身就是一个空梦。虽然有自动支付系统,但这代码的现实是一个法律观念,一个人们利用来欺骗他人,使其对可能的未来抱有虚假的信念。

再次重申,代码不是法律

此外,怀特博士在之前对股权证明(PoS)经济模式的批评进一步补充并重申,根据币安声称的“金钱自由”原则,这既不是一个新想法,在法律上也不可行

它只是由证券持有人控制,这与数据库上的共享没有什么不同。他们试图宣扬这一概念,即它更加民主,但股权证明绝民主。持有的个人不单独投票,而是在没有任何监管情况下,在结构投票。更糟糕的是,它是一种股份制结构,公司章程将不获公布

 他指出,哥伦比亚大学的吴修铭(Timothy Wu)2003年发布的一篇论文中指出,“代码就是法律”模式的局限性,指出该系统仍然需遵循人类法律,计算机代码是政治/法律程序的拙劣替代品。

怀特博士和币安之间绝对没有所谓的交情(该交易所于2019年4月将比特币SV除名,据称是为了报复怀特对著名数字资产社区成员的诽谤诉讼)。但他接着详细阐述了该公司的新合约平台不可行、对主流流程无吸引力的原因。

对于BSV是个好消息,这是唯一可扩且完全合规的区块链平台

有很多理由认为币安的新智能合约平台对BSV来说,是获看好的信号,尽管最初看起来它是一个品牌竞争对手。

首先,这是一个迹象,显示对以太坊的信心正在减弱。自2014年“智能合约”这一说法首次出现以来,该平台的名称几乎已成为“智能合约”的代名词。然而,它遇到了流氓代码(DAO)、速度和可扩容性(CryptoKities,数个 ICO)等各种问题,以及充满变数的计划更改其基本协议(这可能破坏其经济模型)。

在以太坊上进行构建的许多项目负责人已经明确表示,随着该网络将在今年某个时候启动前所未有的(仍在激烈讨论中)从工作量证明迁移到股权证明,他们计划将项目设置到其他平台。这将彻底推翻以坊目前的工作量证明经济模式,这种模式支付交易处理商,以回报他们的努力和投资。

不过,币安品牌可能无法自动吸引主流金融或企业,而且可能也不会获得政府支持。怀特博士过去曾指控币安是“洗钱服务机构”和“犯罪影子银行设施”。

BSV确实能吸引企业、政府和相似层用户。如果以太坊看起来摇摇欲坠,而币安是其项目最接近的替代归宿,BSV的价值主张看起来更健康。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