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创始人Craig Wright的陪审团裁决使W&K公司的所有权纠纷成为焦点

比特币创始人Craig Wright的陪审团裁决使W&K公司的所有权纠纷成为焦点

期待已久的比特币创始人Craig Wright在迈阿密的审判正在拨云见日。Craig Wright可能会损失一大笔财产且对他的毕生工作造成损害。作为Kleiman诉Wright案的被告,Craig Wright可以声称任何成功的辩护都是以胜利结束的。

原告方确实在一项相对较小的罪名上“赢了”。但他们即使是在这条罪名上的微小胜利也可能将不复存在。下方有更多关于本次案件的内容。

Wright博士和他的核心团队曾在公开场合自信满满地表示他们会大获全胜,但对其他观察这场审判的人来说,这场胜利超出了他们的预期。他们担心,对于由普通人组成的陪审团来说,这些证据可能太过复杂难懂,或者这些证据可能会导致陪审团们根据亲和力和个人情感来判案,这种情况会给审判结果带来潜在的危险。陷入僵局的陪审团可能会做出妥协,在不过分偏向一方的情况下分配资金,从而得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结果,任何一方都无法利用这一结果来实现公关价值。

最终,陪审团赞成Wright博士和他的朋友——已故的Dave Kleiman之间不存在合伙关系。他们做出的所有指控都对原告不利,因此既没有判给原告补偿性损害赔偿,也没有判给原告惩罚性损害赔偿。这是这次审判内容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且涉及Dave Kleiman的遗产这些人(即代表Ira Kleiman和其他数不清的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人)什么也得不到。

为什么原告方声称自己胜诉了?

由律师Vel Freedman领导的原告一方及其支持者试图将自己的损失粉饰成某种胜利。至少,他们已经试图暗示大众:陪审团做出对Wright博士不利的一项指控是他们的胜利——Wright博士被指控不当地从W&K Info Defense Research有限责任公司那里“转移”资产。

即使这件事现在得到了解决(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判决结果,即1亿美元的赔偿金属于W&K公司而不是Dave Kleiman的遗产,可能不是原告方想要得到的最大胜利的结果。被告方过去提出的和解金额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但都被原告拒绝了。原告要方求得到数十亿美元,也可能是数千亿美元的赔偿金,并且希望能够完全败坏Wright博士的声誉。

Wright博士需支付1亿美元给W&K公司并不是判决的结果。对于一个声称拥有100多万比特币财富的人来说,这不仅是一笔小数目,甚至这都没有被判进Kleiman的遗产当中。此外,Wright博士的声誉依然完好无损,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的声誉反而得到了巩固,因为一个公正且不持有比特币的评审团认为,他作为比特币创始人即中本聪的证词是可信的。

这对反对Craig Wright的大军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如果达成和解,原告将得到一大笔保证金,可能还有一些知识产权。原告通过陪审团的判决否认Wright博士的说法并使他的说法无法得到证实。相反地,Ira的阵营在法庭审判上孤注一掷,结果却输掉了。

社交媒体试图对这样一个灾难性的结果进行炒作,这看起来既铤而走险又不专业,这种行为只会表明原告正艰难地接受他们的失败,并极尽所能地对被告方进行猛烈抨击。

到最后,即使是微小且言过其实的“胜利”也可能无关紧要。

关于W&K公司的奇怪而又悬而未决的问题

使情况更糟糕的是谁拥有W&K公司以及谁有权代表该公司行事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有待澄清,因为它进一步缓和了原告虚假的热情,并让人们严重怀疑——如果确实有人会得到陪审团裁决的1亿美元的一部分,那么他会是谁呢。

这很让人困惑,因为W&K Info Defense Research公司在本案中被列为原告。Ira Kleiman以他已故哥哥的名义替W&K公司行事,因此W&K公司是Freedman的客户。

陪审团发现Wright博士于几年前在澳大利亚不正当地“侵占”了W&K公司的资产,因此判给了这个公司1亿美元。然而,有争议的是,Ira Kleiman是否有权代表W&K公司,并代表该公司聘请律师提起法律诉讼。如果他没有资格,那Ira Kleiman就是行为不当,他就不能提起W&K公司的这部分诉讼,陪审团在这方面的裁决也就无效了。

Wright博士的前妻Lynn Wright于2020年7月根据佛罗里达州的遗嘱检验法提交了一份请愿书,在其中她称Ira Kleiman无权代表W&K Info Defense Research公司行事。W&K公司成立于2011年,股东分别为Lynn Wright、Dave Kleiman和Craig Wright。庭审证词显示,作为离婚协议的一部分,Craig Wright在2011年将他持有的那部分公司股份转到了他妻子的名下。这将使她成为W&K公司唯一在世的控股人。

个人资产和公司股份分配也许是可继承的,但公司高管的职位是不可继承的,所以Dave的死将结束他(和他的遗产)参与经营公司与管理决策方面的事务的权利。

但等等,还有更多的内容:Lynn Wright甚至可能会对Ira Kleiman提出进一步的赔偿要求。如果(如证词所示)他真的删除了包含W&K公司资产的硬盘,他可能会面临另一场诉讼,在那场诉讼中Lynn Wright是原告,Ira Kleiman是被告。Ira已经因为损害Tulip Trust公司的财产而被这家公司的受托人Ramona Ang起诉了,损害财产这件事他在为Kleiman诉Wright案提供的证词中承认了。对Ira Kleiman在每个诉讼中的任何一项判决都意味着他不仅将押下的全部身家输掉了,而且还意味着他最终输掉的可能比这些还多。

任何Lynn Wright对Ira Kleiman的潜在的诉讼都将是完全不同的案件。首先,法院将决定他代表W&K公司来起诉Craig Wright博士的案件是否有效。由于Kleiman诉Wright的案子已经结束了,Lynn诉Ira Kleiman案应该马上就会有新的进展。

在理想情况下,这件事本可以阻止Ira Kleiman案件中W&K公司这部分案件的产生,并为各方节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但由于Lynn Wright的请愿书(相对)来得比较晚,法院在2020年12月裁定推迟对其判决,直到Kleiman诉Wright案的主要部分得到解决。当时,Kleiman诉Wright案预计的日期将远早于2021年11月。

案子的主要部分现在已经结束了。虽然Wright博士和Dave Kleiman之间的财产纠纷已经解决,但双方现在必须回到W&K Info Defense Research公司的这一部分上来并决一雌雄。这一次,Ira Kleiman和他的团队没有什么优势。

就像威力狼(Wile E. Coyote)在《跑路者》中的悲惨命运,最后以失败告终一样,Kleiman诉Wright案的原告可能会发现自己不仅输掉了这场战斗,而且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跳下悬崖并正在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但法律不是动画片,Kleiman不会拥有无限的机会。

请您于Kleiman诉Wright案的YouTube播放列表中查看所有的CoinGeek特别报道。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
[?&]
[^&#]
[^&#]
[(d+)]
[(d+)]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