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分形诚信的破坏性影响

本文是 Yours.org 网站上来自 Vemund Skygazer 的嘉宾投稿。如果您想要投稿,请联系 Bill Beatty 了解详细的提交信息。谢谢。

长期以来,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因其在交易所触达的价格而在主流媒体和另类媒体中受到广泛关注。由于现代媒体商业模式的性质,这可能是相关的。该模式严重依赖于“超级震撼”的报道以及引发消费者反响的主题,因为这些机构依赖于来自受众的点击和浏览,企图为广告商赢取更多点击率和浏览量。这是一个问题,因为这会刺激媒体争相第一时间报道最具争议或最易产生点击/浏览量的新闻,而非刨根问底,也不顾新闻的真实性。因此,那些阅读新闻而未必了解真相的消费者,会从表面价值来看待新闻,相信报道多少有些准确;即使各种民调显示媒体的受信任度有所下降,但盖洛普的这项研究实际上表明,2017 年和 2018 年美国民众对媒体的信任度有所恢复。同样的原则在社交媒体中也适用。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商业模式都是激励他们以用户参与的方式构建应用程序,这种方式会向 Twitter/Facebook 提供关于用户行为的更有价值的元数据,而他们可以将这些元数据出售给其他公司。换言之,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利益在于向你推送新闻,推送能让你持续在其平台上互动的新闻和报道,而不是准确地告诉你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真相。最终,这意味着,善于获得人们关注的个人或机构未必在为他人提供教育,而是获得了粉丝、关注和推广。

the-disruptive-effect-of-bitcoins-fractal-honesty2

那么,这与比特币有什么关系,以及什么是“加密货币空间”?

如果我们观察在知名媒体机构关于加密货币的报道中以及社交媒体上涉及比特币的对话,可以说(尽管是基于轶事证据),大部分对话都围绕着与传统法币有关的价格、交易所和相关名人展开。这些名人在 Twitter 上发表着关于比特币将如何彻底改变经济的准哲学性陈述。建议您在谷歌上搜索“比特币”,点击“新闻”类别。显然,几乎在任何特定时间内,价格绝对是关于该主题报道最多的。回到媒体基于注意力的商业模式,我们可以评估关于价格的报告是以建设性的方式教育人们为主题,还是以最有效地吸引读者注意力,进而产生广告收入以及为某些平台产生用户行为为主题。

the-disruptive-effect-of-bitcoins-fractal-honesty3

为了确定这种报道属于哪一类,我们先简单讨论一下资产的价格告诉我们的信息。比特币等资产的价格与实际产品的价格之间存在的主要区别是,一个产品的价格是制造商成本+利润之间仔细构建的等式,市场决定了所设的价格是否反映出向产品的买家提供的价值。制造商的利润始终受市场的支配。这决定了生产商能否在市场上存活。非常简单地来看,如果一个生产商不能实现产品售价超过生产成本,就无法长期维持业务。

亚当·斯密说:“任何特定商品的市场价格,都受到实际运送到市场的数量与愿意支付它的自然价格的人的需求量,或愿意支付它出售前所需支付的地租、劳动工资和利润的全部价值之间的比例的支配。”

the-disruptive-effect-of-bitcoins-fractal-honesty4

就比特币而言,没有与传统产品制造相同的产品和生产成本。相反,比特币是一种经济工具,可被认为具有商品货币的属性:可以以多种方式使用,按其设计,可以用于符合成本效益的结算、追溯、数据存储等等。但是,工具的价格至少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其效用。换言之,没有效用的比特币,就像是在没有钉子和木板的世界中的锤子。不过,由于比特币在技术和经济上的复杂性,许多人忽视了对其效用的彻底调查,没有对其价格应当是多少做出富有逻辑性的结论,而是默认了媒体渠道和社交媒体中具有影响力的人关于比特币性质的说法。因此,可以认为其价格无法准确反映其效用,而是受到很大心理因素的影响,因此可能极不准确。这可以被归类为经济学上“群体狂热”的一个例子,在整个历史中,即在 20 世纪初和 20 世纪 90 年代的互联网泡沫中都有许多类似的情况。回到锤子的例子,如果人们不知道锤子能做什么,而是接受了其他人的想法,即“这个工具可能会让你飞起来,让你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穿越世界!”显然,这将导致该工具的价格被歪曲,脱离其效用。

比特币恐惧

比特币的发明者清楚地知道比特币要解决的问题。比特币能让个人拥有更强大的财务主权,帮助企业实现快速、划算的国际转账和结算,还让互联网上的信息能被准确定价,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前文讨论的基于广告收入的商业模式等等。合理的假设是,利用这些新功能符合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能提高他们的财务效率和主权,改善经济效率,提升互联网信息质量。公共的、不可更改的分类账也意味着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将始终留下证据线索,这有助于执法部门打击严重犯罪,以及防止政府和私营部门中的金融欺诈。

也许毫不奇怪的是,目前比特币着手解决的问题,正是阻止比特币发挥真正潜力的严密机制。

1.比特币可能会破坏现代媒体以及社交媒体平台基于广告收入的商业模式。

由于现代媒体的商业模式,关于比特币效用的信息已经淹没在无穷尽的价格讨论、社交媒体上的引战和不相干的小题大做中,这些并非建设性地向用户提供信息,而只是保持用户的参与度。在 Twitter 上,散播无用信息没有成本,因此它一直被用来影响谈话,引导将关注点放在价格和人际的戏剧性事件上,而不是效用上。如果有一个互联网,用户需要对想要访问的每一比特数据付款,而不是自愿地将自己的用户行为数据免费提供给那些出售这些信息来牟利的公司,这会对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最受欢迎的平台构成挑战。

2.比特币会破坏结算银行和交易所等第三方中介机构的作用。

某些交易所已成为任何一个用户获得比特币的实际看门人,因此变得非常富有,具有极大的影响力。许多交易所都想利用心理炒作和错失恐惧症来保持高交易量,其中每一层交易所都占有一定比例。如果比特币的真正潜力得以实现,比特币将能凭借这项技术进入市场,基本上不需要我们今天所知的交易所的角色。还需强调的是,交易所正在利用第 1 点所述的机制,通过心理操纵,利用受控媒体渠道和社交媒体来加强其地位。币安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交易平台在社交媒体公关上投入了巨资。

the-disruptive-effect-of-bitcoins-fractal-honesty5

3.比特币具有可追溯性,使得犯罪和腐败实体更难逃脱欺诈、诈骗和其他非法操作。

与流行的观点相反,比特币不是匿名的,而是私有的。这有利于诚实的行为者,他们希望更容易地准确报税,并了解政府如何使用这些税款。匿名有利于犯罪行为人、腐败的政府和骗子,他们希望有办法来逃避剥削他人的后果。因此,这些行为者让许多人相信比特币不允许匿名,因此存在缺陷,还试图将对话从比特币的真正效用转向另一个扭曲版本,即比特币支持腐败和非法操作。

在分析的最后,有必要思考一下这三种机制作为一个相互关联的生态系统共同发挥作用的可能性。这一生态系统目前正被利用,其中有实际的犯罪行为人、确切无疑的骗子,他们在腐败的、不受管制的交易所的帮助下,进行无用的初始代币发行,在法律之外运作,与受雇的交易人和社交媒体红人一起利用社交媒体构建虚假叙事来加强社会共识,利用有偿社交媒体账号进行网络引战、诽谤和价格操纵。通过这些机制,他们可以进行刷单,为犯罪组织洗钱,以及实行拉高出货的计谋。他们害怕比特币,因为比特币会使社会各层中不诚实的行为者更难行动。如果互联网上的信息被定价,撒谎和虚假赞同(点赞)就更难撇清。如果交易所在未来经济中的作用不那么重要,拉高出货的计谋将不会那么普遍。最后,如果所有交易都发生在不可改变的公共分类账(即比特币网络)上,犯罪行为就更难逃脱。比特币使不诚实的行为在经济上变得不可行,正如采矿方面的情况一样,不诚实的行为者会像老鼠害怕虎视眈眈的猫一样害怕这样的系统,因此将会促进分形诚信。

中本聪设想的比特币

 现有的 Visa 信用卡网络每天处理全球约 1500 万笔网购。比特币现在就能扩容到远远超过它,而且只需要现有的硬件和他们成本的零头。比特币永远不会有真正的扩容上限。”——中本聪(2009 年 4 月)

因此,那些强调价格重要性(甚至在解决效用因素之前)的人,正在误导人们,损害人们,实质上让人们始终陷在比特币准备打破的旧系统中。显然,他们这样做存在经济上的激励。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市场参与者使用比特币,比特币的效用也在增加。如果我们可以将比特币的价值定义为效用或“解决重要问题的能力”,那么比特币的价值就等价于其效用。对于比特币的残缺版本(如 BTC),必须批判性地评估其价格是否反映了价值。同样,由于 ABC 的版本鼓励将匿名性构建到不断变化的协议中,我们必须考虑在启用时如何从法律的角度来处理该问题,以及这将如何影响其对消费者和企业的吸引力。

比特币 SV 是原始比特币,它遵循了原始白皮书,该白皮书旨在大规模扩容,并符合世界各地的法律。比特币 SV 解决了当今世界所面临的一系列重要问题,现在是时候对我们所看到的有关这一主题的信息保持警惕了。当我们看到某些企业和个人有任何激励措施时,显然有一些行为者正在从具体问题中获益。比特币是为解决问题而设计的,而他们正在竭尽所能阻止比特币原始协议在世界范围内的应用。

本文最初发布在 Yours.org 网站上,经允许后重新发布。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

[10]
[10]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on' + event]
['on' + event]
[?&]
[?&]
[^&#]
[^&#]
[(d+)]
[(d+)]
[i]
[i]
[results[1]]
[results[1]]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
[10]
[10]
[id^="_form"]
[id^="_form"]
[id$="_submit"]
[id$="_submit"]
[^;]
[^;]
['on' + event]
['on' + event]
[?&]
[?&]
[^&#]
[^&#]
[(d+)]
[(d+)]
[i]
[i]
[results[1]]
[results[1]]
[elem.name]
[elem.name]
[+_a-z0-9-'&=]
[+_a-z0-9-'&=]
[+_a-z0-9-']
[+_a-z0-9-']
[a-z0-9-]
[a-z0-9-]
[a-z]
[a-z]
[el.name]
[el.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