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这个名称中蕴含着什么意义?

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取名字的天赋,除非我们有幸为自己家的孩子取名字。但是行业创新者们就会有机会这样做。Craig Wright博士说,他不擅长给事物命名,而且,当他提出了一个想法后,通常会让他在nChain更面向市场的同事决定此想法的名称。

但Wright博士只是对自己太苛刻了。Wright博士以中本聪这个身份工作时,提出了 “比特币”这个名称。“比特币”这个词十分简短,简洁有趣而且浅显易懂,听起来就像某个可以在焦点群众中发挥作用的品牌名。顾问们可能要花费数月在时髦的场合中认真开会后,才能提出“比特币”这么一个名字。

没错,“比特币”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好名字。无论是谁想出了“COVID-19”(新冠肺炎),还是“Pfizer”(瑞辉生物制药公司)或者“AstraZeneca”(阿斯利康制药公司),也许都可以从Wright博士绝佳的命名天赋中借鉴一二。

这就是为什么这对于Wright博士来说是如此的不公平,因为他取了一个非常精准且令人难忘的名字(Bitcoin),如今却给人们带来了困惑,而不是明了。

比特币是一种新事物,不仅仅是被发明出来的,而且还是被“发布”出来的:该软件构建的目的是为了以自身为依托,保持自身的诚实性,来获得自身发展。这样看,比特币比起其他发明者的发明物,更像是‘Wright博士的孩子’。当比特币长大后(有所发展),就会摆脱对区块奖励的依赖,开始通过交易费用来谋生。说不定,比特币有一天会离家,在某个地方安顿下来呢!

但与其将比特币比作人,不如将比特币用神学进行类比,这样更容易理解比特币。比特币复杂的统一性,正是比特币命名争议的来源。表面上看,最初的区块链一分为三,形成了不合适宜的组合:BTC、BCH和比特币SV(BSV)。这三者可合三为一,但彼此间互不相同且各自独立。而从某种深层意义上来看,这三者仍是统一的。

BSV是‘比特币之子’的化身吗?尽管在2018年11月15日突然出现,但BSV不是一个新事物,而是一直都存在的吗?“太初有道。” 我们应该把BSV看作是对比特币原罪的救赎吗?

就像早期教会的辩论一样,在比特币的问题上,存在着激烈的分歧,形成了对立阵营。在外人看来,比特币问题的价值与著名的神学难题“有多少天使可以在大头针上跳舞?”一样毫无意义。您是支持犹太人民军队(Judean People’s Front),还是支持朱迪亚人民军队(People’s Front of Judea)?

所以,存在BTC、BCH和BSV。有什么问题呢?市面上有Hertz、Avis和Budget(三者均为出租汽车的公司);还有玛格丽塔(披萨)、意大利辣香肠和芝士意面酱。甚至还出现了 me and you and a dog named Boo这首歌曲呢(这是美国歌手Lobo的一首歌曲)。

如果要说问题,问题就是不同的比特币版本之间不只是神秘的神学区别。Wright博士将BTC描述为庞氏骗局。公众对BTC极具波动且显然毫无意义的价格了解得越多,那么人们对BSV的潜力就了解得越少。

Wright博士及其支持者坚称,BSV就是比特币。他们认为,其他比特币的变体版本只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之举罢了,打着虚假的旗号发展。这些冒充顶替的数字货币甚至都不打算实现Wright博士在《比特币白皮书》中明确提到的比特币要实现的价值。

Wright博士非常欢迎其他人提出自己的区块链项目,即使他们借用了Wright博士的一些理念,但只要这些人不宣称自己是比特币就好。Wright博士不指望别人能做成功,因为他认为自己的模式才是正确的,但作为一个坚定的自由商人,他乐于看到任何人尝试任何事情。愿最好的区块链胜出。

作为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名字,“比特币”这个词本身就具有金融价值。一个商业产品要花多少钱才能获得同样的知名度?人们普遍都知道比特币,这一点其他产品很难做到,而且比特币的知名度不会很快消失。但不同寻常的是,现在有一场关于比特币的名称之争。

如果这场比特币命名之争不仅能让Wright博士夺回自己对这个词的发明所有权,还能让人们对比特币是什么以及它能做什么有更多的认识,那将是这场争议所附加带来的一个好处。然后,我们可以放弃日常使用的BSV这个交易代码,只需要指向比特币——因为比特币这个名字非常简洁好用。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