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COVID-19是一个比特币解决的图形问题

这篇文章最初出现无界资本网站,我们获得其作者Jack Laskey杰克·拉斯基)的许可后,重新发表

新冠肺炎COVID-19出现之前,每个人都知道全球经济和政府之间是紧密相连的。在新冠肺炎COVID-19出现之后,尽管相互关联性依然存在,但很显然这些系统都是脆弱的,不堪一击的。

图形理论并不总是最引人入胜的话题,但这个领域对于理解我们如今面临的问题至关重要。图形由节点和边线组成,边线连接两点。边线可以是定向的,并且边线和节点都可以具有容量。

在现实世界中,这可能看起来像一个纸巾制造商节点,有6条边线,3条与原材料供应商相连,3条与分销商相连。这些边线可能最好描述为两条边线,一条定向的边线代表货物流向,另一条边线是相反的,代表资金流向,每条边线都有自己的动态容量。在全球经济的图形中,节点包括企业、慈善机构、个人、政府,任由你举例。在这个全球图形中,商品、服务、货币和疾病都可以跨越路径。供应链是将原材料和劳动力转化为商品和服务的路径。供应链的故障中心点是图中的一个节点,其容量与供应链的总容量直接相关。如果故障中心点容量减少了50%,则供应链的容量将减少50%。如果该点失败,供应链将失败。考虑到我们世界的相互关联性,人们可能希望故障中心点几乎不存在。这会是一个理智的假设,因为故障中心点可能极具破坏性,个人/企业/政府都希望将风险降至最低。不幸的是,我们可能接近于消除故障中心点,但这并不重要。这是因为在实际中,节点无法看到图形中的边线和存在哪些路径。感知到的故障中心点相当于真正的故障中心点。即使围绕那个节点的边线存在,如果未采用那条路径,则该链仍会失败。

比特币和图形

理解图形和理解比特币就像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大多数人认为比特币是一种数字货币,但这只是比特币的一小部分。最好把比特币理解成为两个图形。其中之一是交易图形。另一个是系统参与者图形。

交易图形可对所有比特币所有权进行完整、时间戳追踪,但此图形可以以其他方式使用。比特币交易可以包括任何类型的数据。将数据添加到比特币并利用基图可创建强大的应用程序。使这个图形如此强大的部分是它的持久性。比特币的经济设计原理产生了一个无法更改或删除的图形。也就是说,该图形的内容和结构是可以完全信任的,随着时间流逝,它们会永远保持不变。唯一能变的是添加新的节点和边线,而不是删除或更改现有节点和边线。以“数据库话”来说,这称为WORM(或write-once read-many),即一次写多次读。WORM数据库对于比特币来说是必需的,因为用户需要确保他们的钱不会被更改或删除,除非他们在图形中添加交易(节点和边线)来花费它。事实上,在创建公共分布式WORM数据库方面的突破是比特币的一大主要成就。货币只是它的第一个应用程序。

参与者图形是比特币不太被重视的方面。比特币有两大类参与者:矿工和用户。矿工是交易处理者,他们查阅交易图形以确保新交易的有效性。比特币建立了经济激励机制,鼓励矿工诚实可靠地履行这一职能。用户是使用和适合系统的其他人。

参与者图形形成了一个称为“Mandala网络”的特殊结构。矿工形成一个称为“完整图形”的内圈,该图形在每个节点之间都有一个边线。比特币的经济激励机制引导矿工形成一个完整图形,每个矿工都在与其他矿工沟通。外部网络是一个点对点的对等网络,用户根据需要相互建立连接,并与矿工建立连接,以便发送要处理的交易。这个网络与众不同之处是,在中间有一个完整图形,它带来了效率。虽然对等点之间可以使用一个边线连接,但图形上的每个人只需两跳即可,一跳是到矿工,另一跳是到另一个用户。

covid-19-is-a-graph-problem-that-bitcoin-solves

比特币的设计激励矿工形成一个完整的图形。

比特币如何解决新冠肺炎COVID-19带来的问题

如果有人把比特币作为全球流行病的万能解药,那都是在兜售一种乌托邦式的空想。但是,新冠肺炎COVID-19带来的许多问题可以通过比特币来缓解。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缺乏可互操作的数据、无法跨供应链协调以及难以汇款。

数据可用性

在新冠肺炎COVID-19的响应中,几乎所有成功和失败都可以追溯到数据。指导政府做出反应的模型预测能力、测试的准确性、治疗的有效性——所有这些都随着可用数据的质量和数量而上下起伏。收集有价值的数据不是比特币可以直接解决的问题,但它可以显著提高数据可用性。

如果没有中央数据存储库,大多数组织机构将很难访问有助于其研究和决策的所有数据。虽然中央数据存储库便于共享数据,但在许多情况下,信任某方拥有存储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该拥有者可能会关闭或限制访问、更改记录,或者由于技术或经济原因而失败。很少有人会相信有拥有这些信息的企业,即使公民信任他们的政府,各个政府之间也不愿意互相信任。人们可能会想到世卫组织这样的全球性组织,但这些组织本身就有信任问题,而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要求从盈利动机获得效率。

比特币为此类存储库提供了正确的中性层。比特币数据是分布的。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系统中,所以访问无法被删除,数据无法被操纵。数据可以加密以保护隐私,但比特币上的内容保持不变。因为有比特币做中介,不同实体之间的沟通变得非常高效。此外,使用比特币进行低廉付款使得数据拥有者获得补偿变得简单。在全球流行病爆发时期,利他主义可能占上风,但在其他时候,以低廉的价格向数百万不同用户支付访问其数据的费用,对研究人员和数据驱动型决策者以及提供数据获取报酬的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福音。EHR数据是一家利用比特币作为电子健康记录数据存储层的企业。他们与比特币技术研究和咨询领域的领导者nChain合作,推出的第一个主要举措是让患者、医疗保健提供者、药剂师和政府更好地沟通,了解鸦片类药物的流动并防止处方过度,从而打击鸦片类药物的流行。患者保持对其数据的完全控制,但他们被激励分享这些数据以获得最佳护理,他们可以出售他们的数据给研究人员和其他有关方面,医生可以要求访问这些数据,以确定给潜在危险药物(如鸦片类药物)开处方,是否符合患者的最佳利益。

应链管

比特币可以像中央数据存储库一样使用,以帮助管理供应链。比特币不仅可以帮助企业实体更多地了解货物如何跨供应链流动,而且还可以帮助不同的各方就最佳路线进行实时沟通。例如,南美洲的渔民可以了解他们将在哪个港口获得最好的价格。欧洲的农产品买家可以确切地看到他们的蔬菜是在哪里种植的以及运输到哪里了。如果供应链中断,节点可以协调以尽可能调整路线。如果发生像新冠肺炎COVID-19这样的疫情,出现长期混乱和中断,企业和政府可以有更宽的视野看待经济,以便有效地规划和调整路线。UNISOT是一家在当今比特币上构建的供应链管理企业。他们推出的首个产品是海鲜链(SeafoodChain),专门用来帮助跟踪海鲜从海上到商店的全过程。

有效付款

出现紧急情况时,需要迅速作出反应。如果政府决定在紧急情况下直接向公民提供财政救济,这种救济的发放应该非常快速。事实上,如果承诺的钱,几个月都发不下来,造成的弊远大于利。比特币是在几分钟内往数亿个账户入账最简单、最便宜的方法。这种入账不需要使用比特币作为货币。法定货币的代币版本同样可以有这样的效率。这不仅比邮递支票更有效,而且还有助于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因为代币不需要金融机构进行处理。

只有比特币中本聪愿景(BSV)提供这一愿

有许多公链,以及多个版本的比特币,但在无边界资本,我们认为比特币中本聪愿景(BSV)是唯一可以提供上述解决方案的公链。上述所有业务全部都在BSV上运行,因为BSV是唯一承诺扩容的比特币版本。顺便说一句,BSV也是唯一致力于恢复原始协议的比特币版本。这不是巧合。只有原始协议才能扩容。而其他竞争区块链进行的所谓改进已经导致关键功能遭到破坏或产生了根本缺陷,从而破坏任何成功的机会。BTC是比特币价值最高的版本,致力于成为一种新型的黄金,可以不受政府的影响。为此,其对原始协议进行了直接和有意的抑制扩容。虽然这种努力的价值所在从一开始就值得怀疑,但它肯定解决不了新冠肺炎COVID-19所带来的问题。

随着我们世界图形变得越来越关联,协调变得至关重要。我们现有的制度无法促进这种协调。比特币的高效性、安全性和公共性是应对这一挑战的必要条件。在一个用比特币构建的世界里,下一次全球疫情将远没有那么令人生畏。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