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格·怀特(Craig Wright):“想成为幕后操纵者”的币安CEO终将面临法律的制裁

克雷格·怀特博士(Dr. Craig Wright)向广受欢迎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币安及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赵长鹏发出了严厉警告。他指责该交易平台每年要为大约21亿美元的洗钱活动负责,建议各国政府将其关闭。

问题出在币安的政策,它规定对于24小时内提取价值不超过2个BTC的账户,不要求执行完整的“了解你的客户”(KYC)程序。由于只需要一个电子邮箱地址和一个(未经核实的)出生日期就可以创建账户,任何人都可以在该平台创建数百个账户,通过各种其他资产“洗净”资金然后再提取出来,以此转移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在个人博客的一篇文章中,怀特博士将币安称为“洗钱服务”和“犯法的影子银行机构”。

他表示自己已经测试了这个平台,在上面创建了100多个账户,每个账户最多可以提取2万美元。他将其比作前比特币交易平台自由储备银行(Liberty Reserve),后者此前被17个国家的有关机构调查,并于2013年关闭。其经营者亚瑟·布多维斯基(Arthur Budovsky)被控洗钱,于2016年5月被判处20年监禁。

在遏制“非法互联网银行蛮荒西部”的行动中,美国检察官指控自由储备银行洗钱犯罪交易金额高达60亿美元。

怀特表示,尽管币安确实有许多合法客户,但他们都是为国际犯罪组织洗钱提供便利和帮助的“无辜受骗者”和“傻瓜”。

怀特博士和赵(通常被称为“CZ”)在过去曾多次发生冲突。2019年4月,CZ和币安发起了一场运动,导致该平台以及包括Kraken和ShapeShift在内的其他交易平台将比特币(BSV)摘牌。CZ经常称怀特博士是骗子,而怀特则指控币安为犯罪活动提供便利。据悉,两人都曾在社交媒体上互相嘲讽,威胁对方要采取法律行动。

怀特博士重申了他过去的观点,称币安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信用卡盗窃、身份诈骗、与敲诈勒索有关的洗钱和庞氏投资骗局的收益”。得益于这家交易平台的流动性和广泛的可交易资产,犯罪分子很容易将法定货币转入和转出加密货币资产,通过各种各样的代币交易来隐藏他们的踪迹。

币安的注册地点存在问题

在怀特博士发出警告之时,币安正试图解释其在不同司法管辖区内进行品牌化运营的实际目的。2018年3月,曾有主流媒体报道称,由于受到日本和香港监管机构的质疑,币安将迁往欧盟成员国马耳他。这一“流动”,加上强大的法定货币处理能力,将使币安得以进入整个欧洲市场。然而,在2020年2月下旬,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MFSA)否认币安获得在该国经营业务的许可

一直以来,币安营业总部的确切位置都是未知。尽管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品牌)合作交易平台,但该公司的注册地为塞舌尔和开曼群岛。它试图给自己在马耳他的办事处贴上“精神总部”的标签,但这与它在2018年的声明和媒体宣传似乎并不一致。

怀特博士称,为了避开“不可避免的”执法行动,CZ本人“长期旅居在外”,“换司法管辖区的速度甚至比一些人换袜子还快”。但与自由储备银行相比,怀特写道,币安的业务分布较少,而“想成为幕后操纵者”的CZ显然是负责人。

币安是金融创新者和隐私保护倡导者,还是犯罪分子的帮凶?

长期以来,币安一直将自己标榜为金融创新者,鼓吹隐私是加密货币赋予的一种权利。该公司还运营着一个初创企业孵化器和慈善项目,为发展中国家的项目提供支持,并声称,无论在哪里开展业务,它都符合当地司法管辖区的规定。CZ从不避讳谈论自己在公司创立和运营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一位经常出现在媒体报道和社交媒体上的公众人物。

不过,该公司也将“去中心化交易”(DEX)和隐私功能作为自己的一个主要卖点,无论对用户还是对潜在投资者皆是如此。

“去中心化黑池”

币安并不是唯一一家不要求“小额”账户完成KYC程序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但它可能是最大的这类交易平台之一,并且提供的可交易资产最多。在加密货币领域,如果你的目标是藐视规则,那么成功对你来说也可能是一种诅咒 — 那些拥有最多客户的公司会首先被监管机构盯上。

BTC-e是另一家曾经很受欢迎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没有身份认证要求,经营地点也不明确。2017年7月,该交易平台关闭,其域名(连同所有账户的内容)被六家美国执法机构查封。未提供身份证明的用户可以获得一半的退款,按要求完成KYC程序的用户则可以获得全部退款。即使是那些选择一半退款的用户,他们的地址也很可能被标记。

令人惊讶的是,在有了过去这些以“隐私”和流动性为主要卖点的类似平台的前车之鉴之后,如今的交易平台仍然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诚然,经济上的回报是巨大的,但它伴随的风险也是难以置信的。政府的资源比任何交易平台都要好得多。如果一项业务发展到足以让他们将其视为真正的威胁,而不是对利基市场的颠覆,他们便会实行打击,而且会不遗余力地这么做。

各国政府,特别是今天的政府,非常重视洗钱和匿名融资问题。即使是那些将隐私/匿名作为主要卖点的小国(瑞士就是最好的例子),在过去几十年里也面临着提高其金融机构透明度的压力。

加密货币可以通过技术规避金融监管,这是自由主义者在比特币早期的一个浪漫想法。然而它也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比特币的确致力于削弱腐败和罪犯的力量,但它使用的方法是提高透明度,而不是降低透明度。如果普通消费者可以掩饰自己的金融交易,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以及罪犯和腐败分子)也可以。这不是我们应该期望的世界,即使对于向往自由的人也不例外,因为它会进一步使天平朝着不利于普通人的一边倾斜。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