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们认为克雷格·怀特就是中本聪,而此事意义非凡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无界资本(Unbounded Capital)的网站上,经过该公司的许可,我们予以转载。

克雷格·史蒂文·怀特(英文简写作CSW,下文通称“怀特”)是一位居住在英国的澳大利亚籍计算机安全专家。2015年,一些新闻媒体声称,怀特就是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幕后人,即比特币的缔造者。起初怀特曾一度否认,最终他接受了这一说法,目前在法院和其他场合他都公开承认上述身份。加密货币领域的大多数人都否认这一说法,普遍认为怀特是骗子,而怀特目前为之站台的比特币——BSV是个骗局。

市场似乎在很大程度上认同后一阵营。BSV的价格一直介于比特币市场龙头BTC的1%至1.5%。这一点背离了基本面:BSV在重要的基本面上领先BTC,例如,BSV的最大交易吞吐量增加了2,000倍,并且还在不断增长;吸引了众多企业家依托BSV网络开发新的业务。BSV在每日的交易量和区块链新增总数据量上都超过了BTC,而且差距正在扩大

克雷格·怀特曾多次暗示,2020年是一道分水岭,BSV将相对BTC迅速升值。BSV的价格可能已经具备这样的潜力,但我们认为,资产定价错误的可能性更大,甚至忽略了技术基本面。这得到了大量BTC纯化论者的支持,他们声称怀特绝非中本聪。BTC圈内大咖和开发人员经常穿一件T恤,上面写着“除了克雷格·怀特,我们都是中本聪”。无界资本则相信怀特是比特币的缔造者。据我们内部的评估,其身份属实的概率高达90%以上。这种信心源自对比特币的性质与怀特存在共识,以及对BTC、BCH、ETH等竞争链效用的高度怀疑。然而,即使不深入了解怀特对比特币的看法,他在该领域展示的渊博知识,以及为何这些都表明他创造了比特币,我们仍会认为,市场对于怀特是中本聪的可能性存在根本性的误判,这一点是有令人信服的理由的。我们将通过回顾支持和反对该主张的一些证据,分析争议各方的动机,来剖析此案。虽然我们做的是概率论证,不能保证有关信息来源的准确性或有效性,但我们认为要证明市场明显缺乏相关细节并由此产生巨大的定价错误,这种保证无甚必要。

支持克雷格·怀特的理由

支持怀特的理由说起来很简单;他的背景更为吻合比特币缔造者,而非明显的欺诈行为。怀特作为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学术和行业先锋,有着令人信服的往绩。他拥有十几个学位,包括哲学博士、统计学硕士、国际商法法学硕士,信息安全工程、信息安全管理、信息系统安全、管理学(IT)、网络与系统管理等硕士学位,以及来自领先计算机安全认证机构GIAC的至少19项认证。他还提到过其他无界资本目前尚未查证的学位。他曾在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任兼职讲师,并在那里获得多个学位。

他在个人博客上正式和非正式地发表了大量关于信息安全的文章。在全心投入比特币事业之前和卫斯理牧师任期之后,怀特曾先后在OzEmail、K-Mart、ASE、Mahindra & Mahindra、lasster’s Online、以及BDO Kendalls长期担任计算机安全专家,这些工作都与他的学术生涯息息相关。在比特币诞生前后,他还为各种政府组织和警察部门提供咨询。他当然有诚意为互联网上的国际商贸建立一套安全的经济体系。

在比特币白皮书出版前的几年里,怀特的作品进一步描绘了一幅非常适合创造比特币任务的人物形象。不出所料,他提出的大部分构想和概念都非常吻合目前协议内的BSV概念。考虑GIAC(全球信息保证认证)论文摘要:在不安全的世界订立电子合约(采纳日期:2008年1月14日)。

互联网作为一种商业工具的兴起,给要约与承诺法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英国的《2000年电子通信法》赋予了电子签名以法律效力。此举意味着英国解决了在创建可执行电子合约方面的最后一道难题(McCarthy2002年)。然而,仅凭立法可能无法确保电子合约的订立排除一切不确定性。此文涉及电子合约的法律问题以及协助创建和保存这些文书的技术,以及与在线合约交易有关的影响和造成这些不确定性的问题。文章最后阐述了有关在线交易的数字签名和抵赖问题。

在怀特这一时期的所有作品中,他的法学硕士论文极具启发性,其中包含类似于比特币白皮书的章节,而该论文的发表时间早于白皮书。怀特也恰好获得了比特币白皮书的版权。批评者声称,在线版的法学硕士论文并没有早于白皮书发表。的确如此,但是,怀特表示其法学硕士论文和白皮书在纽卡斯尔大学有存档,本人手中也保留有手稿,他打算在即将对彼得·麦科马克(Peter McCormack)展开的诽谤诉讼中出示,后者是以公开揭露怀特的骗局为使命的比特币播客。

为了解怀特的思想,我们可以查看一下他对他以前几篇尚未发表的论文所作的陈述。现在,他认为自己未发表有关成果纯属偶然的意外,他原本计划在早些时候发表的,但眼见比特币的使用与发展偏离了他的愿景,特别是被罗斯·乌尔布里切特(Ross Ulbricht)的“丝路”等组织带偏,他打消了发表的想法。“丝路”是一个利用比特币来促进非法药品、枪支和其他违禁品销售的在线市场。

您了解到的(法学硕士论文),只是我发表的在大学期间撰写的一半论文。我还有竞争法、国际贸易金融法或国际贸易法等方面的论文没有发表。在这些方面,我都有研究课题,但直到最近才提交专利申请。

在关于国际贸易金融法的论文中,我讨论了电子汇票和电子数据交换(EDI)。这些是我在2007年预见到的比特币用例。我原本应该在很多年前发表的。若非罗斯等一群小丑搅局,我早就把这些成果公之于众了。

我现在非常庆幸没有那么做。2010年,因为资金问题,我不得不搁置一份专利申请。我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申请数百项专利。

如果我早前公开发表这些论文,现在申请专利的许多想法将流入公共领域,我将无法保护它们。不管您喜不喜欢,我对比特币抱有一个愿景,我有权按照自己的设想去实现该愿景

除了学术成果之外,既往的法律文件也证实怀特是比特币的先驱。在与伊拉·克莱曼(Ira Kleiman,怀特的已故合伙人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的关系疏远的兄弟)的诉讼中,有文件显示,怀特在其2008-09年度的纳税申报表中列入了与比特币相关的费用。2009年,他开始围绕采矿活动创业。这说明怀特跻身于2008年(白皮书发布的那一年)比特币的极小圈子,当时他可能在比特币相关活动的花费最大——不论他是不是中本聪。

除了上述间接证据之外,比特币圈内还有许多大咖认可怀特是比特币缔造者的主张,其中一些人是因为怀特私下向他们出示了密钥证明,签署了一笔已知由中本聪持有的货币交易。这些人中就有加文·安德列森(Gavin Andresen),他在2010年中本聪离开项目时负责BTC的开发工作。安德列森后来被其他核心开发人员禁止参与项目,因为他公开证实了怀特的主张。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2015年怀特被曝光之前,没有人声称是中本聪,此后也没有出现可信的人选。怀特是唯一有确凿证据证明其是中本聪的人。批评者经常指出诸如尼克·萨博(Nick Szabo)等人可能是中本聪,但如果中本聪当真是怀特以外的人,他们大可以站出来或者用中本聪的密钥或信息账户来否定怀特。尽管坊间盛传一个名叫道林·中本(Dorian Nakamoto)的人是中本聪,但并未出现上述情况。中本聪再次在P2P基金会论坛上短暂现身,宣布他不是道林·中本。

我们还可以列举更多理由,在关于各方动机一节中将进一步阐述。可以肯定的是,就怀特的学历、工作经验和项目参与程度而言,他完全有资格成为中本聪。以下是怀特在2014年纪录片中谈论比特币及其在最近关于比特币创造和比特币白皮书的会议上接受采访的链接。

反对克雷格·怀特的理由

反对怀特的理由有两条。第一条,怀特尚未公开签署一项交易,证明其能够转移已知由中本聪开采的货币。可以理解,这就是许多加密货币圈内人士并不认可的原因。币圈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口头禅,“不是您的钥匙,就不是您的比特币”。圈内许多人的理念是,钥匙赋予您对标的货币的权利。这很直观,因为实际上必须要钥匙才能移动货币。

诚然,怀特没有公开使用中本聪的私钥签署任何交易,尽管据报道,他私下里向加文·安德列森等人展示了签署能力。但是,以没有签名为理由抹黑怀特的主张却忽略了几个要点。首先,怀特不一定有动机向那些将签名看作证实个人身份所必需的证据的人签署和证明他的身份。怀特和其他人的动机将在下一节讨论。即使有些经济上的动机,依怀特的性格,他似乎也反感那些要求签名求证的人。

这种主张的另一个谬误是坚持密钥首先应证明身份。怀特已就此及相关主题写了大量的文章。加密货币领域的许多人笃信,代码的规则就是系统的规则。他们不认为法律是一套替代规则集。因此,他们认为在比特币所有权问题上,对密钥的控制是至关重要的。然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一种拙劣的论点和有缺陷的方法。房屋钥匙非常有用,因为它们创建了一套系统,房屋主人可以用钥匙来限制访问权限仅授予受信方。但是,如果有人偷了钥匙,他们也不会拥有房屋。如果有人只是掌握了比特币的钥匙,他们仅凭这一点不应获得合法所有权。同样,要求某人证明钥匙的所有权以证明身份也是不合理的,即使对已知属于某个人的钥匙的控制增加了钥匙持有人是本人的可能性。

反对怀特的中本聪身份的另一论据,是声称怀特捏造了使其貌似中本聪的证据。对于那些对怀特的确切背景和现代法律体系所用的证据标准都知之甚少的人来说,这种证据看起来像是诅咒。但是,经过仔细审查,这些证据最终往往会归为其中一组。

第一组是据称来自受损服务器的文档。本世纪10年代中期,怀特在澳大利亚经营公司,他声称公司网络曾被一名员工入侵。在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某个案件中,这些文件是从据称受损的服务器上移交过来的。独立调查人员确认,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存在这样的漏洞。这些文件还出现在其他案件中。这些文件经常被误认为是怀特提出的证据,但实际上却是原告伊拉·克莱曼在其与怀特的案件(未结案)中提交的,据说文件来自澳大利亚税务局所扣押的服务器。第二组是声称被怀特篡改过的文件,但也可能被任何人篡改。其中包括一些从技术角度看非常简单的东西,比如倒填日期的PDF文档。进一步讨论这些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当一个人先入为主地认为怀特肯定不是中本聪,他就不择手段地通过诋毁怀特的性格和主张来确认其想法。

最后一组是由第三方获得的文件,而这些第三方(例如Wayback machine或archive.org)未必可信。这类证据在法庭上是否可以采信,实属未知之数。人们普遍认为存在伪造的可能,关于篡改的指控迭出。例如,Wayback machine被指控删除了与销售恶意软件相关的记录。我们认为,有关方面有强烈的动机去贿赂或串谋诸如Wayback machine等互联网归档器,因此这些文件值得怀疑。

令人称奇的是,法律和计算机安全领域的专家在伪造文件时竟如此草率,以致于被一大群匿名的红迪网(reddit)战士一次又一次地揭露同样的错误;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一方面说怀特是连环伪造者,另一方面他对比特币的愿景又是解决整个争议的出路。怀特憧憬一个建立在比特币基础上的互联网,该互联网具有不可变和可访问记录的特点。当这些文档在链上发布时,就不会发生上述追溯和伪造行为。

有关各方的动机

有意思的是,当您询问那些确信怀特是骗子的人,他冒充中本聪的动机是什么。据我所知,典型的答案是拿怀特的性格说事儿,称他是个自大狂、精神病患者、或者病态说谎者。他们指出,卡尔文·艾尔(Calvin Ayre)对怀特的支持,说明只要说服一位亿万富翁,就开辟了一片金钱的天地。这也许是真的,尽管他们无视了一点,若公然存在惊天的骗局,是难以获得这种支持的。而且,当某人声称拥有价值上百亿美元的BTC时,要向别人套取大量现金并不像一些怀特的批评者所说的那样容易。事实上,还不清楚卡尔文是否直接向怀特提供了任何资助,尽管他确实大力支持BSV生态系统,投资于怀特的构想和愿景。

对大多数人来说,假冒中本聪是一件耗费巨大的事情。可以预见的是,社区会要求出示签名为证,并会开除那些不能出示签名的人,正如他们开除怀特那样。任何要声称自己是中本聪却不能公开签名的人都会卷入一场艰苦的战斗。对于那些信服中本聪身份的人来说,也许可以通过合作、筹款或影响力获益,但面对那些不信服的人,这种假冒行为无异于自毁清誉。将主张付诸法院并对诽谤者提起诽谤诉讼,结果可能从自毁清誉演变为锒铛入狱。对一位40多岁妻儿双全的成功专业人士来说,这算起来还真是咄咄怪事。

自从其中本聪的身份曝光以来,怀特的行为进一步质疑了他可以通过假冒身份获利的说法。怀特本可以在初始代币发行热潮中捞钱或发起竞争币。然而,他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明确表示,他不会接受任何金钱或奖励。后来,他致力于由少数比特币持有人拥护的比特币愿景,最终支持一个少数群体链,从而疏远了多数群体,并未通过创造一款他本可拥有超高所有权的新货币来渔利。骗子通常是刻意迎合受害者的口味讲故事。怀特则反其道行之,坚持一套非常明确的原则,这些原则极不受欢迎,而且与化名中本聪著述时所信奉的理念明显一致。

尽管怀特的欺诈动机尚不清楚,但他让人们蒙在鼓里的动机却非常明显。首先设想一下,无论他是谁,中本聪都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也许那个人非常享受相对隐秘的行事风格。自从怀特的中本聪身份曝光以来,这些年他已经申请了800多项比特币相关专利。其中200多项已经获批,还有1000多项正在审批中。当批评者将公众的注意力从他的成果转移到争议上时,他却围绕比特币知识产权(IP)筑起了一座专利堡垒。对怀特来说,能够在没有竞争对手关注的情况下创造宝贵的知识产权,正是不去向大众币圈人士证明他就是中本聪的一大好处。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怀特似乎有意识地发布了带有战略选择偏见的证据,疏远了那些天真地将代码视为法律的人,并在那些理解其思想价值的人之间搭建了更紧密的网络,然后设法更深入地寻找诚信的证据。

怀特还表明了自己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对他认为不正确的观点不屑一顾。自从本世纪10年代初开始实名著述和谈论比特币以来,他一直遵循着大致相同的一套原则,这也反映在此前其他主题的作品中。这些原则中最主要的是坚信西方法律传统的重要性和有效性。我们认为,怀特倾向于在法庭上证实自己的身份,然后才有可能向公众出示密钥证明。此举意在证明在确定财产权和身份的相关法律问题上法律高于代码。

那么,他的批评者有什么动机呢?许多最高调的批评者都与BTC有联系。怀特对BTC极为不满,直言不讳地称他的许多批评者为罪犯,他们试图将BTC用作法外网络。如果市场听取并认同怀特的意见,那将极大地损害BTC的价值。BTC的一些支持者直言,他们要用政府背书的钱来对抗政府,这项技术显然为洗钱提供了便利。然而,推动BTC迈向这一愿景的个别技术变革往往被出售给持有比特币的大众,作为不太激进的变革和简单的增量改进,以实现费用最小化或扩容性等。掌管比特币代码库的开发人员通常在这些问题上有着公共和私人立场。如果怀特的许多主张是正确的,他既会揭露BTC路线图的私密性和对犯罪友好的意图,同时也会摒弃关于这些改动是必要的并可改进比特币的公开主张。

结论

在2015年怀特的中本聪身份曝光之后,社交媒体便将他视为骗子,并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我们认为,在这场宣传战中,怀特和BTC、ETH等竞争链的支持者实现了双赢。这些支持者从压制比特币缔造者的批评中受益,期间比特币的价格保持在高位,为先行者尝试创新或清算争取了时间。比起更具体地证明自己的身份,怀特从更大程度的隐私中获益匪浅。他利用这一隐私权筑起一座专利堡垒,并计划让BSV依托这座堡垒,引导比特币朝着最初愿景的方向发展。关于这一愿景他在公开著作中有详细的描述。

2020年,我们预计将有一系列事件来统一市场对比特币现实和中本聪身份的认知。这些事件包括:怀特警告他将持有超过800,000枚BTC;一项包含怀特在2009-2011年间开采的100多万BTC的信托将于2020年1月1日到期;怀特预测国际法院将向比特币矿工发布命令,下令冻结若干基金并没收其账户;Bitfinex和泰达币可能倒闭;2020年6月实施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准则,2020年1月实施最新版欧盟反洗钱指令,以及2020年5月14日BTC区块奖励减半。

短期来看,怀特把BTC兑换成BSV和现金,利好BSV价格,利空BTC价格。怀特预测的其他事件都将考验数字黄金的故事,如果比特币不能被没收的信念改变,可能导致BTC价格大幅下跌。长远来看,最重要的是,我们认为,如果怀特被公认为中本聪,更多的投资者最终会认真参与他的构想。我们相信,怀特对比特币的愿景是伟大的,而且整个市场将会达成这一共识,特别是那些不将洗钱视为主要用例的人。当市场认清现实的时候,那些被针对怀特的错误宣传所蒙蔽的人最终将沦为“韭菜”。怀特的信誉远胜于他的象征意义,凡是明白这一点的人都预见到巨大的机遇近在眼前。许多市场参与者计划利用加密货币领域前所未有的信息不对称来赚取巨大的风险调整后回报,无界资本正是他们之中的代表。

202024日的“创世”协议升级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将见证BSV最大程度地回归到中本聪原先设想的协议。请访问“创世”硬分叉页面以了解更多信息。

要直接在您的收件箱接获CoinGeek.com最新消息,CoinGeek会议特别优惠以及其他内部信息,请加入我们的邮件列表